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赟的鸟话

光耀一生,巨人永在 — 每当看到这句话,我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是鄙夷,而是错愕。阳光虽然照耀着大地,有物的地方,免不了就有影子。除非,除非嘛,四面都是堵着墙壁。那么这时候给点光源,就能光耀一室。而说到巨人永在,那更滑稽。在连地球末日从来没有被遗忘的日子,永在只能是一种奢侈。

好了,就不多说废话了。就像一颗石子丢进水里引起了圈圈涟漪,余澎杉视频所造成的风波,大涟漪,小涟漪,竟然因人而异。吊诡的是,有人看到的是视频演说中的主题,感叹一个幼齿的孩子竟会有超出同龄少年的认知。因此虽然对他的粗话感到可惜,却也认为瑕不掩瑜。而有人却抱着君主龙鳞被揭开的羞耻,总在鸡蛋里挑石头,对小枝小节穷追猛打,恨不得兴风做浪,把余澎杉打入十八层地狱。

写到这里,我实在是不得不佩服鲁迅。作为文学大家,犀利的眼光,严肃的笔尖,把丑陋的人性刻画得入木三分。在傻子,奴才,聪明人,还有主人之间,老实说,我厌恶奴才的嘴脸,却也感觉奴才身不由己的凄凉。我憎恨主子的霸凌和专横,却也晓得他们是所有奴才的共主。没有奴才,他们就只能是去掉爪子的螃蟹,早晚成为盘中餐。

我佩服傻子,在傻子高大骨气的气势之前,我只有惭愧和自感形秽的份。与余澎杉的勇气比较起来,白色恐怖是我几十年来去不了的恐惧。而他明知道等在前头的是牢狱之灾,却选择向巨人挑战,大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勇敢。

这些人,最让我齿冷的,就是那个聪明人。罗大成是二丑,是奴才。二丑有二丑的职责,奴才有奴才的本分。他就像一只癞蛤蟆,货真价实的癞蛤蟆。除了一丘之貉,谁也不会与他亲近。而纪贇就不一样了。他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聪明人。老实说,我往常对他还有些许好感。然而,看到了《新加坡政治的噩梦》,才知道虚伪是多么的可怕。

天下父母心,余澎杉的父母为这个孩子头疼,那是很正常。我们常听说虎父犬子,这点用来形容李显龙倒有几分贴切。和李光耀放在一起高下立别。反过来说,将相本无种,我不敢说余澎杉父母是狗,他们都是普通人。然而余澎杉不折不扣却是只小虎,只要一看他在视频中侃侃而谈,准备了相关的资料,分析得头头是道的画面,你就知道他完全不可以小觊。当然,他的流氓气是遗憾。不过,我相信如果假以时日,只要他真正的长大成熟了,或许又是个吴下阿蒙。

傅海燕和罗大成为何在余澎杉事件上心有灵犀,同时感谓《家长的噩梦》不重要。重要的是,虎毒不食儿,不说余澎杉对李光耀的见解并非空穴来风。就算他的据说带有色情性质的漫画,他的触犯宗教禁忌的口误,也都不是大逆不道,也非罪大恶极,怎么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家长的洪水猛兽呢?

纪贇的谬误,就在于指鹿为马,闭着眼睛说瞎话。余澎杉的视频,控诉的完全是李光耀政治的不确定性,所有的图表和资料,都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以统计数字诠释李光耀政府的假大空 — 这不是政治是什么?

再说,那幅没有性器官,看上去像交媾的漫画,在许多国家都不是禁忌,也不犯法。而关于亵渎耶稣,更是莫须有的罪名。因为这放诸在基督教的国家,他们的国人,简直是毫无顾忌。像余澎杉的例子,太小儿科了。

也就是说,所谓色情漫画或宗教禁忌,完全是政治行为。有罪无罪,都是政治说了算。不是吗?譬如赌博,没人不知道这是罪恶。但是,政府做了政治决定后,赌博就是合法了。

纪贇的可恶,还在于提起两名中国离校高中生9天3地杀7人来质疑徐顺全的祝福孩子论。试想,这两件质地一天一地的事混为一谈,其间的谬误相差何止十万八千里。基本上是完全没有可以攀比的地方。可恨纪筼小人之心,混淆马鹿,不过是想火上加油,企图置余澎杉之死地罢了。

余澎杉的吉凶祸福,我当然不知道。就算想要帮个忙,也是有心无力。毕竟,后生可畏,就凭这鸡蛋碰石头的勇气,就有入地狱的大勇,大智若愚,我是望尘莫及。也因为这,近来我都懒了,世界是年轻人的,新加坡应是如此。

末了,还需要说的是,新加坡在野党的确有几个让人肃然起敬的人物,但绝对不是刘程强,更不会是詹时中。这两人,不管是自愿或被动,都是花瓶,都晓得不做花瓶,就没有瓦全的道理。从这点来说,他们的骨气未免就比徐顺全软了好几分。

余澎杉视频风波的本质,所以被提控的缘由,除了政治因素还是政治因素,岂有他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1 Responses to 纪赟的鸟话

  1. 行人说道:

    纪赟的文章在报章刊登,白马非马只能在这里说这些鸟话,用台北市长柯文哲的话来讲,就是“脑袋装大便”!

  2. 天嚐地酒说道:

    白馬非馬文章難得一見,可圈可點;報章刊登的多是阿諛奉承之言,臭氣燻天。

  3. 阿莲说道:

    向来政治正确,正能量,向前看这类话是白衣人的强项。这种孩子是父母的梦魇的话怎么会脱口而出?弗洛伊德?

  4. 郑顺说道:

    到”阿木小说网”看一看,保证你收获不少。

  5. 言如曾语说道:

    纪赟给我个人的初步感觉:
    他是博士,但是不会让人觉得他自己就是出众或有名气的人物。他给人一种平等的感觉。
    他是移民,也坦然地流露出对从小成长在中国的感情。
    他虽是移民,但对自己入籍新加坡成为公民有认知的责任感。
    看到新加坡好的,他会认同,看到不好的会表达看法,但不是攻击新加坡。
    不会感情用事的因为新加坡得罪了谁,新加坡就是要不得。也就是说,在他心里新加坡已是中心点。
    他对善恶有明确的分明,脾气是刚直,但帮理不帮亲。
    在日常生活中,他没有身段,也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融入新加坡社会,新加坡社会有些东西对他而言是有价值的。
    他是移民,如今身为公民,他真的做到以站在新加坡的立场角度说话。
    ……

    • 白马非马说道:

      基本上我同意你对纪赟的评语,其实这也是我过去对他的观感。在取得新加坡籍之后,他不像李叶明吃碗面翻碗底。这样说吧,我是把他当作一般的新加坡人来说的。

      在主观的思维中,每个人都会自觉是“善恶分明”的。但是善恶也总是环绕着个人的切身利益,所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就是这个意思。

      纪赟的脾气是否刚直,我无从知晓。但是,说他“帮理不帮亲”,就是很大的一个讽刺。不是吗?你想,余澎杉的视频风波和闹剧,和中国离校高中生9天3地杀7人的疯狂大案绝对没有可以掰比的地方。

      不错,那两位高中生绝对是《家长的噩梦》。然而,余澎杉的未来是祸是福,其实就在于“当局”是呵护一棵幼苗还是打破一个鸡蛋。不是吗?你可以尝试再仔细的听听他那段引起“文字狱”的视频,不要听他的脏话,只管他那些质疑李光耀政绩的资料 — 然后试图是否能够反驳他的论点,指正他的谬误?

      早报有许多二丑文人,但愿纪赟不会因为为了发表更多的文章而向他们靠拢。不是吗?如果要作“违心之论”,那不都是“鸟话”吗?

      • 言如曾语说道:

        你说得对,通常人们就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我的这个 “善恶分明” 指的是不受感情左右。比如说,认为偷东西是不对的,但是如果对这个偷东西的人有感情,就会因感情而为他说好话。当我们理性的对待一个人的行为时,就不应该因感情而维护来断是非。当然一个人的行为有其背后的因素,然而,我们不应该因身份而说话选边站,这就不是理性。先对事判断,后才是人情的补充。如果面对的是国家,那应该以国家为先,个人为后。

        其实,当我们读一篇文章的时候,表面上看起来像头头是道,其隐藏在文章里的含义却是另有风情。我的意思是,善意(爱心)的批评,还是恶意(别有用心)的批评。可以是为新加坡好或希望新加坡不好。在重复读了更多文章后,就产生了印象。我的感觉是,纪赟乐意把新加坡当家,感情心转向新加坡,李叶明的感情不在新加坡。这不是说参加国庆了,到新加坡各处走动了,就表示感情在新加坡。游客或许比我们到过更多新加坡的角落,他们只是在丰富自己的人生而已。

        对于余澎杉,他被控的是诋毁基督教和流传淫秽图像,不是辱骂李光耀。需要想到的是,事件对国家所造成的影响。如果不予提控,对全国少年将是不好的示范,而对受到伤害的基督教也需要给予交待,这才合理。考虑到像你所说的幼苗,已经排除坐牢,或缓刑监视或青年改造所。如果呵护,就是包庇。而这到底是不是噩梦,那还是家长亲身经历才能体会。

        对于媒体,你不已经说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我知道的是,万事以国为重,报章是直接面向人民的媒介,深入各个角落,如强烈挑起社会的情绪造成动荡和分裂是不负责任的,对新加坡的生存而言。

  6. 白马非马说道:

    PAP治国,有很多合理的地方,也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合理的有功,却也是它的职责,毕竟百万年薪皆为民脂民膏,不应该是肉包子打狗。再说我一向来说的就是PAP政府不合理的地方。因为虽说人非圣贤,不可能无过。但是,有过就必须改。国家的利益以人民的利益为优先,俗语说“跑得快好世界”,帮助跑得快的人跑得更快无可厚非。然而,一个称职政府的职责,其实更在于如何拉动跑不快或者不能跑的人不会掉队 — 不是吗?

    我从来不认为PAP一无是处。但是,我更憎恶的,其实就是PAP每每挂一个羊头出来,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大卖狗肉。或许,这和我的职业惯性有关吧?作为QC,好产品是“当然”的!而有缺陷、不合格的产品,却是生产线的大忌。你知道吗?集选区制度本来就是一个“奥步”,是在估计了所有单选区选票的总和就能够“包赢”的设计。但是,阿裕尼集选区却输了,这说明PAP执政缺陷所引起的民怨是不能够忽视了。

    我无意在这里拿宗教来比较,但是,所有的新加坡人肯定心知肚明,所谓的宗教和谐,不过是对周遭敏感环境的恐怖平衡。我相信,余澎杉如何的跋扈,也不会拿这个宗教来开刷。因此,余澎杉的漫画和对耶稣无礼的言论在许多国家都不是问题的时候,很显然的这只是个政治问题。

  7. 言如曾语说道:

    说到民脂民膏,我认为经济是整体的努力,也就是政府和人民的努力。新加坡能持续经济的发展…国防的力量,教育的前瞻性…国家的成就都和带领国家的决策者密不可分。他们的能力就足以获得新加坡因经济发展而得来的回报。一个发展缓慢的国家,甚至无作为的国家,领导人的报酬再低,也是白给的,甚至倒贴,赔上国家的前途。

    拉动跑不快或者不能跑的人,这措施是有的,但也需要这些有手有脚的人愿意尝试做出个人的改变,而不是期望别人背着他们跑。而我认为政府确实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考量。没有节制的花费不是现任政府的作风。

    虽然我不明白你所说的挂羊卖狗肉意指何物。但对于政府给予政策的解说,有时觉得倒是很表面。我们生活在国家的环境里,所说的话不是也必然要考虑到大众,不同的人的理解。除非政府负了国家。

    不知道你相信一个人的周密思路,才能视野,智慧胆识,细心认真,全力以赴… 都是成功的来源。PAP如果不自爱了,选区在怎样划分也是徒然的,同样会失势。集选区难道真有如此魅力,能够让执政者永远当权?那事情就太容易办了。

    说到余澎杉的作为,你认为他不至于拿宗教来开刷?那他也应该不会拿辅导员对他非礼来开刷吧?犹如玩游戏,表露了他的不负责任,这就让人对他的作为不敢恭维,他只是在玩游戏,初生之犊不畏虎,而不是有担当的人了。

    你说余澎杉的漫画和对耶稣无礼的言论在许多国家都不是问题,可是很多国家就是因为宗教的问题在不断厮杀。根据调查,新加坡是全球宗教最多元的国家之一,宗教的冲突,绝对会演变成政治问题,也是社会动乱的根源之一,新加坡有这个能耐吗?这是一个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国家,就在国家因和谐的社会下逐步朝向团结凝聚迈进时,我看到 “余澎杉的漫画和对耶稣无礼的言论在许多国家都不是问题” 这句话,但在新加坡绝对是问题,新加坡一路来都如此,不是只有余澎杉一人。

  8. 民主进步说道:

    “言如曾语” 说的对:
    我看到 “余澎杉的漫画和对耶稣无礼的言论在许多国家都不是问题” 这句话,但在新加坡绝对是问题。
    白马非马明白了吗?不要以其他国家的情形来跟本国比!

  9. 民主进步说道:

    “我相信,余澎杉如何的跋扈,也不会拿这个宗教来开刷。“请问白马非马余澎杉被控以什么罪?
    余澎杉被控亵渎宗教罪!真是讲话不经过大脑!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