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妈妈的眼泪

Image result for Amos Yee’s 图

Image result for Amos Yee’s 图

Amos Yee,余澎杉的妈妈也上网了,看到这封信,我心里就淌着血。谁能够想象呢?她的孩子就是因为上网捅到了马蜂窝,惹出了牵扯着万千新加坡人情绪的大风波。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怎么就上网呢?

如果你是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妈妈。那么,你就可以想象,你那么一个生龙活虎的孩子,天资禀赋都很优异的孩子…是的,或许他有点儿那么叛逆;是的,他或许就有点儿那么桀骜不驯 — 是的,他不是乖乖子。但是,你知道,这是每一个不凡的孩子在成长中的阵痛。

生命是一样的,然而因循着物种,生活的方式却不尽相同。你看那小垄沟里成千上万只的“生仔鱼”都是优游自在的追逐,无忧无虑,显得是那么的活泼。然而,有人说小池子容不下蛟龙,何况是更小的垄沟 — 问题是,这余澎杉恰恰就是异类,他不是平凡庸俗的“生仔鱼”,他是就将变成天鹅的丑小鸭,是未来的一条大鱼,甚至可能是一尾蛟龙。

因此,他显得与周遭格格不入,辍学,只因为心里有更大的理想;停止教学补习,只因为不愿意向环境屈服,己所不欲,就不必一样的去误人子弟。他过早的成熟,过早的洞明世事。但是,作为初生之虎,他毕竟缺乏了人情的练达。不晓得社会里处处是陷阱、不懂得人情的险恶。

因此,李光耀死了,让他憋在心里的一口气泄了出来。《Lee Kuan Yew Is Finally Dead! 》视频一石激起了千层浪,捅出了一个大马蜂窝。或许他没有想到,李光耀死了,然而他建设起来的机制还在。而最大的要害就是,这个机制就是完全庇荫在李光耀建立起来的制度下才能够操作 — 那么,他亵渎了李光耀,几乎就等于一针插进了这个机制的心脏 — 这,也就是为什么一个16岁的少年被穷追猛打,整个机制联合起来『FIX』他的原因。

A mother visits her son at IMH》全篇平铺直叙,通篇完全没有煽情的文字。但是,读来却是句句血泪,那是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为了保护孩子却走投无路的妈妈的心声。

余妈妈说:“Amos made a video and ended up in a mental institute” — 这一句控诉,到底有几个新加坡人听进去了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