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倒是没有想到这句俗语竟然是来自活生生的典故。我也只是知道商鞅变法振兴了秦国经济,为秦始皇统一中国奠定了根基。我也知道商鞅逃难时,旅舍根据他在位时订立的法令拒绝让他投宿,成为成语“作法自毙”的出处。

商鞅和秦孝公畅谈治国经纶,宠臣景监作陪。商鞅谈到兴起,君臣由清晨谈到日暮。商鞅站着说话,秦孝公是“坐”着。可是景监是跪坐在那里。长跪一日,难免身心俱疲,就频频向商鞅暗使眼色,示意打住。谁知道商鞅毫不理会,直到二更时秦孝公也熬不过了才打断他的谈话。秦孝公去后,商鞅就问景监为何频使眼色,景监埋怨说:“我跪得浑身都麻木了,酸软如泥,你倒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句话就流传下来了。当然,变成了形容不体谅别人的难处,只说风凉话的人。

博客 瑞典茉莉  在她的《鲜为人知的“新加坡的伤口”》里头说:“敢于抗争的知识分子在新加坡仍然是寥若晨星”,我觉得,她说得也不太准确。因为新加坡并不缺乏知识份子。而且不仅不缺,其实泛滥成灾 — 问题是,这些知识份子都只是鲁迅笔下聪明人的徒子徒孙。

很久不买早报了,吴齐胜这个名字倒是新鲜。他应该自认是个知识份子吧?可惜这却是个狗屁份子。你想,50年前,新加坡会是个“生存都岌岌可危的第三世界殖民地”吗?这个人一肚子草包,却写了个《政党的终极目标》这样的大题目。试想,连“市镇会”和政府的职责也搞不清,把管理一个市镇的琐事和政府治国的大道理混淆了,还质问工人党的“建树” — 他是真懵还是假傻?

“市镇会”可不是“市议会”,新加坡的市镇会,其实只是个“球”,是为了为难反对党、专以为“FIX”反对党的政治措施。况且,工人党可是在执政党的政策之下管理“市镇会”。不是吗?在也不知是哪种“恐慌”之下,竟然没有承包商愿意赚工人党市镇会的钱?这不是很诡异吗?

其实,在公言公,政府如果是尽责的,那么工人党在管治市镇会上如果有什么失误,政府就可直接了当的提告处罚就是了。为什么国家发展部竟然会来一连串的花腔,弄得法官两面不是人。

吴齐胜没有想到,法官既然无法可依,没办法批准国家发展部的要求,那么就表示工人党市镇会没有犯法。那么,这对于选民来说就已经够了。而且,“似乎连市镇会的财政管理也搞得焦头烂额”这句话,如果是由反对党人员来指责执政党的市镇会,大概就是吃不了兜着走,免不了诽谤和隐射的罪名。

这样的文章也能够刊登在早报,大概也是托了早报“优质民主”的福。连吴齐胜这样无聊的小丑都提了,自然不得不提起傅来兴。傅先生作为报人,自然是知识份子。傅先生说“别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根据《别凭感觉看不平等问题》,说的当然是平等不平等应该怎样才能说了算。

可惜,吊诡的是,傅先生东拉西扯,稀里哗啦的,竟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当然,谁都晓得傅先生这是在为执政党背书,一心一意想把新加坡描绘出是一个平等的世界。只是,这么一句“别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或许我们需要更多细微入至的观察”就想把倾斜的天平纠正了,或许还得有个“哈哈镜”才行。

不是吗?有道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傅先生除非是想着温水煮青蛙,不然的话,“别凭感觉”,难道说叫人拿着烫手的山芋还叫冰凉?其实,物竞天选,适者生存。动物世界的弱肉强食,才是绝对的平等。而人类不是动物,为了缓解社会是不平等的现象,所以才必须借助外力,用人为来平衡。

因此,正确来说,新加坡人不应该总是想着让龟兔赛跑,而是想方设法让乌龟能够跑得快一点,风雨同舟,不会掉队啊哩。是的,要平等就要让乌龟和兔子都在一个起跑线上,或许,这才是傅来兴想要说的,对乌龟和兔子总要一视同仁的平等 — 当然,这点,新加坡肯定比他国做得更公平、公正。

其实,这些知识份子,不过是制造、创作一个个的迷魂圈,让人钻牛角尖。在我来说,社会不平等绝对不是问题,人们的收入差距持续扩大也不是问题。一来因为有史以来人类就从来没有平等过,还是生存得这般扰扰攘攘。因此,最主要的关键,其实是收入“最低”的群体的“收入”都能够维持一个最起码的、有尊严的生活水平。不是吗?

最后,咱就来批批许通美。许通美应该是最高级的知识份子了吧?然而,这篇《亚洲人解决纠纷的方式》,不免一厢情愿,一塌糊涂。东南亚国家把争议提呈国际仲裁,那是历史因果的必然,是帝国主义者殖民地留下的一笔糊涂帐。就以新马的白礁来说,新加坡和马来亚的前身,都是英国的殖民地,后来甚至合并为一个国家马来西亚。因此,白礁是存在争议的。

然而,中国和菲律宾在南海的争端,对中国来说,主权却是完全没有悬念。这就好像咱们的圣淘沙岛一样。难道说,有朝一日,有哪个临近国家不懂得发了什么鸡疯,竟然说圣陶沙岛是他们的而引起了争议 — 是不是这样说,许通美也就大大方方的把争议提呈国际法庭来仲裁?

从这点看来,许通美的三点结论,就完全是狗屁。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站着说话不腰疼

  1. 郭明伦说道:

    傅来兴:别凭感觉看不平等问题
    一个国家和社会是否处在不平等状况中,不能只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
    彭博社最近报道俄罗斯经济学家弗拉基米尔·吉姆贝尔森(Vladimir Gimpelson )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 )政治学教授丹尼尔·特瑞斯曼(Daniel Treisman)的研究发现,人们无法正确地判断其所处社会的不平等状况。过去许多研究调查早已发现,人们对许多社会现象、重要议题的认知,与摆出来的真实数据差很多,甚至恰恰相反;两个学者的这项调查结果,再次证明人们对所处社会的认知,与真实的情况有一段距离。
    彭博社观点专栏作家波希德斯基(Leonid Bershidsky )在这篇《对不平等的错误理解》(Getting Inequality Wrong)中指出,这项调查的结果非常重要,因为对不平等的认知会左右选民的抉择,甚至导致社会动乱。
    不平等现在是全球一项主流议题,人们无法正确判断其所处社会的不平等状况,而又认为自己处在一个不平等社会中,就会以不满情绪作为选举中要投票给谁的决定因素。波希德斯基指出,无知是政治倾向的最大驱动力,而“错误与不良的资讯,以及民众缺乏好奇心之下,使得最近在世界各地兴起的民粹主义令人担忧”。
    要赢得一场选举战,政治人物会处心积虑操作某些社会课题,放大极端事件,混淆真实情况,资讯越多越杂,人们越难看清真实,而严谨统计所呈现出来的宏观数据,不是遭到排斥就是难于被接受。这将推动、刺激和鼓励政党走向民粹主义,也迫使政治决策走向平庸短视,这种无可奈何的趋势到处可见。
    两个学者以五种类型的社会进行调查,A型社会是一小撮人占据顶层,中层很少人,大部分人都处在底层;B型社会是个金字塔,一小撮精英在顶层,相当多人在中层,更多人处在底层;C型社会也是个金字塔,但很少人处在顶层;D型社会最多人处在中层;E型社会许多人接近顶层,但只有少数人处在底层。
    在研究人员访问的40个国家人民当中,乌克兰人在认知自己国家不平等状况的正确度最低,只有5%的人答对,而最高的则是挪威有61%。此外日本是24%,中国是21%。
    当乌克兰人被问到自认自己的国家是哪一种社会结构,63%指向最不平等、贫穷人口最多的A类社会。乌克兰政府去年被推翻,部分原因也是人民普遍认为国家财富被贪腐的精英所把持,使得大部分的人民过着贫困生活。但事实上,从税制与社会流动来看,乌克兰是世界上最平等的国家之一,在114个国家当中,排名第14名,只有少数人处于底层的贫穷阶层(即C型社会)。
    新加坡社会是否平等
    波兰最近刚刚举行总统选举。由于越来越多波兰人抱怨社会不公平现象加剧、贫富不均,因此不平等问题成为选举的重要议题。但波兰人对此议题的认知表现也不佳,只有13%的波兰人正确指认自己国家的财富分配类型。 这项研究随机选择的正确率为22.5%,即使面对日益加剧的不平等现象,美国人答对的概率只有29%,高不了多少。
    上述研究并没有包括新加坡在内,新加坡人会选择哪一个社会结构模型,而平均正确率会是多少?而且,不同阶层对社会不平等的感觉是否一样?
    新加坡社会是否平等,或许由外人来观察比较公正客观。两年前,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Joseph E. Stiglitz)在《纽约时报》刊登《建立平等社会美国应借鉴新加坡经验》的文章,认为美国应该参考新加坡照顾社会和经济公平的经验,美国应正视自己歧视的历史,并加强决心建立更平等、有更公平机会的社会。文章引来一名英国卡迪大学的新加坡籍研究生及其他人的回应,从不同角度谈论社会平等的课题,甚至提醒我们不要忽略所谓的“真相”。
    几天前,《山西农民报》上一篇文章说到,有中国人几年前携子到新加坡读书,儿子参加了我国教育部主办的智力测试,因成绩非常好,允许报考新加坡最好的11所中学。文章说,这种做法,在中国恐怕是行不通的。文章从新加坡的“不平等”教育谈起,谈到新加坡承认人有不同的智商,因而有不同的潜能,因此从求学开始有不同的路走,学业成绩优良的都会获得政府的扶持。
    建立一个平等的社会必须先有个原则,新加坡的基本原则是“唯才是用”,但这还不够,还必须要有社会流动性,社会流动性越大,各个阶层的人才有往上攀爬社会阶梯的机会,才有机会缩小收入差距。收入差距持续扩大形成不平等社会,将造成永久性的社会分裂,对国家和谐稳定有极大的威胁。
    我国政府过去一年多来不断强调建立一个公平、公正和包容性社会的重要,也设法拆除妨碍社会流动性的因素,扩大社会安全网的建设和覆盖面,政府为低收入和弱势群体所提供援助配套、津贴、补贴之多,已与福利国家无异,同时逐步在各种政策上做出调整。如果新加坡的社会平等为人所羡慕,那新加坡人会选择哪一种社会结构模型?别凭感觉、眼见、表面现象来断定,或许我们需要更多细微入至的观察。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