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心比心?

这做人最大的难处,不是有口难言,而是满肚子的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说起。而最后,也只好化成了粪坑里的一坨屎。自从余澎杉出现之后,个人只觉得后生可畏,一霎那,躲在匿名后那种窝囊的感觉,一时不能自己,心灰意冷,意兴阑珊,直到沙巴神山地震枉送了7个不老英雄的性命,当局和媒体还是一直胡扯。悲愤莫名之下,不由怅然问天。呜呼,是谁批准了生死状,就让十个欢乐的家庭,一瞬间天人永隔,化作南柯一梦。

这人世间最大的诡异,也是最大的矛盾,就是非黑即白,又是黑白不分。你说嘛,我这里匿名匿得毫无道理吗?PAP政府在数十年间,引用内安法囚禁了2600名异见人士。我本来以为,我没读过什么书,又不参加政党,像这般一个小人物,应该可以畅所欲言了罢?谁知道,鄞义林,韩慧慧,再加上余澎杉,就像当头一棒,证实了平日惊惧的达摩克利斯剑,是真真确确的挂在额头上,你不想找死吗?那就老老实实的使用匿名。

然而,这样就会去佩服使用真名上网的人了吗?话又不是这样说。鄞义林、韩慧慧、余澎杉毕竟凤毛麟角,使用真名的人,要不感觉达摩克利斯剑的存在,就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既得利益者,是白色恐怖的同路人。另一个,就是打边缘球,虚伪得不得了。

这第二种人,OMY博客群力倒占了一半。科技达人啦温馨达人啦都是。这本来没什么。用真名和自己过不去,这只有余澎杉这样的傻子才肯干。但是,今天看到了《余澎衫被綁被精神折磨?》– 从《為什麼我不挺余澎衫》,到说出“已無法完全相信任何一方”,对大腹豪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可惜的是,“真相只有一个”却是鸵鸟般的乡愿,把头埋进沙堆里的一厢情愿。

在封闭的媒体里,既禁止了对外媒的跟进,又封闭了当事人的自由,甚至也封闭了当事人律师的嘴巴。这么一来,真相大约也就进入了乌有之乡。而且,再加上审判时,偶尔来一个即席判决,那时候,要“真相”,也只好作作清秋大梦。

今天在《新国志》上,也看到了博客 瑞典茉莉 鲜为人知的“新加坡的伤口”》这篇文章。旁观者清,瑞典茉莉 把咱新加坡人卑贱的人性,透析得一针见血。幸好,我可不是“知识份子”。不然的话,就算旁边是个屎坑,也得跳进去,因为实在无脸见人。

是的!敢于抗争的知识分子在新加坡仍然是寥若晨星。大腹豪和科技达人,也都是四十来岁人了吧?只知道和一个16岁的毛头小子的粗言秽语抗争。却从来就没有正视过,余澎杉视频的论据,在他的更年轻的心目中,对于一个新的新加坡的新理念。

当然,和我的匿名一样,他们的实名,其实都为了和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拉开距离。不同的是,这剑距离我的额头,更靠近了50步。

我笑得出来吗?不,我只有怅然、凄然!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2 Responses to 将心比心?

  1. 卫温宝说道:

    始皇帝崩,二世即位,不过三年,大秦亡矣。

  2. 国民党说道:

    维基百科的定义:
    知识分子主要是指具有相對丰富知识,自由思想,独立人格,对于现实持有一定批判精神的人士。
    白马非马说:
    我可不是“知识份子”。不然的话,就算旁边是个屎坑,也得跳进去,因为实在无脸见人。
    白马非马既不承认自己是知识分子,那么是一个知识薄弱、思想受限制、依赖性强、没有批判精神的人。写文章干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