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牌?

我说李显龙似阿斗,那绝对不是嘲笑。一来他和刘禅一样,都有个能干的老豆。二来和刘禅世袭的差别,也只是五十步和百步之差,若是没有特制的集选区顺风车提携,大概真的就只好留在剑桥教数学。

我的话说得有点儿尖酸刻薄,却都不是嘲笑。不是吗?李光耀一走,除了在《建国》的基础上吃老米,也只能打打死人牌。然而,在舆论上,却看除了官方控制的主流媒体以外,网络上刀光剑影,哪里还有点儿《光耀一生·誉满天下》的氛围?

李光耀是否《光耀一生》,那是见仁见智,青菜豆腐,个人喜爱罢了,也就不必多说。然而,唯有那《誉满天下》,在余澎杉8分钟的视频里,却是一针就戮破了大气球,难怪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也被FIX得差点儿“被”患上“神经病”。

众所周知,集选区选举制度打着保护少数民族的图腾挂羊头卖狗肉,随着集选区的膨胀已经不攻自破。4个、5个、6个候选人的集选区,真正的成绩从来就是官方秘密。很简单的道理,4人的集选区,执政党和反对党的输赢,是2:2,抑或是3:1?5人的集选区,是3:2 还是4:1?

我很奇异为何反对党从来就不争取知道这些内幕的权利?因为根据常识和逻辑,几乎可以说每一个集选区里都“剥夺”了至少一位反对党候选人在国会的席位,也违反了人民投票的意愿,狸猫换太子,偷龙转凤,粗鲁地践踏民主的背脊。

前几天看报,《一区人口少另一区没组屋 波东巴西、如切或并入集选区》,不由得叫人唏嘘。2011年大选,工人党在如切单选区以382票的微差落败的那一天,新加坡人就知道,和所有的执政党完全没有把握取胜的区域一样,如切单选区就此会成为历史。

然而,只因为詹时中一步之差,不顾大义,让老婆接大旗失去众心,波东巴西单选区也不会就以114票遗恨沙场。让人惊讶的是,大选翌日,2011年05月09日的一篇报道:《行动党夺回后 波东巴西区居民担心并入集选区》,今天回味起来,让新加坡人民啼笑皆非。当然,这不是人民未卦先知的神通,而是执政党一向的惯伎,机关算尽的把戏。

因此,在选举前刻划分选区,让毫无上算的单选区并入集选区,不管划分得似Gerrymandering,也不管它像蜥蜴。总之,每个无论是单选区或集选区里头的投票站,就都提供了区域划分的资料。报上说,“选举局昨日再公布了部分投票区的变动,当中,白沙-榜鹅区有最多投票区,达72个。”这一来,未雨绸缪,就为下一届的选举划分选区筹集得更清晰的数据。

其实,新加坡的集选区也不过是15个,就算是把话说得怎样好听,譬如《选举局再修订8集选区投票范围》,人家说牵一发而动全身。试想,就这么几乎半个身子都动手术,真是欲盖弥彰,把计划选举的司马昭之心显示无遗。

山雨欲来风满楼,本来可以在2017年举行的大选,就这么快的提前,是执政党嗅到了危机,还是从轰轰烈烈的葬礼中看到良机?作为小民,我们也只能在雾里看花。但是,本能的,作为新加坡3百多万公民中的一分子,我禁不住时常的思考。李显龙这般的藏躲在李光耀的庇荫之下,他难道就这么一世的窝囊?

其实,李显龙如果IQ就像他老豆说得那般高,那么他就应该知道,要和李光耀并驾齐驱,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不是吗?所谓解铃还是系铃人,李显龙只要详细的收集所有对李光耀毁誉的资料,是修补还是弥补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抚慰他人的创伤,消弭人们的怨气。那么,千古流芳也只是等闲罢了。

不是吗?眼前就有一桩,那就是怎样来重新审视集选区这个制度。这几天来,我总是想着,危机就是转机,集选区的缺陷,就在于它借口保护少数民族的权益来盗窃民主。那么,只要保证集选区是“民主”的,岂不是两全其美?

众所周知,集选区是由数个单选区组成的。那么,集选区其实也可以以单选区的选举方式组成。也就是在集选区的每一个单选区都指定固定的候选人。当选举成绩揭晓以后,就不管中选的民选议员是执政党或反对党,所有在集选区获得人民委托的当选议员,就自动成为集选区市镇会的理事。这一来,不仅保证了每个集选区必然有少数民族,到时市镇会就和国会一样,都有执政党议员或反对党的议员的监督,那不就是最大的圆满吗?

试想,若是阿裕尼集选区的市镇会里头也有一两个执政党的议员在监控,许文远这个国家发展部长还会FIX出这么多笑话吗?所以说嘛,选区可以集选,关键就在1对1。集选为的是维护少数民族的权益,同时也构筑组织市镇会的人选。而市镇会不必由一个政党包办,这道理是很清晰的!

是庸俗无能,靠着老父的光环勉强吃胡,还是独树一帜,为新加坡的民主竖起大旗 — 李显龙,只怕他不懂…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死人牌?

  1. 白马非马说道:

    阎罗王向白马非马发出死亡状,牛头马面就要来拉白马非马去下油锅,剥皮,割舌头,腰斩,碎尸万段,这就是今生造孽,造谣,蛊惑人心的下场。

  2. 白马非马说道:

    白马非马在世之人,挑拨离间,诽谤害人,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牛头马面将会把白马非马打入拔舌地狱,小鬼掰开来白马非马的嘴,用铁钳夹住舌头,生生拔下,非一下拔下,而是拉长,慢拽,然后入剪刀地狱,铁树地狱。

    • Lee说道:

      你并未提出一点正确的理论来反駁他,就像疯狗式的用惡毒言语攻击他,什么神鬼下地狱,下油炸之类的疯疯癫癫的裝神弄鬼的疯话;如果真有此因果报应,那就应该发生在,为了大位而不择手段用尽其极的政客身上。

  3. 白马非马说道:

    白马非马被牛头马面带入剪刀地狱,手指一根一根剪掉,就是因为在世上乱写文章。然后推入铁树地狱,树上皆利刃,牛头马面将白马非马从背皮下挑入,吊于铁树之上,示与恶鬼。恶鬼就会冲向白马非马,抽其筋,食其肉,啃其骨。

  4. 过客说道:

    “众所周知,集选区是由数个单选区组成的。那么,集选区其实也可以以单选区的选举方式组成。也就是在集选区的每一个单选区都指定固定的候选人。当选举成绩揭晓以后,就不管中选的民选议员是执政党或反对党,所有在集选区获得人民委托的当选议员,就自动成为集选区市镇会的理事。这一来,不仅保证了每个集选区必然有少数民族,到时市镇会就和国会一样,都有执政党议员或反对党的议员的监督,那不就是最大的圆满吗?”
    几个单选区在选举过后组成集选区,就是乱凑、乱拼、乱合,能做大事吗?
    如果像版主想像的这么简单,早就有人提出了,真是痴人说梦话!看来版主已不算是庸人,而是蠢人,傻蛋,弱智!

  5. 过客说道:

    “李显龙只要详细的收集所有对李光耀毁誉的资料,是修补还是弥补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能够抚慰他人的创伤,消弭人们的怨气。那么,千古流芳也只是等闲罢了。”
    阅读过去的留言,让读者知道版主曾经参与左翼运动而在内部安全法令下被拘禁数年,当然希望被平反!父债子还,这是老旧迂腐的想法。这是建国总理当时采取的必要手段,怪只怪自己年轻时被洗脑,轻易相信左翼分子的一派谎言而糟蹋了青春,哀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