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兵一时 — 不会是为了风光大葬

在《临时“变阵” 军士挺身而出 李光耀国葬反映政府应变能力》这则新闻里,真是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自吹自擂”的真谛。话说三军总长作为国葬委员会主席,黄志明中将的主要职责是搞好国防呢?还是搞好一场风光大葬,作为一个前军人,我心里是好嘀咕,不晓得原来军人除了保家卫国,原来还是个摆门面的东西。

国葬礼仪本来就是一种既定的程序,李光耀并不是暴毙。严重卧病的一段时间,肯定为国葬委员会争取了好多时间来安排这一桩世纪大葬。果然,黄中将事前就有一套详尽计划,但是,原本估计前去国会大厦吊唁的公众只需排队三小时却受到考验,大批涌至的人潮使得人们必须排队10小时。

新闻说是考验,考验就考验吧。然而,我总是想不出,排队3小时和排队10小时的差别,能够考验出什么佳绩出来。其实,真正受到考验的,还是那一群忍得住日晒雨淋的群众的耐心。当然,只是为了表示敬意和哀悼排队10小时,这样的情操还是值得佩服的。

让我嘀咕的,其实是黄中将的这段话。

黄志明说:“养兵千日,士兵们在那个星期体现出的,是武装部队长久以来灌输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价值观。士兵们虽然受过不同专项战斗技能的培训,但他们也内化了筹划行动的原则、处事的态度、预测问题的能力、准备后备方案的必要等要素。”

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这“一时”,永远也不会为了是让一场漂亮的葬礼而设!因此,我就也想不出黄志明说的这番话,和“国葬”有何密切关系?就像新闻报告说的,国防部执行国葬礼仪,通讯及新闻部发布资讯、文化、社区及青年部构思论述和纪念方式、外交部邀请及接待外宾、人民协会在全岛各地设立社区吊唁处,警察部队维持秩序 — 在这里,我看不出一个三军总长为何如此亵渎了军人真正的使命的原因?但是,我却看出了黄中将其实不适合作为国葬委员会的主席 — 因为他有失公允,忽视,藐视了不只是他的士兵为这场葬礼出力。试想,没有其它部门的积极配合,他就算有通天本事,也难搞好这场“风光大葬”。

不过,这不是重点!作为前军人,我想声明的是,两年的国民服役和10年的战备役,保家卫国的是我念兹在兹的使命,而像执行国葬这样的任务,却从来没有在脑海里出现过 — 我必须强调的是,“养兵千日”,作为军人,不会为了能够执行一场“风光大葬”而感到骄傲。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 Responses to 用兵一时 — 不会是为了风光大葬

  1. 许志成说道:

    看到别人风光大葬,白马非马心里酸溜溜的,你的很快就到了,不是风光大葬,不是土葬,不是海葬,而是天葬,丢进臭沟渠,喂喂乌鸦、野狗、土狼。

    • 過路看鳥人说道:

      很快,狗腿子许志成全家父母祖宗孫子孩子被丢进臭沟渠,喂喂乌鸦、野狗、土狼.被大火燒死, 被汽車壓死,被雷電劈死, 被癌症光顧。

  2. 郭明伦说道:

    临时“变阵” 军士挺身而出 李光耀国葬反映政府应变能力

    国葬委员会原本估计前去国会大厦吊唁的公众只需排队三小时,但在星期三公众吊唁的第一天,大批涌至的人潮使得人们必须排队10小时。这考验了政府应变的能力。

    3月23日凌晨3时29分,电话铃声唤醒了武装部队三军总长黄志明中将,来电者通知说,建国总理李光耀走了。

    黄志明是国葬委员会主席,他即刻通知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待命。凌晨4时,国葬委员会正式动员。凌晨6时,委员会在总统府开会,正式启动之前计划好的李光耀国葬安排。

    黄志明日前接受本报专访时说:“我们的任务,是用最尊严的方式送别建国之父,同时让所有向他表示敬意和哀悼的国人都有机会这么做。”

    虽然事前有一套详尽计划,但也可能失算。国葬委员会原本估计前去国会大厦吊唁的公众只需排队三小时,但在星期三公众吊唁的第一天,大批涌至的人潮使得人们必须排队10小时。这考验了政府应变的能力。

    一波又一波、见首不见尾的人龙,让在前线维持秩序的人员顿时措手不及,但他们最终冷静和积极应对。

    国葬委员会也分秒必争地及时做出调整:先是让原本在芳林公园排队、需过两三个交通灯才能到国会大厦的一两万人,移步到政府大厦前大草场。这运用的是“水缸概念”——既要能容纳得下人潮,又能确保人龙的流动通畅、安全。

    改善了人龙的流动,新的问题却又出现了。大草场没有遮荫,扶老携幼的公众如何顶得住长时间的日晒雨淋?

    黄志明透露,在大草场设帐篷的安排是在三小时内完成的。国葬委员会在星期三(23日)晚上9时决定设帐篷并动员陆军,隔天早上10时之前,整个政府大厦前大草场被整齐排列的帐篷覆盖。士兵们开玩笑地把这里称为“帐篷营”。

    令黄志明宽心和赞赏的是,不少原本没有被安排参与国葬工作的军官,一发现行动规模扩大后,纷纷主动表示愿意动员各自的单位提供额外人手。

    军官也不计较职务的尊卑,例如黄志明实地巡察时发现,站在来福士城外交界处指挥交通的是一名陆军中校。

    军官和士兵在关键时刻自发地挺身而出,在没有彩排或预演的情况下发挥恪尽职守的精神,以同理心尽量减少吊唁者排队时的不便和不适。

    受过空军战斗机驾驶员训练的黄志明说:“养兵千日,士兵们在那个星期体现出的,是武装部队长久以来灌输为国家做出贡献的价值观。士兵们虽然受过不同专项战斗技能的培训,但他们也内化了筹划行动的原则、处事的态度、预测问题的能力、准备后备方案的必要等要素。”

    黄志明总结武装部队在国葬期间扮演的角色时说,武装部队的使命是为国效劳,而它的推动力则来自政治领导人给予的信任,以及国人不畏日晒雨淋向李光耀作最后道别的诚意。

    他说:“看到举国上下团结一心,让身为武装部队军官,同时也身为新加坡人的我感到无比自豪。李先生即使离我们而去,但能把大家团结起来,为新加坡下来50年奠定新的根基。这让我对国家充满信心和并感到自豪。”

  3. 中國人说道:

    郭明伦:你的文章,我归类为不看的文章。

    • 花非花说道:

      不是他的文章,他只是转载新闻罢了。不过,这也好。一来博客没有面对早报版权的烦恼,二来也直接证实了一个将帅的阿谀嘴脸。养兵千日,用在一时,这一时就是抛头颅,洒热血,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也。不是吗?军人受严格刻苦的训练,绝对不会不必在一场葬礼中感觉荣耀,那简直是耻辱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