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父母心

人道是不平则鸣,余澎杉一则视频,就好像余妈妈说的:“Amos made a video and ended up in a mental institute”,一个好端端的孩儿,因言获罪已经是让我们这个处在文明时代的国家蒙羞了,何况竟突然“被”精神病了。天下父母心,余妈妈凄凉之处,实在是不足为外人道。咱们这些吃饱饭的肚子里撑着的,有心无力,又没有说话的所在,只好将网络当出气筒,说来好生惭愧。

那么,Amos到底将ended up 在哪儿呢?大概没有一个新加坡人心中有底。不过,骑驴看唱本,到时候,咱新加坡是亲南韩还是亲北韩,也就揭开了底牌,遮掩不来了。

嗨,言规正传,还是拉回咱的“生死状”吧!马来西亚沙巴州神山地震,19个罹难者之中,新加坡人超越一半,是10个人,其中有7位是12岁的小学生。本来嘛,像地震这种天灾,才不管你是大人小孩。正是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除了自认倒霉之外,就算怎样怨天尤人,也改变不了悲惨的局面。

但是,马来西亚星洲日报的一篇报道:《沙巴公園:攀岩挑戰者死因‧鋼索棧道遭石砸壞》却揭开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那就是“一群來自新加坡丹絨加東小學的學生和教師是這次神山鋼索棧道的挑戰者,其中數人不幸喪命。”这条讯息看似没什么。但是,里头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冤情”,那就是“挑戰者必須在事前簽署生死状》”。

沙巴公園:攀岩挑戰者死因‧鋼索棧道遭石砸壞

(昆達山6日訊)沙巴公園主席拿督再納阿德林表示,世界最高的神山鋼索棧道(Via Ferrata)自開放以來,未曾發生死亡事故,惟地震造成神山山壁崩裂,碎石從高處落下擊中棧道、損壞鋼索,才導致數名攀岩挑戰者不幸死亡。

開放7年無人死

阿德林今日在新聞發佈會受訪時披露,一群來自新加坡丹絨加東小學的學生和教師是這次神山鋼索棧道的挑戰者,其中數人不幸喪命

他指出,神山鋼索棧道擁有世界級安全水準,自7年前開放以來,有超過2萬名攀岩者挑戰,未曾發生死亡事故。

他說,鋼索棧道分成兩條路徑,一長一短,挑戰者必須在事前簽署“生死狀。不過,地震發生後,相信兩條路徑已崩壞。

他指出,攀登神山和挑戰鋼索棧道是該校的年度活動,每年都有一批學生和教師參與。

詢及未來是否重建崩壞的鋼索棧道,阿德林說一切看當局決定。

说实在的,针对“生死状”这个议题,个人已经写了几篇日志,翻来覆去其实也没什么新鲜了。在主流媒体和教育部以及学校当局刻意的隐瞒之下,新加坡的媒体,是自我审查还是奉命行事,完全看不到学生都是死在“钢索栈道”的岩壁下。而其中最大的猫腻,就是挑戰者必須在事前簽署生死狀” 。

但是,今天看了洪奕婷的:《不必要的风险》,一霎时氣憤填膺,血脉忿张,好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洪奕婷假充好人,《不必要的风险》表面上好似要减轻父母的经济和心理压力,质疑为何舍近求远,认为新加坡有能为学生提供同样达到锻炼效果的选择 — 其实,都只是为了带出她的一句卑劣的话。那就是:

此外,更别忘了家长往往还得在孩子出发前,百般不愿地签下“发生意外不向校方追究责任”的声明书,这是不是也让父母太为难?

洪奕婷想说的话,其实就是这一句:“发生意外不向校方追究责任”!但是,事实果真就是这样吗?洪奕婷是享有最准确、最快速讯息的媒体人。身为早报采访组副主任的高层新闻从业员,她不可能不晓得攀爬挑战“钢索栈道”必须签署“生死状”这回事。

谁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法律是允许一个小孩子为自己的生命负责的!那么,像“生死状”这种愿意自己承担死亡责任的契约,到底是新加坡教育部?抑或是学校当局,还是学生的父母签署了?

也就是说,那7位本来今天还应该在课室里勤奋读书、在操场上活泼翻腾,天真可爱的小孩子,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钢索栈道”的壁岩上。那么,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差误呢?

白头人送黑头人,这是天底下最惨的事。其实,不要被洪奕婷骗了!这7对父母,他们可能没有想到,在情在理,他们都可以要求国家还给他们一个公道。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天下父母心

  1. 卫温宝说道:

    不见问责担当,只有含糊推搪。

  2. 白马非马说道:

    有些做法不断延续,并不代表它们最正确或最理想。纵使我们不可能凡事都做到零风险,但至少我们应该检讨改进,将不必要的风险减至最低。
    马来西亚沙巴地震传出本地小学生登山遇难的消息后,有两个年幼孩子的好友A在朋友圈的群聊中斩钉截铁地说:“我绝对不会让孩子在上中学前,参加任何学校海外出游活动。”
    曾是教师的她感叹,学校安排的出国游学、浸濡、考察、训练和参与社区公益的活动越来越多,学生的年龄也越来越小,就连幼儿园也跟风,安排幼儿中国浸濡游。虽说是家长同行,但父母与幼儿的节目安排并不同,包装成让幼儿出国学习,令友人都直呼不可思议。
    好友B忍不住反驳:“但学生随校出游没错啊?一家人也会去旅行,难道就因为可能遇到危险,永远不出国吗?”
    A回答说:“但有些风险是没有必要去冒的,学校安排这么多类出游活动,有必要吗?”
    沙巴地震造成死伤是个不幸的意外,事发后有人谴责学校安排小学生去登山,但也有人力挺学校,声援这类活动有助锻炼学生的心智,一名在惨祸中失去女儿的家长也开明地表示,会继续支持同类活动。坦白说,常年登山活动因罕见天灾而悲剧收场,确实不能归咎为人为错误,但友人提出的质疑,也道出一个有必要检讨的根本问题,尤其涉及的对象关乎中小学生。
    诚然,人活着都有可能面对下一秒死亡的风险,生活中做任何事也存在危险;学校不安排学生出国,在境内办活动,不见得没有风险。只不过风险也分等级与类型,所以才有一种称为“不必要的风险”。安排学生踏出国门如今已经成为许多学校教育的一部分,出游的名堂也日益包罗万象,学生出国无疑会面对更多潜在风险,因此我们应该理性思考的是:这趟行程的收获能超越风险成本吗?果真没有其他替代方案?在计算得失的过程中,是不是考虑了家长的关切与忧虑?
    我不否认在这个全球化的世界里,为防变成目光短浅的井底蛙,我们不能不去了解世界。我们总是喜欢引述古人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百闻不如一见”,来力证出游的价值,但是古人与我们今日所处的世界已经大不同。
    随着互联网普及、信息爆棚、通讯发达,世界不同角落的古今历史、风土民情、社会面貌,如今都能借助科技随时获得全面认识,人们不一定需要亲临实地亲身体会。因此我们不得不思考,频密安排学生出游到底有必要吗?在随校出游已蔚然成风的今天,学校是不是应该更客观和审慎地衡量当中的意义和成效。若非这是一趟非常独特且无法复制的游学体验,学校又何必大费周章安排这一趟行程?
    学校安排学生出游的理由,过去经常标榜“这是让孩子离开父母,走出‘舒适区’,有个学习独立、锻炼品格的机会”。这点我不否认,但我的疑问是,难道只有飞离国门才能达到这个目的?新加坡有超过60个岛屿,有自然保护区,也有外展训练中心,这些都是就近就能享用的户外学习空间,只要精心策划筹办两三天的集训营,同样能为学生提供磨炼心智的机会。人在异国难免得面对更多不确定因素,如天灾人祸,若在地理上安全、治理上稳定的新加坡有能为学生提供同样达到锻炼效果的选择,那何必舍近求远?
    再说,校方过多安排学生出游,对父母无疑也加重了经济与心理压力。丹绒加东小学一名遇难女生的父亲王其亮受访时,就一语道出许多父母的心声。他坦承学校的各种集体出游活动,总让他倍感压力,之前他曾反对女儿随校去台湾、马六甲,这次经不起女儿再三央求,答应让她到亚庇爬京那峇鲁山。学校安排学生出游的出发点虽好,但是否也应从家长的角度为他们设想、考虑到他们的难处?试想想,对一些经济拮据的父母,他们为了不让孩子失望,还得为出游费用操心。此外,更别忘了家长往往还得在孩子出发前,百般不愿地签下“发生意外不向校方追究责任”的声明书,这是不是也让父母太为难?
    有些做法行之有年,并不代表它们最正确或最理想。纵使我们不可能凡事都做到零风险,但至少我们应该检讨改进,将不必要的风险减至最低

  3. 白马非马说道:

    不要被白马非马骗了,白马非马通篇文章的目的是在袒护行动党政府,把责任推在无辜的小孩身上,小孩实在无辜,在无辜的冤魂身上捅刀,白马非马实在没有人性了,真是禽兽不如!

  4. 白马非马说道:

    阿德林说:“挑戰者必須在事前簽署“生死狀”并不是真的签署什么”生死状“,意思是冒极大的危险。白马非马,连这句话都不明白,实在是白痴一个,还写了几篇文章骂回帖的人、骂政府、骂学校、骂无辜小孩的父母,真的不是人,是人渣、禽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