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蠹虫

天下乌鸦一般黑,大部分的政治人物,其实都像蠹虫一样,在黑暗潮湿的地方出没,阳光底下,就绝对找不到它们的影子。因此,对这一次即将到来的大选,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竟然是如此的冷漠。也因此,什么国庆主题演讲,什么守护成果 再创高峰,李显龙的那一番翘舌,半真半假,真是于我如浮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

为什么?只因为就算他说得天花乱坠,在“集选区”操纵选举成绩这种黑箱作业之下,名不正自然言不顺。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自欺欺人。那么,本来嘛,对执政党心灰,一股热情,也本来应该关注在反对党身上。但是,工人党摆明了要当副手、做老二,想来也是一丘之貉。而民主党和其它的这些蚊子党一人党就好像玩家家酒一样,明明知道自己完全没有执政的机会,却连续的开出空头支票,唉…牛肉虽好吃,可画在墙壁上,岂不是也叫人意冷?

况且,陈川仁这一回说得不错,反对党举行协商大会,协商的不是“彼可取而代之”的雄心,协商的不是为了“取而代之”而筹划利民的能量。而是磋商竞选的版图,你在这里插旗我在这里插旗,选区倒像是一块肥肉,大家分而食之。这,岂不叫人民难堪?

老实说,面对执政党几十年强势凿就的堡垒,反对党若是完成不了团结来负担起选民给予委托的政治使命。那么,所有的竞选语言和动作,都只能是逢场作戏,不仅是不负责任,最后,也只能是像泡沫一般消逝。

最好笑的,其实是叶鹏飞的《门前雪与瓦上霜》,真是见树不见林。他只知道“ 自诩为民主守护神的美国,其公民对政治的冷漠,比例却是成熟民主国家当中最高的。”却不知道中国有段《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难道说,这些老人,也是政治冷漠吗?

很显然的,美国青年关心和参与政治的程度越低,反而反映出美国人对自家政治的信心。试问叶鹏飞,作为高级新闻人,难道他竟然不晓得越把政治搞得轰轰烈烈的国家,在政治课题上越是焦头烂额吗?

强制性投票,本来就是对民主的霸凌;届届大选根据投票站的记录改变选区范围,更是对民主的凌辱。而“集选区”的制度设置,更是把民主践踏在地上糟蹋得一塌糊涂。叶鹏飞没有看看镜子里头映出来的猪头猪脑,反而对真实民主的国家说三道四,真是奇哉怪也,也是一塌糊涂!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民主的蠹虫

  1. 选举日说道:

    1.流传在帝尧时期的《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帝尧时期有政治吗?说:“这些老人,也是政治冷漠吗?”真是糊涂到家!还写博客干嘛?
    2.说:“强制性投票,本来就是对民主的霸凌”,连民主的真谛都不懂,还谈其他的干嘛?
    3 说:“难道他竟然不晓得越把政治搞得轰轰烈烈的国家,在政治课题上越是焦头烂额吗?”这只是夸夸之谈,骗騙无知的读者!世上的民主国家,都把政治搞得轰轰烈烈的;美国总统选举,从政党提名到竞选日,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在政治课题上焦头烂额吗?
    4 说:“美国青年关心和参与政治的程度越低,反而反映出美国人对自家政治的信心。”那么参与程度越高,越对政治没有信心了吗?真是用屁股讲话,脑筋生锈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