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图说话

无耻是无耻的通行证,只要不要脸的人,才会用力的踩着地毯,就是为了避免让人掀开地毯污浊的那一面。在总理袒护菲律宾外侨侵犯我国家主权的妄为而指责国人,“新加坡的耻辱”这一句话成为我心上老大的一个疙瘩之后,我们难以想象,怎么新加坡人又成为吴俊刚的箭靶,一句“但不少国人似乎仍然麻木不仁”,阴狠毒辣的射入“不少国人”无辜的心坎。

我诧异的是,在菲律宾人在我国公开庆祝独立日的跋扈行为流产之后,作为一国总理,李显龙并没有弃掉“新加坡的耻辱”这一块牌匾。不仅如此,还让新加坡人再一次的受到伤害 — “麻木不仁”,这个唯知道拍马屁、阿谀谄媚的二丑文人,吴俊刚有没有想到,只因为一个青年“自我激进化”的个案,就给新加坡人戴上了“麻木不仁”这么一顶绝对是人身攻击、诬蔑人性的耻辱帽子。

没有人晓得为什么《并非不可思议的暗杀图谋》,吴俊刚就给部分新加坡人下了“麻木不仁”的标签。但是,《中国寡妇山传来的噩耗》却成为“欲盖弥彰”的把戏。不是吗?地震是“天灾”,面对着这强大的自然灾害,除了扼腕叹惜和必要的救援,为什么政府和主流媒体会针对小学生的“登山行动”一再的“辩护”呢?

为了掩盖谎言,人一无耻起来,就都可以不要脸。我的思维就算怎样天马行空,也不知道韩咏梅竟然可以这么无耻的把参与登山的小学生和台湾诡异的政治操作挂钩起来?《唯女子与小孩为英雄也》,洪秀柱是不是英雄,不是新加坡人的“菜”,因为这必须是台湾人才能下结论。然而,把出现在地震灾区的“小孩”论为英雄,这才是人性最大的讽刺 — 不是吗?如果这样的“谬论”也能够成立,那么因亚齐地震引起的海啸和尼泊尔地震而罹难的几十万人民,几百万破碎支离的家庭岂非就都全都成为“英雄”了?

不错,时穷节乃见,大难来时,犹可见到光辉的人性。那些奋不顾身救人于险滩于危崖,在山石泥堆之下奋力挖掘,在废墟残瓦之间奋力救人的都是“英雄”。然而,一堆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地震灾区的小孩竟然也成为韩咏梅笔下的“英雄”,伊这么一顶“无耻的桂冠”想要遮盖的是什么呢?

无耻的记者当然没有想到,图片会说话,而且是无言的控诉。你看着收银员背着12岁女童哈娜的相片,她是受伤呢还是因为恐惧而瘫痪了呢?然后,你会不会开始猜想,如果不是为了“坚守岗位保护学生”,丹绒加东小学教师卢建良或许能够讨过一劫,不至于罹难牺牲呢?

临危不乱,在地震来临时机智的救人,甚至因救人而牺牲;以及在地震灾害后奋力救人的救援人员,这些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英雄”。然而,没有人会把在珠穆朗玛山峰逃过劫难和牺牲的登山人员形容为“英雄”。

我们是否可以使用另一个角度来思考。譬如说为什么罹难者多数是小孩子?为什么老师和指导员的罹难都是为了救护这些小学生?如果我们想到了这点,我们就可能得到一种结论:那就是在这么崎岖难登的高山峻岭,作为东南亚最高的一座山峰,幼稚羸弱、反应迟缓,基本上没有什么应变能力的小学生,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登山的路途上 — “人祸”!

有句词语说:“君子坐不垂堂”,这句话新加坡人本来就应该有更好的体验。不是吗?在组屋的楼下行走时,面对高楼抛物的威胁,许多人都会避免走到组屋外的石灰地上。那么,怎么来看待学校为了KPI而好高骛远,让一群小孩子攀爬一座对这些小孩子来说相对危险的“高山”呢?

天灾其实无可奈何,亚齐人绝对不会愿意有海啸,尼泊尔人绝对不愿有地震。而“人祸”就不同了。在孩童攀爬神山不幸遇难之后,沙巴州教育局总监占姆阿立感到震惊,立即建议要满15岁者才适合爬山。然而,我们的政府和媒体却是一再的吹嘘爬山的安全,学校的措施正确,学生是英雄 — 这和沙巴州教育局总监占姆阿立的思维是如何的反讽啊?

亡羊补牢,犹未为晚,占姆阿立做到了。然而,上自教育部长,下到新闻媒体,新加坡的精英竟然没有一个人从这起灾难中反省…反省组织让年龄12岁以下的小学生攀爬这座东南亚最高的山峰,是否过于草率,草率得甚至可曰“草菅人命”了?

占姆阿立说:“…神山山坡陡峭和险恶…”,我不晓得,这些攀爬神山的学童的家长,有几个是攀爬过这座“山坡陡峭和险恶”的高山?并且,在知道神山“山坡陡峭和险恶”,充满未可知的危险之后依然让孩子冲闯龙潭虎穴?而且,其实,我更想知道,这些志比天高的小学生,又有几位去过不需要爬就能够“走”上去的武吉知马山?

末了,我想对污浊的韩咏梅说:我相信,丹绒加东的学生,尤其是那8位不幸罹难的学生,甚至他们的教师和向导,这10个本来可以活得健康快乐的新加坡人,如果能够有机会,我可以相信,他们绝对不会选择做“英雄”!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看图说话

  1. 郭明伦说道:

    韩咏梅:唯女子与小孩为英雄也
    向来对《论语·阳货篇》中的:“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非常不以为然。
    学术界长期以来对孔子这句话的原意有很多不同的注解,有说孔子骂的只是“坏女人”,不包括“好女人”,但是从构句上看,把“女子”与“小人”并排起来,很难看出他有把“女人”这个词分成“好女人”和“坏女人”。
    也有人从这句话的历史背景来替孔子辩解说,孔子这里指的“女人”不是海骂所有的女人,而是特指他当年在卫国的时候看到的情况。卫灵公非常好色,不只好女色,也好男色。
    在一个大规模活动上,卫灵公带着夫人南子和宠臣雍渠,三人坐着一辆大马车出游,孔子的车跟在后面。孔子见到卫灵公的荒淫无德,实在看不下去,愤然离开卫国,就在那样的情况下生出这句话。
    文化学者于丹这样解释:小人是指小孩子,意思是说女人就跟小孩子一样,过于宠溺她会恃宠而骄,不理她又会心生怨气。
    不管孔子的原意为何,如果他活在今天,他不会反对我把他的话改成:“唯女子与小孩为英雄也”,特别是在这个多事的六月。
    过去一个多星期里,我们看到洪秀柱以瘦小的身躯掀起了台湾政坛的漫天风雨,颠覆了台湾长期的派系政治中之“天王制”。在天王们的扭扭捏捏、冷嘲热讽之中,坚定而清晰地阐述了她的理念和政治态度,给人们另外一种选择。
    对台湾的政治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观察者,过去几年通过新闻看到那个社会权威解体,政治上的无所作为也无可作为,相比之下“小辣椒”型的洪秀柱慨然就义的姿态,犀利而坚定的言语,以秋瑾式“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的决心,站出来捍卫自己的理念和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那种精神足以让人鼓掌。
    这样勇敢的女子,不需要人养,更无所谓“难养”。
    另外一种勇敢,我们在小孩身上看见。
    上星期五发生在马来西亚沙巴州的5.9级地震,夺走八名攀登京那峇鲁山的小学生和他们的老师以及一名向导的生命。
    在关于这场地震的许多忆述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12岁的埃米尔逃生记。地震发生时,大石如雨般从天而降,埃米尔被砸,头部骨裂。在那千钧一发一刻,老师费扎用肉身保护他和其他学生,切断绑住他们的绳子,之后他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负伤沿着7公里的山路走下山。
    沙巴地震中还有不少让人哀伤,但因为看到人性光辉而对生命继续抱着希望的故事,所以政府宣布降半旗一天,虽说是为死者哀悼,但这个动作,对生者的意义大于死者。
    女人和小孩在传统观念中一直都不是权力核心,妇孺是弱者。但是在这个权力慢慢瓦解的现代社会,坚定的女性展现的韧性,以及小孩单纯的勇敢,成为这个时代非常珍贵的特质。
    权力的瓦解,其实源自于权力巩固的方式。既得权力者为了免受挑战和冲击,很自然地不断在设置壁垒,这些壁垒不仅阻止新的竞争者变成重要挑战者,还能强化既得权力者的主导地位。然而,在知识普及化、人力需求增大、交通发达和互联网通讯使世界扁平化后,这些壁垒在近几十年里,弱化得非常迅速。
    为巩固权力所设的壁垒,又因为在建筑的时候总有各种妥协,建立的体制里总受到一些“原罪”的限制,一些“圣牛”不可宰割,在受到挑战时这些潜规则让人变得绑手绑脚,来不及顺应迅速变化的新规则,于是加速权力弱化的过程。
    一年多前无意间翻阅了一本小说《泡沫革命》,作者是台湾作家高翊峰。故事写的是一个粮食不足、食水缺乏、野狗肆意叼走小孩的社区,有权力的社区领导们因为长期形成的社会制度养成了思考和行动的惰性,变得不作为,接受现实和认命,对生存的问题完全束手无策。
    社区里的小孩口渴了没水喝、饿了没东西吃,看到朋友被狗叼走了感到难过与愤怒,但是小孩的世界里没有太多的体制约束,他们知道跟大人要不到水喝、要不到粮食,本能地就会去找,用他们的方法去解决问题。
    每次碰到现实中看起来清清楚楚的问题,因为体制和人事变得纠缠不清,就想起“泡沫革命”中的孩子们。
    当然,我也怀疑小孩组织在一起解决了问题之后,是不是也会形成一种有从属关系的“体制”,慢慢长大成“不会解决问题的大人”?
    作者在一次访问中,谈到他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时,回答了我心中的问题。他说,在培养孩子的自由思考能力同时,最重要的是让孩子懂得悲伤。
    悲伤不是痛感,不是同情,而是与对某些事物的同理心和怜爱所产生的内在共鸣,这是很重要的情绪。
    回想起过去一周,全城聚焦在丹绒加东小学的孩子们身上,让人看见了他们的勇敢,也让人看到同学们以及社会大众因为悲伤产生的内在共鸣,这种情绪一但形成,会镌刻在每一个人心里,往后将成为我们面对困难的精神支援。
    “唯女子与小孩为英雄也”,这句话自然也有以偏概全之虞,女子之中也有坏女子,小孩当中当然也有坏小孩,但至少在这个闷热的六月天,我们看到了希望,呼吸到一些清爽的空气,不亦乐乎。

  2. 郭明伦说道:

    吴俊刚:并非不可思议的暗杀图谋

    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对新加坡的威胁,在很多国人心目中也许是远在天边,但顷刻间它已近在眼前。5月27日,内政部惊人揭露,当局最近先后援引内部安全法令,分别拘留和逮捕了两名年龄各为19岁和17岁的自我激进化青年,其中一人还图谋暗杀我国政要。
    被拘留的19岁马来青年阿里菲还是个学生,内政部的文告说,他从2013年起在网上浏览与恐怖主义有关的宣传内容,也因此开始支持伊国组织宣导的“极端意识形态和暴力手段”。他后来透过网络交友尝试加入伊国组织,并积极搜索前往叙利亚的信息,计划到当地参与武装战斗。
    更可怕的是,阿里菲也在网上搜索制作简易爆炸装置方法,还透露若无法到叙利亚,就要在新加坡搞暴力袭击,包括破坏一些重要设施和刺杀政要,以及在公共场所行凶,制造社会恐慌。李显龙总理过后在香格里拉对话会主旨演讲中进一步透露,阿里菲图谋刺杀的对象包括陈庆炎总统和他本人。
    如果说这样的揭露还不足以引起新加坡人对恐怖威胁的警惕心,那么,我们遭受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必然要大大提高。事实说明,尽管有关伊国组织的恐怖魔爪四处伸展的信息汗牛充栋,政府领导人也一再呼吁人们要提高戒心,但不少国人似乎仍然麻木不仁。以阿里菲的个案来说,他的激进化和恐怖图谋并不是个绝密,当局的调查显示,其实他曾试图说服好几个人与他一同干案,这些人没有答应他,但也都没有向有关方面举报。一种解释是,他们欠缺防恐意识,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然,也可以解读为,他们怕事,因而采取明哲保身的做法。
    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反恐专家古纳拉特纳教授就指出,“比起很多其他政府,新加坡政府在推动包容方面做得很好,但我们也要认识到,伊国组织是很严重的威胁。”的确,我们的社会至今还没真正体悟极端回教恐怖威胁的严重性,毕竟恐怖袭击还没真正发生。问题是,为什么像新加坡这么一个宗教和谐、族群关系相对融洽的社会,仍然有人经不起恐怖主义的诱惑,甚至要暗杀一国的总统和总理呢?这些人到底怎么啦?
    暗杀总统和总理?疯了?但对于受到极端与邪恶宗教误导的人来说,那是光荣之举,是所谓的“圣战”。极端宗教的可怕由此可见一斑。当一个人从虔诚变成极端盲信时,就不再有什么理性可言了。反之,他会成为杀人机器,会心甘情愿舍身为极端和恐怖组织冲锋陷阵,包括作为人肉炸弹。因此,我们要有效应对,就不能避开问题中的宗教因素。
    那么,为什么伊国组织能有那么大的“魅力”或魔力,能吸引来自世界各地数以千百计的青年人奋不顾身跑到叙利亚去加入他们的行列?很明显,在起作用的是宗教的号召。这就包括为同类伸张正义,以及建立乌托邦式的哈里发国。这有如当年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对青年人的号召一样,暴力是合理的革命手段,只要能把“敌人”置之于死地。那个时候,很多从没到过苏联和中国的年轻人,在理想主义的驱使下,也相信共产社会真是人间天堂。
    伊国组织巧妙地结合宗教和理想国的政治宣传,也在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当中产生同样的魔力。该组织现在占据了叙利亚和伊拉克相连的边境的大片土地,声称建立了哈里发国,加上他们在伊拉克的军事胜利,让他们可以借网络和社交媒体广泛宣传,把他们的根据地形容为人间天堂,蛊惑人心。有些人到了那里,才知道上当,噬脐莫及,想要打退堂鼓,结果遭到处决,委实可悲至极。
    当然,宗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伊国组织的宣传和号召之所以能具有那么大的蛊惑力,也有政治与社会的因素。政治失败加上社会充满不公不义,成了极端主义滋生的温床。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等都是这样的国家。不幸的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这些年来在阿拉伯世界的所作所为,又为这股邪恶势力的兴起提供了许多燃油和弹药。
    从巴勒斯坦问题,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以及叙利亚,无一不是西方国家武力干预别国内政以及打乱区域政治平衡留下的烂摊子。现在成了世界公敌的伊国组织,前身是卡伊达(基地组织)的一个分支,后来势力扩大,自立为王。而我们知道,卡伊达以及阿富汗的塔利班这些回教极端组织,都可溯源于美国当初为了对抗苏联入侵阿富汗而培植起来的回教武装力量。苏联是被打退了,但这些极端组织现在却都成了一群群的马蜂,追赶着美国这个在回教世界穷兵黩武捅马蜂窝的牛仔。
    所谓坐山观虎斗,也许伊斯兰世界内部的互相厮杀,正是美国所想看到的,但世界各国却因此遭受池鱼之殃。伊国组织的毒害无孔不入,凡有回教徒的地方,都难免受到牵连。恐怖威胁四处蔓延,即便是在新加坡,宗教激进分子要刺杀总统和总理的图谋也已不再是不可思议的事了。
    因此,武力抗击伊国组织固然是必要的,却只能是治标而非治本。根本的原因,是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破坏了伊斯兰世界原有的政治秩序,为极端和恐怖主义伊斯兰提供了有利的条件。伊国组织的恐怖威胁,美国实难辞其咎。现在的情况就像童话故事《爱丽丝镜中奇遇》里的童谣蛋头先生(Humpty Dumpty)的遭遇一样:“蛋头先生坐墙头,蛋头先生摔跟头;国王的马,国王的兵,都不能把蛋头再拼凑。”(漪然译)。摔破的蛋还能拼凑得了吗!

  3. 林国亮说道:

    吴俊刚说:
    “政府领导人也一再呼吁人们要提高戒心,但不少国人似乎仍然麻木不仁。”
    他指的是国人对恐怖组织的戒心麻木不仁!
    白马非马却对吴俊刚进行人身攻击,并扣上耻辱帽子!
    足见白马非马是个恶毒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