黔驴技穷?

这次的即将到来的大选很有意思。本来嘛,谎言说了千遍就是真理,当每一届根据上一届投票成绩划分选区的「计划选举」成为常态之后,竟然会出现了《选区范围划定 变动比预期小》这样的新闻,叫人啼笑皆非之外,只得瞠目结舌来接受这个诙谐的、新加坡人独特的政治生态。

我说“这次的即将到来的大选很有意思”,表现在两个层面。一个就是“黔驴技穷”,就是想要像从前一般划出除了波东巴西和后港之外,全国皆能“必胜”的选区的困难重重。一个就是赤裸裸的,把划分选区的奥妙公诸于世。

众所周知,全世界有选举国家的执政党,都掌握着划分选区范围的公权力。那么,在为了有效占据“赢面”的需求之下,选区的范畴就被划分切割得毫无规矩可言。因此,有人就以“蜥蜴脚尾”来嘲笑这种“怕输”的选区划分法。“蜥蜴脚尾” — 你试想一下一个选区的不规矩的图形,就像一条蜥蜴一样,左边伸出两只脚,右边也伸出两只脚。还有一个长长的头部及一条长长的尾巴。

说来好笑,关于“蜥蜴脚尾”,你道早报怎么说呢?在《陈振声料接替李光耀领军丹戎巴葛》这篇新闻当中,我除了对于议员谢世儒反映居民投诉反对党的人上门宣传感觉对李光耀不敬生气、无厘头的死人牌反感之外,其实更欣赏记者们最幽默的一句话: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报告昨天出炉,丹戎巴葛集选区范围的改变,可用“长高了个头”,“断了条尾巴”来形容。

嘿嘿,一条断尾求生的蜥蜴不是跃然纸上了吗?其实,除了“蜥蜴脚尾”,此外,划分选区还有个更绝的路子,那就是在“大、小”之上用功夫。凡支持执政党的区域,选区或人数划分得尽可能的“”,而在支持反对党的区域,选区人数的规范就能够有多“”就多“”。这么一来,就形成了这么一个局面 — 在支持执政党的区域,八千、一万人就可让执政党获得一个议席。而支持反对党的人民就必须以数倍的票数才能够将一个反对党候选人送进国会。

上一届马来西亚的大选人民给予反对党的支持率超过执政党,却得不到应有的议席就是很好的例子。可是,让人们难以理解的是,执政党难道就能够未卦先知?不然怎么就能够“大、小”的随心所欲、还“蜥蜴脚尾”的“偷吃”得这般干净利落呢?其实,这里面的奥秘说来不值一分钱,早报的报道,就一语道破玄机。

在《选举局再修订8集选区投票范围》这则新闻中,有这么一段话:

继今年2月修订部分选区的投票区范围后,选举局昨日再公布了部分投票区的变动,当中,白沙-榜鹅区有最多投票区,达72个。

选举局局长兼选举注册官李成立昨天下午在政府宪报电子版上公布最新调整,在这48页的通知中,揭露了八个集选区的投票区(polling district)范围细节。

真是一言惊醒了梦中人!实名的投票区,就为执政党贡献了最确实的资料,提供了选民最准确的投票意愿 — 当然,这是根据选民不会改变主意的基础上来说的。此外,在《摩绵-加冷集选区一分为四  吕德耀动向受关注》,“投票区”在划分选区的功能更是表白的一清二楚。

根据选区划分报告,摩绵—加冷集选区原有投票区(Polling District)被一分为四,除了组成惹兰勿刹集选区,三个投票区也被纳入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三个投票区被纳入碧山—大巴窑集选区,也有四个投票区被纳入丹戎巴葛集选区。

新的惹兰勿刹集选区则包括八个丹戎巴葛集选区的投票区,和黄埔单选区的七个投票区

摩绵—加冷集选区在这届大选的消失让人觉得诡异,在上届大选的成绩单里,执政党以58.56%票数胜出,和全国60.14%的支持率比较,应当还是很安全的。那么,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集选区粉身碎骨,尤其是把地铁搞得民怨高涨的交通部长,本来就属于吕德耀的十个“投票区”,竟然一分为三。难道说,执政党是否嗅到了什么气味,让吕德耀竟然成为失票的“瘟神”,所以才这么绝、这么狠,弃保就为了断尾求生了吗?

在《选区范围划定 变动比预期小》报道李显龙昨天在面簿上说,委员会已完成任务。“为了缩小集选区和有更多单选区,必须改变一些选区的范…”。当他这么说的时候,竟然也完全不顾像“两个六人集选区也出乎意料地保留了下来” 这种报道的尴尬 — 在宏茂桥集选区在上届大选行动党取得 69.33% 的佳绩时,选区没被划小所反映出来的反讽,就是为了保持他的绝对优势!

当然,在政治里头绝对没有公道,连集选区这种迹近作弊的选举制度也能够公然出世,我们也不必因此追究为什么5人集选区可以划成4人集选区,而总理的6人集选区却依旧必须维持6人的缘故。因为说来也够可怜的了,没有了李光耀的日子,阿斗就连以“投票区”的资料来划分选区,用尽了“蜥蜴脚尾”的伎俩,也还是这等捉襟见肘到必须断尾求生这般窝囊哩。

总理和副总理的两个六人集选区依旧保留,其实已经对集选区这个选举奥步作出最大的嘲笑。尤其是让集选区是为了保护少数民族话语权的这个“羊头”显得更加滑稽尴尬。不是吗?李显龙总理说:“我国未来可能出现非华族总理”其实是下意识的自掌嘴巴。当新加坡的民智已经进步、融化到排除种族的障碍,少数民族也能够成为总理的人选之后,集选区这个制度的“羊头”,保护少数民族的藉口就此成为赤裸裸的“谎言”。

张志贤说:《反对党选区划分 受到的“干扰”可说最小》,表面上好似仁至义尽,其实实质上却有着好多的无奈。曾经是单选区的凤山,在1997年并入当时成立的东海岸集选区。在这么多年后再再次从东海岸集选区中被划分出来,成为新单选区,或许就是执政党断尾求生的最佳例子。我猜想的是,凤山区的“投票区”若是大部分是支持制造党的,那就不合逻辑。可惜的是,《民主进步党萧麒麟凤山插旗》,却像一盘冷水。75岁的萧麒麟,他就不能为民主进步党的年青后进让路吗?

让人大跌眼镜的,其实是众人以为必然划进集选区的波动巴西。波东巴西出乎人们意料之外,还留在单选区的名单里。是周围的集选区都难以“一口吞下”,在切割“投票区”又可能让人过度解读的情况之下,不得已而赐予罗文丽的一个机会呢?还是以为要再次给予司徒宇斌表现的“良机”,看来我们只有拭目以待。

教育部长王瑞杰说来届大选会“相当激烈”,但是认为执政党已经为来届大选做好准备,希望获得国人大力支持。不错,选战是“激烈”的。但是我想他应该感到庆幸,毕竟不必像攀爬“钢索栈道”的小学生一般的立下“生死状”。

末了,我对于《建国元老王邦文等人将出席国庆庆典》是毫无异议。只是,当发现到王邦文、易润堂和奥斯曼渥这三位当年参与签署新加坡独立协议的建国元老的位置,将和一个“空椅子” — 保留给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座位排排坐时,我的背脊不禁感觉升起凉飕飕的一丝冷意。或许这是我的过于“迷信”的愚痴吧,一年一度的“饿鬼节”又来了,想当年做“普渡”时排在戏台前的“空椅子”,当大人们告诫说那是给“鬼”坐的“座位”时,当时不禁发毛得远远离开“空椅子”的往事…我不禁想着,这是谁出的“鬼主意”,是哪一门子的奇事啊?

啊哈,其实我也很好奇,李光耀当然是“跳”不出来的了。但是,就在中元节鬼门大开的时刻,“他”能够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飘过来吗?呜呼,魂兮尚飨 — 就是不晓得到时王邦文、易润堂和奥斯曼渥的感觉会是怎样的想?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黔驴技穷?

  1. 版主说道:

    通篇粪文语无伦次,牵强附会,毫无根据,只有蠢货才写得出这类前后矛盾,不知所云的粪文,用来擦屁股还嫌脏啰。

  2. Pingback引用通告: 黔驴技穷? | 新国志

  3. 阿莲说道:

    "版主"您实在无须如此义愤填膺。60巴仙的支持者有支持的理由,40巴仙的反对者也应当得到尊重。我们的要求很简单我们这100万不支持者至少有87 x 0.4=34位代议士代表我们。

  4. xgm说道:

    黔驴技穷还好,就怕狗急跳墙!

  5. 笑傲说道:

    板主的腦裡装满了粪屎,整身是臭味,当然闻不到文章韵味,
    读不懂筆者表达的逻辑。他的评论才是“用来擦屁股还嫌脏”。

  6. 过客说道:

    国庆日落在农历六月廿五日,白马非马迫不及待地等鬼门关大开,莫非等不及了,想快点去见阎王!

  7. 过客说道:

    先说:
    “凡支持执政党的区域,选区或人数划分得尽可能的“小”,而在支持反对党的区域,选区人数的规范就能够有多“大”就多“大”。”
    后来却说:
    “支持执政党的区域,八千、一万人就可让执政党获得一个议席。“
    ““两个六人集选区也出乎意料地保留了下来”
    为什么不是笔者先前说的“尽可能的小?
    互相矛盾!

  8. 白马非马说道:

    白马非马知道空椅子并不是保留给白马非马坐的,心里酸溜溜的,很快就会有中元会烧一张纸张制作的椅子给白马非马坐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