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霸凌者也愚昧时

12岁的小孩子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参与了必须签署“生死状”的又名中国寡妇山的沙巴神山?不,我这话说得不对!应该是糊里糊涂的签署了“生死状”去挑战建设在3千多米高山崖的“钢索栈道”?7名天真可爱的小朋友尸骨都寒了,新加坡教育部和有关学校当局都在装糊涂,主流媒体也万马齐喑。这不奇怪,这个话题本来就是个烫手的山芋。然而,就连他们的父母亲友们也保持着奇异的沉默,这才叫诡异。

能让12岁的小孩子签署“生死状”吗?这是我心里涂抹不去的阴影。这几日,狐疑一直在嚼吃我的心灵。我奇异为何我是这么的想知道“真相”,直到今天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了一部老电影 — 《8MM》。感动着主角锲而不舍的追杀凶手,不只是为了正义。更重要的,他深爱着他的妻女。而我,却深爱着我的同胞,更深爱代表我们的未来的儿童。

不错,生死有命,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碰上像地震这般的“天灾”,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呢?但是,你只要一想到挑战“钢索栈道”的攀岩活动必须预先签署“生死状”的时候,你就知道这7条天真可爱的小生命,是“死得太冤”了。不是吗?12岁的小孩本来就不可能被允许签署“生死状”的。不能够签署“生死状”的程序,就完成不了攀爬挑战“钢索栈道”。不能攀爬挑战“钢索栈道”,这群小学生就多出了活命的机会。

瞧瞧下面这张图片,看看《沙巴公園:攀岩挑戰者死因‧鋼索棧道遭石砸壞》这则新闻。或许,你心里头会开始觉得战栗,接着就会涌起了一连串的疑问。是谁?是哪个权威人物允许了一群12岁的儿童签署“生死状”?他们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钢索栈道”的危崖峭壁上,也就不会无处躲闪,活生生的被山坡滚下的巨石砸死不幸身亡。

又有个不懂脑筋的奴才这么说:

一个12岁的小孩子并没有签署“生死状”,而是地震发生造成伤亡之后,沙巴公园局主席拿督再纳阿德林给自己安排推脱责任的托辞吧了。

唉唉,不是奴才又怎会说出这么幼稚的话呢?因为果真是“沙巴公园局主席拿督再纳阿德林给自己安排推脱责任的托辞吧了”,那么,新加坡政府就更应该出头为孩子们讨回公道。因为这表示了有人玩忽职守,草菅人命。

天下父母心,这个“生死状”的谜图一时不能解决,我就为新加坡人的学子感到担忧。学校,是培育我们国家未来主人翁的机构;学校,不是军营,不必越俎代庖,为军队的突击营训练战士。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