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届大选是否更透明谈起

近来稍有些儿感悟,发觉到人做错了事很平常。问题是是否知道自己做错了,然后亡羊补牢。不是吗?一来古人都说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二来嘛?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且,我还发觉到,有时候,有些事儿就如一失足成千古恨,竟然没有改过的机会。然而,只要是能够还有那知错之心,倒还是能够赢得人们的敬重。

譬如就以二战的轴心国德国和日本来说,这两个法西斯国家,都是发动战争的刽子手,就是做错事的两个极端。德国知错了,从纳粹的魅影中警醒过来。虽然如此,几百万被血腥杀害的无辜亡灵终究还是灰土,怎样弥补还是弥补不过来。然而,就在纳粹主义被德国人唾弃的时候,日本虽然一再的反省道歉,却反其道而行,将杀人魔鬼供奉在靖国神社。并且,让恶魔们年年享受着倾国臣民奉祀的无限风光。

虽然大错已成,德国知错了,而日本却我行我素,这就表现出知错和不认错两个不同的层次。但是,不要小看了这里边的不同,德国人知错了,就会秉着良知全力制止纳粹幽灵死而复生。而不认错的日本人,只是时机罢了 — 有朝一日,那些军国主义的魔鬼终究会掀开棺材盖跳出来。

“从棺材里跳出来”,这使我又想起了李光耀的名句。前几天,我还说李光耀挑不出来了,还因为他的即将摆设在SG50庆典上的“空椅子”几番讥刺。我发觉我错了,因为李光耀不仅没有死,反而变本加厉,像孙悟空的毫毛一般,变出满地的猴子。

李光耀没有死,因为他的精神已经深植在他的党团之中。试想,满朝文武,又有哪一个不是李光耀的化身?试想,有那位部长高官,能够不祭出李光耀这个死人牌?当然,孙猴子的毫毛到底比不上孙猴子。可是作为李光耀的嫡子,李显龙毕竟还是得到了真传。在《自由和法治必须平衡》李显龙这么说:

“西方社会普遍认为,只要百花齐放,就会有幸福和光明,但我们不太相信这一点。我们认为,一定要好好照料花园,花朵才会盛开。这里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允许更多自由的同时,又确保不会把事情搞砸。”

什么叫做“独裁”,这就是最好的例子。李显龙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一来,他的说话让新加坡这个花园城市无地自容。百花既然无法在这儿盛放,那么花园里的花朵就算照顾得怎样好,总是显得单调。而且,什么是“允许更多自由 ”?自由又有什么版本?李显龙不过是先把社会和政府对立起来,然后在弯曲了自由的同时,又把自由当作是政府对人民的赐予。这样一来,他就能够以自己的意志力来判断、决定自由的程度,而不是自由的对或错。

在大选的锣鼓锵锵直响,当人民开始又将“委托”政治领导人的时刻,李显龙竟然不知道,人民要怎样的自由,绝对不是政府的允许,而是人民自己的选择这个事实 — 这显然很奇怪!难道他真的不明白,还是依旧未能够自百份之四十的人民对政府的离弃中警醒过来 — 如今的新加坡人民,已经不是李光耀当时的从中国沿海南方逃难、卖猪仔,只求三餐温饱、筚路蓝缕的农民。

每个人都有短板,李光耀的短板就是他的孩子李显龙,为了孩子的政治前途,连集选区这种作弊的选举制度也用上了。而李显龙的短板却是李光耀,只能够庇荫在李光耀的光环之下才能舒缓手脚 — 这才是让人感觉唏嘘而感叹的地方。

一般来说,李光耀在政治上的成就,所谓公道自在人心,而人心不同,因此见仁见智,并没有一定的准绳。而且,在功过之间,其实也会随着历史的变幻而转移。然而,集选区制度,却是他为了提携儿子和自己人所创立的“恶业” — 因为没有人能够保证,集选区的顺风车效益不会因为人事的改变而变质!

在数个5人集选区转换为4人集选区之时,总理和副总理的两个6人集选区偏偏保留,这内中的矛盾,正好暴露出集选区作为“奥步”的本质,其实和保护少数民族的“羊头”背道而驰。而且,在6人集选区的总理和副总理等12位候选人可说是躺着都会中选的状况,恰恰反射出集选区变质所造成的罪孽 — 除了李显龙和张志贤,其余的阿猪阿狗阿猫,会不会里头藏只“豺狼”?

林金山在世的时候,就一直在演绎着“慧眼识人”的神话,为执政党提拔了许多青年才俊。而李光耀更是眼睛里揉不进一颗沙子,彭由国躲避了几十年,李光耀死了他就敢敢回来,可不是偶然的事。那么,这种只凭个人心证,就能够任意提拔任何人进入权力圈子的制度,在一些心怀不轨的人手中,就会像一把锋利无比的两面刀,误了国家大事。

其实,集选区的弊病可不会因人而异。因此,工人党在阿裕尼集选区的胜利,让人觉得李光耀创造这个选举制度的罪孽将是如何的难以估计。执政党在划分选区的过程当中,在计算了选区内所有的投票站的支持/反对的票数以后,当胜不胜,让工人党的候选人藉着民怨就赢了选举 — 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制度才最可怕。

全国选区范围检讨报告出炉【互动图】》了,其实这一份报告里,还有一个没有透露出来而最清晰的讯息,那就是上一届选举中支持执政党和在野党的的票率。除了新增的投票源之外,若是每一个单选区/集选区的投票站的正反双方的得票率都没有变动的话,那么执政党其实就已经在“纸”上先赢得了这场选举。

因此,根据投票站成绩划分选区,人为的制造胜选的机率,本来就已经不公不道。而集选区的弊端,就像小六会考、O水准会考时让4个、5个、6个学生一组“集考”一样那般的不可思议。这种近乎黑箱作业的制度,更让《来届大选做战略性调整 有助增加行动党透明度》的透明度成为笑话。不是吗?不是笑话的话,何不妨把每个选区在上一届所有投票站的成绩公开发表,也让人们知晓划分选区,作弊其实是这般的简单。

李总理说:“一些批评是刻毒且隐晦的,当我们在国会殿堂上面对这些批评者时,在电视镜头前,他们的批评就会消失。” — 那么,为了阻止人们“刻毒且隐晦”的舆论,他是否更应该自己解释为何必须留在6人集选区的主要原因。然后,问问自己只能够发挥李光耀的短板,在以投票站划分选区和集选区的“奥步”中掩耳盗铃 — 他的《自由和法治必须平衡》还会余下多少公信力?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3 Responses to 从来届大选是否更透明谈起

  1. 郭明伦说道:

    来届大选做战略性调整 有助增加行动党透明度
    林子恒

    执政党人民行动党面向来届大选时,改变以往的做法,让新面孔提前曝光,并计划由卸任议员协助介绍即将接替他们的新人。政治观察家认为,这有助增加行动党的透明度,让它从这个战略性调整中得到政治上的回报。
      行动党组织秘书、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前天接受媒体访问时说,行动党已陆续让新面孔提前到可能竞选的选区同居民交流。他也希望由即将卸任的议员“协助介绍”接替他们的新人,“以便向选民确保交接的延续性,并让引退的议员向居民道别”。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前官委议员陈庆文受访时指出,行动党过去都在党总部介绍新人,而原议员则在国会解散后悄然离去,整个过程显得“非常机械化、冰冷,并缺乏人情味。”
      该党或已意识到,服务了至少两三届、又普遍受尊重为具有效解决居民问题能力的议员,其实很受选民欢迎,行动党应善加经营选民的这份支持。因此,让卸任议员来介绍新人,有助鼓励选民把对原议员的支持转移到新候选人身上。
      政策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许林珠博士也说,新做法除了能为新面孔盖上“品质保证”的印章,也有助消除任何有关新候选人从原议员手中“夺权”的无稽之谈。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尔维尔星(Bilveer Singh)表示,过去行动党将候选人“空降”到选区的战略,凸显它更加重视党的品牌,而不是个人特质。如今策略改变,这意味品牌固然重要,但候选人的表现相对更受重视。
      另一方面,陈庆文指出,行动党提早透露新候选人可能出战的选区,其中存在一定的政治风险。
      他说:“反对党能按照行动党的部署来调整自己的战略,而网民也有更多时间去挖出行动党候选人的负面资料。”
      不过,行动党还是愿意继续推进新策略。陈庆文认为,这显示该党比过去更透明,在选民越来越重视透明度的大环境中,行动党将能赢得选民的一些好感。
      许林珠则表示,行动党安排新面孔到各选区“试温”,其实有助该党确认最合适的候选人。她认为,此策略降低行动党承担的政治风险,它从这方面的透明度所得到的回报,实际上大过选民得到的好处。
      比尔维尔星指出,国会最大反对党工人党也正走向透明化,该党已宣布将参选的选区,估计很快也会公布候选人名单。他说:“我们正目睹新政治环境的形成,这也显示我国的民主政治及竞争已日趋成熟。”

  2. 郭明伦说道:

    全国选区范围检讨报告出炉【互动图】
    (联合早报网讯)全国选区范围检讨报告今天出炉,选区范围变动比预期小,单议席选区从12个增至13个,2个6议席集选区保留,总席位从目前的87个增加到89个。
    报告下午三时出炉,出现最大改变的是:目前的两个4人集选区增加到6个,5人集选区则从11个减少到8个。原本的摩绵—加冷4人集选区在存在了五年后即走入历史,惹兰勿刹集选区重现,而原本属于蔡厝港集选区的油池区将与马西岭区“合并”,成为马西岭—油池集选区。
    另外,原来的黄埔和如切单选区并入集选区,还有3个新增的单选区:武吉巴督、凤山和麦波申。原本盛传将并入集选区的波东巴西,则获保留为单选区。
    反对党管理的选区也保留原来的议席人数:阿裕尼集选区仍是5人集选区、后港和榜鹅东也仍是单选区。
    选区范围检讨委员会预计到8月1日会有246万零977个选民符合投票资格,比上届大选的235万零257人多出11万零720人。如果以现有的87个国会议席计算,每个议员平均须照顾约2万8300名选民。
    委员会就以2万8300人为基础,并按过去的做法允许30%的上下限变化,而得出不同类型选区的选民人数区间。例如,单议席选区的选民应介于2万至3万7000名;4议席集选区的选民从8万到14万8000名;5议席集选区的选民从10万到18万5000名;最大的六议席集选区的选民则从12万至22万2000名。

  3. Pingback引用通告: 从来届大选是否更透明谈起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