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一道难以跨越的槛 — 正大光明的选举

李光耀说:“我并不是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但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基于高尚的目的。”这句话听起来锵锵有声,其实是不堪一击。内容不过是承认了自己也有不正确的时候。这不是很蹊跷吗?只不过因为有“高尚”的目的,做错事就能够理直气壮 — 天哪,一来谁来决定“高尚”?难怪碰到什么政策出台,若是挂上个(高尚)的羊头,就能够赤裸裸的卖狗肉(不正确)。这样一拉,就和站在贞节牌坊底下卖淫有什么差别呢?

况且,从这些话看起来,李光耀也不是毫无瑕疵的!因此,问题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而这个聪明绝顶,睥睨天下的人,虽然明晓得自己也有不正确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认错”的习惯。也因此留下了一条难堪的狗尾巴,让他的死虽然带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世纪葬礼,却也免不了吵吵闹闹的噪音。而这些噪音,几乎就完全是他所说的“我并不是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的里头的“不正确”的回声。

有句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对李光耀完全没有作用。李光耀所说的“正确”的事,这些日子来,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早就泛滥得迹近“廉价”了,而那些“我并不是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 不是“正确”的事,却从来未曾在官方媒体上检讨、显示。因此,也只好成为一笔烂帐,紧紧地追随者他的幽灵来寻求讨回公道 — 若是有“幽灵”的话。

但是,有句话说,“时间是创伤最好的良药”,天下没有不解的仇怨。因此,李光耀卖出去的狗肉随着时间的流逝,人去物非,种种不是就如前浪都被冲击到沙滩上。然而,独独只有“集选区”这种不公平不公道的选举制度,却持续的做虚弄假,一到大选时刻就出来造孽民主,嚼噬民主的脊梁。

看过《济公传》的人都知道“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这句话。不错,就算是挂羊头卖狗肉,狗肉也可以煮出一锅好汤。问题是,“集选区”制度就像是一颗老鼠屎,可以这么说,就算是佛跳墙,一颗老鼠屎也就前功尽弃,遑论是狗肉呢?

因此,很显然的,所有对李光耀的赞美、歌颂,就都是装着看不见灿烂的鲜花底下的牛屎罢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PAP一道难以跨越的槛 — 正大光明的选举

  1. 阵线说道:

    之前的不算,从七月二十三日起,连续写了十篇劣文攻击李光耀:
    七月二十三日-死人牌
    七月二十五日-黔驴技穷?
    七月二十九日-从来届大选是否更透明谈起
    七月三十一日-冰冻三尺与千金之裘
    八月二十二日-没有李光耀的大选
    八月二十二日-凡夫俗子,闲话活在当下的李光耀
    八月二十三日-集选区的假公济私 — 李光耀的败笔
    八月二十五日-民主的蠹虫
    九月一日-我心向明月
    九月二日-PAP一道难以跨越的槛 — 正大光明的选举
    李光耀已经死了,连死人也不放过,鞭尸一次又一次,真是个流氓败类!现在是七月,鬼门关大开,
    小心有报应!

  2. 阵线说道:

    “只不过因为有“高尚”的目的,做错事就能够理直气壮 — 天哪,一来谁来决定“高尚”?难怪碰到什么政策出台,若是挂上个(高尚)的羊头,就能够赤裸裸的卖狗肉(不正确)。这样一拉,就和站在贞节牌坊底下卖淫有什么差别呢?“
    挂着”高尚“的政策出台,明眼人一看,就能判断,能欺骗得了全民吗?
    只有版主这种流氓败类,挂着”高尚“在嘴边,却拉皮条、搞卖淫活动,实在无耻!

  3. 阵线说道:

    “虽然明晓得自己也有不正确的时候,却从来没有“认错”的习惯。”
    这就是版主的性格写照!说南大没了,南大精神也跟着完了,在“我心向明月”劣文却说“这所短命的大学,却流芳百世,遗留下神圣可贵的“南大精神”!
    不肯向南大生道歉,就是版主“从来没有“认错”的习惯“!
    这就是版主的一副嘴脸!
    其实,版主不用道歉,反正面子是他的,比钢板还厚!恬不知耻!

  4. 阵线说道:

    一直攻击李光耀“紧紧地追随者他的幽灵来寻求讨回公道 !“
    这就是版主本身,不然写了十篇劣文干嘛?

  5. 阵线说道:

    集选区制度从1988年已经开始实施,27年过去了,如果是腐烂腐败,会存在吗?连反对党也尝到了集选区制度的甜头,需要废除吗?
    只会用屁股来想,当然样样不顺眼!

  6. 阵线说道:

    “李光耀的赞美、歌颂,就都是装着看不见灿烂的鲜花底下的牛屎罢了。“
    既然是牛屎,正好端给版主尝尝!
    攻击李光耀,却说“要一个永续的新加坡,“政改”,重新纠正新加坡的选举制度已是时候。接下来,我或许会提出一些纲要。”
    新加坡不需要你,李显龙也不需要你这个狗头军师,吃吃牛屎,吃吃大便,你的头脑才会清醒些!

  7. Pingback引用通告: PAP一道难以跨越的槛—正大光明的选举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