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鸟话终结篇 — 白马非马

从投票站走出来,精神有点儿恍惚,沉重夹带着愧疚。沉重的是无能为力,平生最反对的是集选区这种以臭步作弊的制度,却无可如何的参与其臭。就如十几年前到大陆旅游时进入的某些厕所的那种感觉。愧疚的是心里头本来还盘算着投废票,踌躇再三,却终于把这个“X”画在一组完全陌生的头像旁边。

成绩一一的揭晓了,铁达尼号毕竟还没有撞上冰山,人们选择留在船上,这些都是很合理的结局。PAP的胜利,有如释重负的兴高采烈,连带着送上虚伪的谦卑。而反对党却犹如恶梦初醒,震惊而茫然失措。

千里之行》引述苏格兰诗人的话:“不愿意讲理的是顽固者,不懂得讲理的是傻瓜,不敢讲理的是奴隶”前两句说得未必准确,毕竟能够顽固得不讲理,就必定有支持他可以顽固的本事。而且,不懂得讲理的也未必就是傻瓜,有句话说“秀才遇到兵”,李光耀就有深刻的感受,因此把“兵”的功夫练到十三层。

嘿嘿,只有这一句:“不敢讲理的是奴隶” 真是神来之笔,把新加坡人的奴性,刻画得入木三分。不过,这也毫不奇怪,奴隶若是在船上,就绝没有把船弄沉的道理 — 这点,所有的新加坡人倒是可以自慰。

因此,新山人廖珮雯的《从政治传播看新加坡大选》,评论起来,倒也情真意切。尤其是最后一段文字更见传神:

在洗脑奴化、把恐惧建立在美好家园的图像化宣传下,新国执政党大胜。这是政治传播的厉害之处,操弄人心胜于一切。

这其实也没什么难解,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执政半个世纪刻意培植起来的奴性,PAP岂有不懂得利用的道理?这点,就和日本皇民化台湾50年的结果一样,始终有台湾人把成为日本人奴隶的宗旨作为终身大业。

其实,或多或少,《移民選票》也证实了这点。人往高爬,水向低流,就如糖引来了蚂蚁,粪诱来了苍蝇。新加坡若不是这些移民的美好家园,肯定就有悖常理。

总之,无奸不商,PAP就是会打算盘。陈抗的《新加坡的经验其实不复杂,但要学过来却不容易》就引用了退休高级公务员严崇涛这样的一个比方:

“开始的时候你给猴子喂花生,他们就会跟随你的节奏跳舞。现在,因为你给他们喂了太多的花生,猴子已经变成大猩猩了,你就不得不跟随他们的节奏跳舞。这就是你面临的最大的难题。”

新加坡人都是猴子,再也没有比这个比方更贴切了。只不过,新加坡人别想得美,要想成为大猩猩,也没有大猩猩的基因。这次的大选,就赤裸裸的让我们现形 — 不过是耍猴人“朝三慕四”惯技之下的猴子。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新加坡人既然做出了选择,那么这时刻自当欢欢喜喜,在三条香蕉、四条香蕉之间随着锣鼓声起舞。只是,我总觉得为PAP可惜。不是吗?7成人民支持的伟大胜利,却让集选区制度这颗老鼠屎搅得一文不值。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