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孩子!

在《新加坡文献馆》看到《Amos 妈妈的心声》,心中百味杂陈。不仅思绪紊乱,情绪也像触礁一样,停留在凄凉伤感的浅滩上,一时久久不能自己。但是,回过神来,余澎杉毕竟是个坚强的少年,在网络众多的声援和国际舆论的呼吁之下,除非李光耀真的从棺材里跳出来,或者李显龙被朝鲜死去的领导人附体。不然的话,余澎杉就算“被”疯了,终究会回到余妈妈的怀抱。

然而,却有7个天真活泼的小孩子回不来了。丹绒加东小学29名小六生本月3日出发前往马来西亚沙巴州攀登京那峇鲁山。他们在5日清晨4时30分,在挑战“钢索栈道”时碰到地震,7名小学生不幸罹难。

丹绒加东小学走出悲痛》这般报道:

学校师生昨天一踏入校门,迎接他们的是摆放在学校办公室外的一大束太阳花。花束中间的卡片写着“致所有小勇者及勇敢的教师们”,搭配花束的是一串拼凑出“欢迎回校”字样的气球。花束两侧的气球也印有“希望你们心情已好过些”等鼓励字句。

致所有小勇者及勇敢的教师们” — 我有些不解?是期望所有在校的学生和老师能够不被悲惨影响情绪,并且勇敢的走出阴霾,保持坚强,继续往前走呢?还是勇敢“赐”以被地震夺取生命的7个小无辜?

其实,我心里怀着很多的疑问,这几日来也无日不在沉思。曾经受聘于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高级讲师的何启良博士,发表了《制度杀人:余澎杉事件的真实写照》。批评新加坡有识之士(所谓精英)在余澎杉视频事件里,对媒体负面报道,极力贬低余氏视若无睹,在不义中一片沉默。何博士这么说:

新加坡社会麻木不仁的程度,已经超出了一个长期在集权国度生存下缺乏慈悲的限度。卫道者紧紧掌控了话语权,这个国度再度沉沦在僵化的一言堂里。

吴俊刚在《并非不可思议的暗杀图谋》一文中,给部分新加坡人下了“麻木不仁”的标签,我当时很生气,认为是对新加坡人的侮辱。但是,今天读了何博士的文章,我才知道自己错了!

何启良博士的话可说是一针见血,却也挽救不了新加坡社会患就的沉疴。媒体在僵化的一言堂里头作选择性的报道。在余澎杉事件中,以负面为经纬,报道极力丑化贬低;在小学生挑战“钢索栈道”遭遇地震罹难事件中,则以正面为轴。一味美化赞扬,英雄、勇敢不惜偏颇。然而,偏偏就遗漏了挑战“钢索栈道”最主要的一个程序,那就是签署“生死状”!

遇到地震,碰上这种天灾纯属无奈。有关的学生就全都被砸“”在“钢索栈道”上,好像也是运气不佳。但是,只要一想想“12岁的小孩基本上不可能自己签署生死状”的谜团,良知告诉我,这里头肯定有猫腻!

是的!丹绒加东小学的师生肯定会从悲痛和哀伤中走出来。然而,这7位罹难的小学生的“不老”(李总理语)的英灵却有一股被掩蔽的“冤情”。12岁的小孩不可能签署什么“生死状”,即是说他们也不应该出现在“钢索栈道”的岩壁上。没有挂吊在“钢索栈道”的绳索里,他们本来就不必面对这个“劫数”!

末了,心情更沉重的,是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罹难家属,赠送全校约1500名学生每人一个小花束,希望带给他们心灵的抚慰 — 谁更需要慰藉呢?他肯定不知道,因为有“生死状”,他的孩子本来就不会牺牲的!

…“生死状”啊“生死状”,新加坡主流媒体在报道中“不义”的一片沉默,是在沉默中死亡,还是会在沉默中爆炸?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对不起,孩子!

  1. 白马非马说道:

    12岁的小孩不可能签署什么“生死状”,遇到地震,碰上这种天灾纯属无奈。有关的学生就全都被砸“死”在“钢索栈道”上,是运气不佳。
    根本没有所谓的“生死状”,是用来吓吓读者罢了,免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