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月饼惹的祸?

从黄惠康言论惹祸事件,让我们大马华族意识到,也产生警惕,尽管中国国力强盛,但关于大马的华族权益、种族和谐、弃绝暴力的诉求,应该由自己来解决,自己与开明的友族协商,寻找到解救之道。

在《新国志》网上时常读到 陈俊安的文章,也因此循迹摸到了《南洋网》,每天浏览这个网站的言论版就成为习惯。对陈俊安的时事的评论更是不会错过。然而,其中有赞有弹自不待说,只是连陈俊安也说出了以上这段话,个人·不由得感觉惊讶,涌起了点儿为黄惠康博士叫屈的思绪。

佳节即临,中国驻马来西亚国大使黄惠康博士造访茨厂街,并赠送月饼给民众,借口是应节的亲善访问,不愠不火、点到为止,恰到好处的扮演了一场好戏。这几天来,茨厂街发生的一些事儿,和即将发生的事儿,黄惠康博士可不是木头人。那么,在这么的氛围之下,说了一些双关的话,在一个言者无意,听者有心的年代,就像把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丢进水池,哪有不激起层层涟漪的道理。

马来西亚华人,应该不是无心无肺的稻草人,做那等狗咬吕洞宾的糗事。这倒让我想起了鲁迅的文章。当然,黄惠康博士绝对不像是傻子。然而,看来马来西亚华人,却也不缺乏奴才这样的人。这里,陈俊安想说些什么呢?

外来的力量或言论,无论如何的客观与公正,都会成为种族极端者的口实,乱栽我们华人不效忠、挟外人以自保的莫须有罪名。

他的这番话,难道是暗示像黄博士这般人“闭嘴”吗?中国的近代史,积弱了两百多年。东亚病夫这块烂招牌,随着中国的崛起,终将一洗耻辱。回想起往日血腥排华时期政府的无作为,今天黄惠康大使亲访茨厂街的心意,让海外华人真实的感受到点儿温馨。

中秋节是中国人和海外华人普天同庆的大日子,黄惠康就在9‧26前夕 — 25日造访茨厂街,偏偏的就发表了“中国政府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反对任何形式的,针对特定种族或族裔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反对破坏社会公共秩序和社会稳定的严重暴力事件。”这么一番的说话,是华人也好,是马来人也好,肯定心知肚明黄惠康博士背后那番没有说出来的意思。尤其是那些红衫人,更如芒刺在背,这时刻若不借势咆哮几句,以后怎么下台?

好笑的是,在惧懦的氛围下,面对种族霸凌,如果像陈俊安这般的马来西亚人,也以为“反对任何形式的,针对特定种族或族裔的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这样的说话是属于干涉内政的话…

反恐怖主义、反种族主义和极端主义———他们会质疑:“请你先解决自己的国内新疆、西藏的课题,再来指指点点别人吧。”

维护中国国家利益与中国公民利益———他们会质疑:“茨厂街只关乎大马华人小贩的事,关你中国人哪门子利益了?”

这种奴颜卑怯的心态,才叫人寒心。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