李叶明的“乌烟瘴气”

这做人呐,心里头就不能有理想。原来人一有了理想,就总是千方百计的想着怎样去追求,怎样去完成。这一来,理想就变成了拘束一个人的挂碍。就会如眼睛沾粘了沙子一样然而又不一样。一样的是难受,不一样的是眼睛毕竟容易洗涤,这心里的理想引致的挂碍,大都时候呐,竟然是伴随你的一生一世。

耶稣心里有理想,因为理想他被钉上了十字架。他的理想是什么呢?就是为了救世人,为世人赎罪。释迦牟尼心中也有理想,当理想行不通成为挂碍之后,他抛弃了养尊处优的富贵生活,离开美丽的妻子和幼稚的儿女。然而,耶稣升天佛祖涅磐,挂碍并没有随他们而逝,因为理想已经在人心蔓延开来。星云法师的理想让他铸起佛光山辉煌灿烂的五彩祥云,证严法师的理想让慈济充满了博爱广救世人的慈悲心。修女特雷莎为了心中的理想,窝在加尔各答的贫民窟为穷人服务;南丁格尔为心里的理想献出一生,眼睛甚至因操劳过度而失明。

其实,无论贤愚、不管痴聪,大大小小,每个人心都不免会有因为理想导致的挂碍。不同的是,这理想是为私为公?为私者,学子的理想无非是一纸漂亮的成绩单,为人父母的免不了都是愿意儿女成龙成凤。当然,做官的自然是想着升官发财,而做工的就巴不得年年升级大幅加薪。

这其实都没有错。世上毕竟没有几个南丁格尔,也没有几个特雷莎。星云法师、证严法师也是凤毛麟角。但是,最怕的却是希特勒这种人的理想。希特勒若是无权无势,就不会有灭绝种族的邪恶事迹发生。

李叶明也有理想,这理想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他一生追求的挂碍。吊诡的是,李叶明的因为自己的挂碍而一再为文曲解民主,阻碍新加坡的民主势头时,表现得就更像只是个小丑。你想,我们南洋一带的华族先人,不外是为了躲避土匪和战乱,不外是因饥荒落难逃生。这些人,祖国的位置从来就放在头顶上。稍有余力就回馈故里、一旦发迹就衣锦还乡。更甚者,祖国有难遥遥呼应,陈嘉庚等慷慨救国,3千南洋机工不畏艰险,迢迢千里,奔波在弹坑累累的盘山小路,用鲜血为祖国的后勤补充能量。

而我们现代的新加坡华人,只因为因缘巧合,更多的是时代的洪流,造化弄人,都不再是中国人。我是新加坡人,我却深爱中国,尤其是文化的中国。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前天看到才女李尚容,这个仅6岁的小女孩的表现,就像主持人说的,我只能是白活了。我想象不出为什么不是贪官,也不是污吏需要逃命的李叶明,在中国从新崛起,即将复兴的伟大时代,竟然这般愚昧抛弃了需要他效劳的祖国?

就像一个逃兵讥笑伤兵一样,李叶明总是不吝卖弄他的愚昧。他在《真实新加坡》这么说:“但不能否认,网上的排外言论和煽动性内容,确实已经把新加坡弄得乌烟瘴气” — 新加坡已经是个“乌烟瘴气”的国家了吗?我不晓得李叶明食碗面翻碗底,千番百次诋毁新加坡人为的是什么原因?但是,仅是一宗无聊少年欺凌客工的流氓案例,竟然也可以让他把新加坡人尊严踩到脚底?难道他不晓得,两位客工见义勇为,感谢他们,把视频放上网和点赞的也都是新加坡人吗?

然而,这仅是显示李叶明心灵的丑陋罢了。李叶明让人不解的,是存放在他的污浊的心灵里的那个造成挂碍的理想是什么?在《后李光耀时代》里,李叶明说有位长者认为李光耀先生的离世,不会令新加坡出现混乱。因为我们已经民主了。李叶明却不知怎的,居心叵测,无端端冒出了这样一段话:

“可是笔者却很怀疑,民主不会导致混乱,这个前提本身是否成立?”

新加坡式的假民主是不是已经民主了?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然而质疑“民主不会导致混乱”就透出李叶明离间的狼子野心。众所周知,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主不是非黑即白,随着各国的复杂的内情而异,肯定也不会有不混乱的理由。

总之,夏虫不可与语冰,对牛弹琴也总好过和李叶明谈民主。不是吗?你看他这一句狗屁:“简而言之,腐败无能=真民主。高效廉洁=拒绝民主。”– 中国的贪官污吏有福了,原来他们都是真民主的星星。而朝鲜就更加了不得了,在李叶明的心里头,就给这个“拒绝民主”的极权国家戴上桂冠。

我想象不出,这个妄人,他不去朝鲜和高效廉洁融化,却来乌烟瘴气的新加坡添乱干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9 Responses to 李叶明的“乌烟瘴气”

  1. 郭明伦说道:

    走出网络,真实的新加坡并不排外
    作者:李叶明

    国际先驱导报5月6日报道 上周,新加坡的一个邻里发生一起意外。一名幼童不知何故,跌出二楼住家窗外,幸好头部被窗外设计的几道晾衣杆卡住。不过幼童的身体悬挂在窗外,只有头部卡在晾衣杆里面。孩子可能是因为受到惊吓或感到窒息,不断挣扎扭动,情况十分危险。
    危急时刻,正在附近施工的几名外籍客工赶来帮忙。其中两人奋不顾身,成功攀爬上二楼的矮墙,在窗外托住幼童的身体,让他能够呼吸,并阻止他掉落。在民防部队赶抵现场前,幼童已在客工的帮助下成功脱困,拣回了一条小命。
    整个救人过程被附近居民拍下并放上网,很快引起大量转发。许多新加坡人看过视频后,纷纷称赞两名客工见义勇为。第二天晚上,当地电视新闻报道当局已找到那两名印籍客工,并播放了为他们颁发奖状的镜头。
    后来,我在会馆认识的一位本地朋友,也在脸书上转发了那段救人视频,同时加了一句评语:有外劳真好!他的这句话,很快引来多人转发,数十人点赞。其实这位住组屋、开出租的朋友,在新加坡算是典型的草根阶级,在社交媒体上也没有什么名气,他的脸书朋友一共也才几十个。而我认为这更能反映出一些真实的民意——这才是真实的新加坡。
    不过在同一周,还有一则新闻报道,也与客工有关。这是关于客工挨打的新闻。
    事件发生在去年,有四名本地少年声称为了学打架,竟上街找个子矮小的客工进行群殴。涉案的四名少年,两个18岁,两个年仅15岁,而且在去年九、十月间两次作案,分别打伤两名客工。其中一名18岁少年,日前被法官判处缓刑监视。
    而上周的新闻则聚焦于新加坡律政部长在个人脸书中评论此事。他强烈谴责这几名少年的行为,并称这起案件令人厌恶!他说,这几名少年似乎将客工视为次等人,因此可以随便欺负。客工来新加坡谋生并养家糊口,他们作出贡献,帮助我们建组屋、隧道及其他工程。他们不应该遭到这种不人道的对待。部长还表示,希望与少年有类似想法和行为的人,仅仅是少数。
    但,究竟是不是少数呢?如果你经常看网上新加坡人的评论,似乎并不乐观。因为最近几年,网上充斥了大量排外的声音,甚至是一些敌视外国人和外劳的煽动性言论。其中,这类言论最集中的包括有一个叫“真实新加坡”的网站。
    可我一直不觉得,这个“真实新加坡”真的是在反映真实的新加坡。因为只要走出网络,很多人的真实感受,并不会觉得新加坡人很排外。新加坡原本就是移民社会。
    但不能否认,网上的排外言论和煽动,确实已造成不少负面影响。最近另外一个新发展是,“真实新加坡”网站的两名负责人因另一起案件被当局控告涉嫌煽动罪,挑拨国人对外国人的情绪。对此很多民众拍手称快。不过有点匪夷所思的是,这两名负责人中,居然有一位是澳大利亚籍的日本人。

  2. 白马非马说道:

    (quote)但不能否认,网上的排外言论和煽动,确实已造成不少负面影响。(unquote)

    很难想象,(The Real Singapore)网站被封而两个主持人也从此被禁涉足网络,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擅自删改他人的帖子来达到弯曲言论的结果的这个时候,郭明伦竟然在转贴李叶明的原文时,擅自修改了“乌烟瘴气”这句话。

    老实说,我看到了虽然吓了一条,毕竟李叶明基本上不是君子,发觉“乌烟瘴气”语气过于严重什么的去自宫自省也是有可能的。谁知道过去“随笔”一看,“乌烟瘴气”好端端的兀自巍然不动。转过来一想,李叶明从来不缺诋毁新加坡的言论,这“乌烟瘴气”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碟小菜。何况,这“乌烟瘴气”白纸黑字的刊载在《国际先驱导报》,覆水难收,所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也不知这郭明伦瞎操什么心?

    蛇鼠一窝,郭明伦想要为李叶明解围缓颊,也不必这么“卑鄙”吧?

  3. 郭明伦说道:

    原文出处,没有擅自修改:
    http://ihl.cankaoxiaoxi.com/2015/0506/769707.shtml

    • 白马非马说道:

      这个我愿意向你道歉!但是,在随笔南洋还可以看到李叶明的“原文”。为了谨防李叶明自己删改,郭先生还是赶紧到哪儿去看一看吧。

      从这里,我们也就知道,国际先驱导报的这位责任编辑 李思仪 为人比李叶明厚道。抹掉这个“乌烟瘴气”显而易见的,是责任编辑对新加坡的好意。然而,李叶明并不领情,在自己随笔的网站中还是把它贴出来了。

      素质,有时候不需强调,一比就分高低了。

  4.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特别列出来两件事:
    1. 一名幼童不知何故,跌出二楼住家窗外,……危急时刻,正在附近施工的几名外籍客工赶来帮忙。其中两人奋不顾身,成功攀爬上二楼的矮墙,……
    2. 有四名本地少年声称为了学打架,竟上街找个子矮小的客工进行群殴。

    在李叶明的眼里,看到的是外来人的好,做了好事,本土人的坏,做了坏事。

    • 白马非马说道:

      这两件事都属个案,少年流氓已经得到法律的制裁,新加坡人也不护短,还给受害者一个公道。那么,李叶明一再贬低新加坡国情,他的存心是什么呢?

      再说,两位客工的善举,也得到了应得的赞扬。但是,我们也应该晓得,事情发生的时候,周围不是妇女,就是老弱的新加坡人。那时候,两位年富力壮的客工刚巧在现场。那么,作为人,他们会见死不救吗?

      李叶明只顾着想要挑拨离间,这两个客工的义举,竟然也成为他刺伤新加坡人的利器,这人的心性也太险恶了。其实,李叶明的心理是很容易了解的,这个人有奶就是娘,抛弃亲娘认了干娘,回头见亲娘的奶水更多了,悔恨不及。心里未免就不平衡了。

  5.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说:“……只要走出网络,很多人的真实感受,并不会觉得新加坡人很排外。新加坡原本就是移民社会。”
    这段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因为新加坡是移民社会,所以没有资格排外?

    移民社会是对李叶明这类第一代的移民而言,就好像叶明一样,绝对包容新移民,体恤新移民,包庇外来人,这还有排外吗?但是,有没有想过,李叶明否决了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一些新加坡人,他们对新加坡的情怀,对新加坡的执着。更进一步地认为新加坡的排外是不可原谅的。

    李叶明的可恨,就是他固执的成见,藐视了土生新加坡人视新加坡为故土的情怀。李叶明曾经说过,上海人有排外,但新加坡是移民社会,也就是上海不是移民社会,情有可原,新加坡是移民社会,情不可原。请李叶明搞清楚,上海人排斥的是自己的中国人,同一个国家的中国人。

    李叶明从来不曾体恤新加坡包容着三分一的外来人口的压力,他的一句话 “新加坡是移民社会” 一两拨千斤,问心无愧,可以大势抨击新加坡人,心安理得。

    李叶明选择包容上海人,但很可惜李叶明包容不下新加坡人。是为排斥新加坡人。我能够理解的就是李叶明始终把自己当成中国人,其实这也没有错,就算不得已换了国籍也罢,错就错在高调的在新加坡的国土上因为维护中国人而抵制新加坡。

    • 白马非马说道:

      (quote)李叶明说:“……只要走出网络,很多人的真实感受,并不会觉得新加坡人很排外。新加坡原本就是移民社会。”(unquote)

      李叶明的这句话是很矛盾的,网络毕竟是虚拟环境,真真假假,都需靠个人自己的智慧知所取舍。在现实生活中,李叶明既然感觉“并不会觉得新加坡人很排外”。那么,说出“网上的排外言论和煽动性内容,确实已经把新加坡弄得乌烟瘴气”这样的结论,只会让人对他的卑鄙恶心。

      • 言如曾语说道:

        在李叶明明的心里,中国才是国才是家,所以他说得出这样的话。
        土生新加坡人只有新加坡,感情就在新加坡,现在一句移民社会,让土生新加坡人失去了立足点,我们在一个漂浮的移民社会。他满意了吧。能够攻击新加坡和新加坡人是他的真心。

  6. 言如曾语说道:

    一样的,如果认为有可恶本土新加坡人,是无法包容,同样的也有可恶的外来人。
    我们应该做到无论你是那里人,是非要分明。

    对李叶明来说,外来人是好的,外来人干了坏事,却必是本土新加坡人间接造成的,外来人是受了冤屈。外来人做了好事,就完全归功于外来人的好,和新加坡有好的社会现象没有一点儿关系,不是吗,他从来没有公道的批评过外来人,也从来没有公平的赞扬过本土新加坡人的社会。他的眼里的美是献给外来人的,丑是献给本土新加坡人的。凡是不利于外来人的一切都是罪恶,包括整个新加坡。

    • 白马非马说道:

      新加坡人可恶或外地人可恶,都是伪命题,因为扪着良心,任何人也不能够一竹竿子就想打翻一船人。因此,问题的出现都是国家粗鲁草率的政策造成的。其实,做什么事都必须把“中庸”作为关键核心。当一个人想成为外来人才时,他有许多选择;当一个人想成为外劳时,他一样也有选择 — 这选择无一例外,就是必须比其本人呆在本国的条件更好。

      因此,新加坡基本上不会有排外的问题!然而,当新加坡人因为外来人才或外劳客工而影响了生活素质,甚至影响了前途,那么,政府若是有作为,就应该立即调节移民措施,平衡社会节奏,不致让两个团体针锋相对,也就不会有“排外”的情况出现。

      李叶明见缝插针,是加剧分化社会的毒素。因此,解铃还是系铃人,只有国家适当的政策才能一劳永逸。这一点,李显龙太令人失望了。

      • 言如曾语说道:

        不要说外来人,没有外来人新加坡人之间也会有纷争。这是每个国家,每个社会都必然存在的问题。世界上没有世外桃源,因为人本就是一个复杂的动物,为权,为利,为私心…我认为新加坡已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新加坡需要外来人才和外劳这是事实,但是李叶明却视外来人一手撑着新加坡的天如此的高傲。奇怪的是,李叶明如果看到新加坡的社会不安,他不是想一想还有什么办法可行,是不是需要减少外来人,什么可以取代,因为不可能整个社会充满了外来人,这还会是一个国家吗。可惜,他选择了宣扬更多外来人,责备本土新加坡人,他情愿典当新加坡,也决不可伤了中国人。或许他正希望越多的中国人,本土人在自己的国家失去话语权,不是吗,中国人可撑新加坡的天啊。新加坡是一个移民社会,可有可无。他在乎什么。他真正伤了新加坡人的心。李光耀还在等待一个真正的国家。

        所以,现在进一步提高科技生产力,是新加坡必要走的路。对新加坡好,这也是全球的趋势,但,李叶明反对,他会为新加坡好?如果问他,他希望将来中国走向高科技,还是永远运用人力的低科技?

  7.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是以中国人为中心的民粹观点来评价问题。对新加坡的社会困境无动于衷;因中国人对世界社会造成的麻烦无动于衷,一心快快为中国人撑腰解释。另一方面,新加坡出现问题的时候,借机让人误解新加坡不解释澄清,他心里才痛快。

    • 言如曾语说道:

      就此而言,李叶明其实就是和一些中国的民粹主义者一样。
      他看到的只有外人(除了中国人——对他而言)对中国人的不是,永远看不到中国人对他人的不是。他的心为中国人而跳动,对其他的人无动于衷。中国人受到一点伤害,他的心为之绞痛;其他人受到中国人的伤害,是应该的。

      • 言如曾语说道:

        中国人在外国做了伤害外国人的事,李叶明为之辩护。如果是外国人在中国做了有损中国的事,肯定很大件事,李叶明不知会怎样怒视外国人,批判外国人,外国人罪不可赦。

  8. 言如曾语说道:

    在新加坡,法律条文出来了,上至高官,下至小市民,大家遵守。对李叶明而言,中国人例外,高于法律,中国人总是委屈的,情有可原的,法律必要对中国人网开一面,才是公正。终于明白为何中国的法治成不了气候,因为没有人要尊重法律,大家都认为自己才是正确的,以自己为标准,自己才是法律。

    •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在那种环境中长大,已经认为这才是正确的,成为了信仰。奇怪的是,为何有些中国人在新加坡又不会这样。

  9.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看不顺眼的事,就要政府为他出气,不然就是不公。他比政府还大,太上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