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滴在心头

王瑞杰拍拍屁股离开教育部,走马上任财政部长,眼看着仕途更加灿烂。但是,丹绒加东小学生攀爬神山挑战钢索栈道是否签下了生死状?12岁的小孩是否适于签署生死状?却成为一道道的迷团。而且,随着日子的逝去,真相也将会永久的被埋藏。离奇的是,听说有家长计划攀爬神山来完成罹难孩子的心愿 — 是单纯的爬山呢还是挑战钢索栈道,故事还真有点悲壮。

王瑞杰一走,教育部就迎来了双部长的时代。这破天荒的创举,还真让人猜疑是精英的素质愈来愈低落。可不是吗?本来支付一份人工变成了必须支付两份人工,这在执意提倡生产力的政府来说,简直就是讽刺。况且,教育部变成了双头马车之后,责任就更含糊了。但是,这又怎么呢?政府从来只知道 FIX 反对党人,自己从来就没有问责的习惯。上行下效,影响所及,就连学校都找不到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丹绒加东小学生爬山出事以后,人们可以理解这是地震的祸害。然而,这并不表示学校和教育部就没有犯错。毕竟,若是挑战攀爬钢索栈道的登山者必须签署生死状的话,那么,学生和教育部就必须还家长一个公道!

前天,看到了《家长老师如何帮遭霸凌学生》这样一篇文章。老实说,一霎那还真的愣在哪儿,三字经也随着而出 — 不是想方设法如何制止学校霸凌事件的发生而是被动的去帮助遭霸凌的学生,教育界就是因为充塞了这些只懂得头痛治头脚痛治脚的蒙古大夫,才会这般的误人子弟。

而且,最让人感觉不可思议的,竟然是发生霸凌的地方是在课室里,发生霸凌的时间课室里竟然还有老师 — 虽然说只是代课老师。老实说,霸凌的学生虽然无法无天。他必须为他的过错付出代价。然而,代课老师的无作为,才是更大的罪行。这个代课老师。简直是教育界的垃圾。试想,若不是有其它学生拍下视频上网,这些遭霸凌的学生挨苦难的日子还有多长呢?

垃圾啊垃圾,从代课老师到老师校长,在处理这桩学生遭霸凌的事件,从头到尾都是一团浆糊。这件事若是就这么算了,不向代课老师问责、不向老师问责、不向校长问责,而仅是假惺惺的慰问遭霸凌的学生,假惺惺的辅导有霸力倾向的学生。那么,学校的霸凌事件将永无宁日,我们国家未来的主人翁危矣!

吴俊刚说:“要恢复学校的纪律,首先得恢复学校的权威,老师的尊严,同时当然得着重纪律的执行和灌输。”吴俊刚或许是老糊涂了。他这么乱说一通,学校没有权威,岂不和妓院没什么分别?老师没有尊严,岂非都是妓女?

只是,学校没有权威和老师失去尊严,这倒和我说的垃圾不谋而合。其实,吴俊刚说的着重纪律的灌输和执行都是对的 — 只是,如果没有向老师校长问责的制度或风气,这行吗?

不晓得新出阁的双头马车,黄志明和王乙康这两位代部长会怎么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