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李光耀的大选

逃窜数十年的彭由国公然现身回来,一向来身负喇叭效用,唯命是从的应声虫的文笔开始有了点儿耐人寻味的新意,这或许还在人们的理解之中。毕竟,伴君如伴虎,李光耀虽然没有金家皇朝随时处决人臣的孽迹。然而,让人失去自由、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等等对付异己不择手段,把人置诸于生不如死的境地,这种斩草除根的风范早已是罄竹难书、家喻户晓的了。

因此,虽然说吕德耀至今还不晓得让他这个交通部长栽跌跟斗的是西瓜皮还是香蕉皮。但是,他就这么告老还乡,遗弃年值百万的乌纱帽的创举,确实是让人大跌眼镜。当然,是选区即将在莅临的大选中消逝,自己选区的投票站也三分天下让他嗅到了异味,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著名博客《从夜暮到黎明》的文章,《地铁瘫痪的延伸》读到这样的一段字句时心神所受到的巨大震荡。

“吕德耀当交通部长后,似乎言不达意。这次终于说出肺腑之言,我为吕德耀讲真话的诚意而鼓掌,他终于展现出有良知的政治家应有的风范,做回自己。”

只有成为后座议员或者离开政治生涯时才摇身一变,视觉听觉都突然间变得清晰,认同民间的声音。

当竟连部长也只能是政治傀儡的这种耸人听闻的新闻还可能仅是“冰山一角”的时候,我是更加的感叹一个聪明人做造成的恶业,可能留给后人的无可想象的灾难。我曾经说过,我是李光耀的最真诚的、迹近崇拜的拥趸。可是,在“集选区”这种祸害民主、强奸民意的,操纵选举成绩的“奥步”出台后,我就一日一日的开始觉得巨人的影子愈来愈发渺小,我对他的敬仰也渐去渐远…终于感觉到他的罪孽 — 只因为眼前的“功”掩盖不了很快就会来临的“过”!

《新国志》转载了《明报月刊》台湾自由撰稿人 萧亭林 先生的一篇文章,《功过之外 — 独裁者李光耀的另一面》真是让我心有戚戚焉。尤其是这一段:

“李光耀真正伤害新加坡的,在于他对三权分立民主制度原则的破坏。李光耀团队建国之初得到人民高度拥护,他本可顺势而为,为亚洲开创一个经济繁荣、清廉与稳定的民主政体。但他为了政治权力,不此之图,反在逮捕异议人士检控等过程中,使税务、警务等行政与司法部门无可避免被拖下水,接受政治指挥。”

谁都知道,就连李显龙自己也承认,新加坡再也不会有李光耀。不是说没有人会比他更聪明,而是就算是新加坡出现了比李光耀聪明才智胜过百倍的人,没有李光耀在世时候的那种天时地利人和,也是英雄无用武之地。不是吗?李光耀本人其实就是个例子。就算是他如何智慧如何智珠,被马来西亚踢出局,他除了掉眼泪,也是无计可施。

当然。没有人想到。“塞翁失马”,被踢出界的小球反而成为小红点,从此叱咤风云,这是后话。可惜的是,就像 萧亭林 说的,李光耀本来可以顺势而为,抱着成功不必在我,让全体新加坡人参与的政治生态 — 在推到了一片颓墙之后,破旧立新,“开创一个经济繁荣、清廉与稳定的民主政体 ”。

李光耀能人所不能,这才是新加坡的致命伤。没有了李光耀的日子,“集选区”就像是比鸦片更毒的海若英,让一群本来就没有政治使命感的“利己主义者”如痴如醉,轻易的乘搭着这台无耻的“顺风车”轻车上路 — 对执政党和反对党都是如此。

很显然的,有“集选区”的存在,为了自己的安全感,李显龙能够招纳的,和他只想招纳的,无非是只要会诚惶诚恐对他说“yes”的傀儡。这点,当年老豆属意他接班的时候,却意外杀出吴作栋这个程咬金,肯定让他印象深刻。

这几天,许多蚊子党和一人党都陆陆续续的开出牛肉支票。然而,你也不必经过大脑,只需要摇摇膝盖就知道了,这是张永远也兑现不了的“空头支票”。然而,愿意为“副司机”的工人党,却总是玮莫如深,就总是等着“民怨”的气流滑翔起飞。

苦心经营织就出来的一片“锦绣”,只因为私心自用,塞进了一堆“草包”。为了卖狗肉而挂出来的一个羊头,这就是李光耀创立“集选区”最大的失误。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没有李光耀的大选

  1. 白马非马加油!说道:

    白马非马,本人很喜欢读您写的篇章。请您加油,保重。
    Hope you can ignore the other reader who keep cursing you and writing nonsense, I think he’s nuts! Pls continue to write for Singaporeans!

    • 白马非马说道:

      谢谢!

      删帖只是指尖一按之劳,只是在这个文明时代,我们都知道都晓得什么叫做“人道”。在爱护动物,对猫狗都不予加害的今天,已经看不到有人为狗只套上护嘴禁止狗吠。那么,何况是人呢?

      当然,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有些人天生兽性多些,有些人少些,那也无可奈何。而且,若是留言不如己意即于删除,那么这与当局钳制舆论的措施何异?

      老实说,有嘴巴的都会发出声音,老天爷既然赐予,那么他或它自然也都有发出声音的权利。如果我删除留言了,这一来岂不是自打嘴巴,与自己的理念相左,和挂羊头卖狗肉的成为一丘之貉了?

      当然,曾听过狗也能在网络上取得大学文凭的新闻。那么,这些留言是人留下的,抑或是兽类留下的,只好见仁见智,由读者自己判断。

      是了,这里趁机再澄清一下,白马非马仅是个匿名,并非我的专利。留言者喜欢,我也无所谓。只是,必须严谨敬告的,是只要能够通过网站滤除垃圾邮件的功能,这里从来就没有黑箱作业。

      再一次说谢谢!

  2. 白马非马加油!说道:

    明白明白,当然知道您不会跟这些人一般见识。行的正、站的直,若有人要发狗疯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我看您最近没经常写篇章,有点担心!希望您不会像lucky tan 一样,突然间停止写了。

    Sorry about my half pail Chinese. I really enjoyed reading your blog, looking forward to your new posts everytime. Hope you can keep up the effort, n take good care!
    One of your reader fan!

  3. Pingback引用通告: 没有李光耀的大选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