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是风、雨是雨,太阳照旧东边起

“阿嬷得狗,焉知非祸”,塞翁得马,唯一的儿子却因此跌断了一条腿。阿嬷爱狗,竟然飞来横祸,无辜的被电梯门扯断了一个手掌…嗟乎,叹天下苍生,让造化如此作弄人。

丹绒加东小学组团爬山,不幸遇上神山地震,7个本来应该是如日初生,生命充满灿烂期待的幼苗,就此魂短深山竣岭。本来嘛,所谓祸福无门,谁人碰上这等天灾,除了自叹运气不济,断没有怨天尤人的道理。然而,若是天灾也带有人祸的因素,譬如豆腐渣建筑不合规格,轻微地震也是摧枯拉朽的倒塌了,那么,这岂是一个地震就能够把众人的嘴巴塞住那般简单?

神山地震的那一霎那,让许多已经登顶的登山客,见识了地动山摇的威力,所幸,大部分人士都能够躲过厄运,竟然都侥幸的逃过一劫。然而,神山的另一侧,就是那些挑战”纲索栈道”的勇士,却没有如此幸运。大部分的罹难者绑紧在身子上的安全索,在地震来临时,都变成了夺命的绳索 — 因为被安全锁固定的身子无处躲闪,就此被从山巔上、山崖、山腰滚滚坠落下来的大石头砸个粉身碎骨。

其实,登山者就算是死在”纲索栈道”,也是怨不得人。何况彼等都挑战栈道前签署了自担事故责任的”生死状”。但是,问题就来了,既然是挑战”钢索栈道”者必须事先签署”生死状”。那么,对于丹绒加东的小学生,那一群年龄只有12岁的小朋友来说,学校让彼等签署“生死状”是否是适当的措施呢?

小朋友死亡之后,很快的被舆论奉为英雄。想不到这剂英雄鸦片,竟然就此麻痹了所有新加坡人的耳目,陶醉在英雄的鸡汤里,对”生死状”所应有的质疑搞集体失忆。从此,也让组织登山者舒服的藏在龟壳里,缷掉了应该负起的职责。

其实,”缷责”本来就是新加坡政府的常态。说来让人感感慨,像吕德耀这般勇于扛起责任,做不好就下台一鞠躬的人,简直成为新加坡的稀世奇珍。但是,吕德耀的去职,却一点儿也不使人觉得难过可惜。这个更像SMRT CEO  的交通部长,放着满桌子的令箭不使用,不会“管”只会“理”,一味儿帮私营企业打体己算盘,结果赔了前程。可怜啊可怜,搞交通却不知自己是部长,算是咎由自取。

闲话少说,新加坡政府最会推卸责任,其实也在中央医院病人发生集体感染  C 型肝炎事件中显现出来。在带领各大媒体参观医院的洗肾中心时,医院医务理事会主席冯国荣教授“语重心长”地说:

“我们不是完美的,也没有系统是完美无暇的,总会面对存在漏洞、出现失误的风险。我向大家介绍的感染控制措施,也是为预防这些失误。”

一上来就先贴上护身符,给自己一道免死金牌 — 说来好笑,这句话竟然让我联想起成龙说的犯上所有男人都会犯上的错误一样,不知道对他应该是给予鄙弃还是同情。不先要说住院本来就是治病反而变成病患加重病情的严重矛盾,就说那些移植肾器官的病人,不知道等待了多少个猴年马月的,好不容易等到了移植器官的机会。当手术成功的那一刻的惊喜,想不到得到的却是器官竟然是和 C 型肝炎是一个配套,这不是晴天霹雳吗?

C 型肝炎不像“沙斯”一般在空气中传染,表面上不似“沙斯”那般可怕。然而,因为 C 型肝炎导致患上肝癌而死亡的人数,肯定多过死于“沙斯”的病人。况且,在目前还没有疫苗可以防范C型肝炎的情况之下,因留医而在医院染上C型肝炎,对病人和他们的家属来说,都是残酷和难以接受的事实。

卫生部长颜金勇在发表声明时说:“中央医院公布了医院4月至8月之间,事件的发展与医院采取的一系列行动。独立检讨委员会将重点调查这方面,了解这个过程中是否有任何疏漏,包括中央医院是否有即时做出反应、重要信息是如何向(卫生部)传达、以及还有什么方面需加强,例如安全程序与信息传递。

“如果当中有任何漏洞,我们会弥补;如果有任何薄弱的环节,我们会纠正;如果有不足之处,我们会提升。”

在病人因住院而染上C型肝炎之后,疏漏是肯定的。而亡羊补牢,也还是不得而为之的当然举措。只是,对于那些已经感染C型肝炎的病人来说,已经完全失去意义。而且,检测然后再排除病人死因不是因为染上C型肝炎的作秀更是虚伪的造作。试想,只听过有死于肝癌的,却没听过死于C型肝炎的例子。这些刚因住院染病的死者,不过才几个月功夫,相信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日里就从C型肝炎急剧演变成为肝癌而致命 — 不是吗?

因此,作为卫生部长,几个月前如此严重的医疗事故,竟然延后了将近半年,在受感染病人有死亡例子,检测病人不是死于C型肝炎之后才敢公布,这个卫生部长就已经很失职。因此,亡羊补牢还是不够的,颜金勇此时更应该双管齐下。未雨绸缪,也不仅是C型肝炎,总之要为未来所有住院病人的安全医疗做出有力的保证。并且,在补漏,并且针对失误的医疗人员做出惩罚的同时,对于所有因住院患病的病人更应该给予适当的赔偿才是。

话题再回到《断掌事故》。看着上图尚达曼的一脸笑容,85岁老人邱美华的神情显得严肃庄重。想不到这紧紧捧住“建国一代卡”的两只手,在几个月之后就落单,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老天爷也太残酷了。

然而,这个“建国一代卡”有什么不凡的意义呢?我母亲如今也84出头了,也是当然的《建国一代》,虽然“建国一代卡”不是尚达曼亲手颁发,倒是实实在在的捏在手里。可是,当母亲几个月前验出不幸患上肺癌,这张被吹捧得比天还高的“神卡”,却是一张“废卡”,完全没有作用。

母亲的病,大大小小的药物不说,其中主治肺癌的药丸,每天一颗,而这一颗就要100块钱。然而,因为母亲从来就没有公积金,也就没有什么3M2M。因此,就算是“建国一代”也得不到任何津贴,所有的医疗费用也必须付全费。

《建国一代》不用愁,其实,政府倒是真的没有骗人。若是富有的《建国一代》,那是不用说了,就算生病了大概还瞧不起政府医院。而且,这次住院病人反而染上C型肝炎就应该是富人对政府医院望而止步的例子。而对于穷到吃饭也是问题的赤贫人家来说,基本上也是不用担心。不是吗?鸡皮瘦骨的,既挤不出一滴血,也割不出一片肉,政府就算穷凶极恶,大约也是吃不了。

几年前,曾听过本地艺人卖掉组屋治病的故事。天可怜见,我自然但愿母亲能够长命百岁。老天保佑,那时候就算是必须卖掉组屋还钱也是心甘情愿。然而,这时候,我终于也知道了,除了有钱的、没钱的,基本上所有的《建国一代》都不用愁的道理 — 因为,必须为他们庞大的医药费担忧的,不会是政府,终究还是他们自己的子孙。

不过,看起来邱美华的确是不必为医药费操心。这几年来,这电梯意外事故。不多不少也发生了好几宗。然而,像邱美华这般被注重的,并且由副总理尚达曼点名的,这倒是第一桩。尚达曼对裕廊市镇会发表市内的1800台电梯的运作状况都良好的声明完全不卖账,指出相关部门必须负责任,也会查清事情真相的声明算是出人意料之外。

尚达曼说:“没有什么可隐瞒的,即便在(事故电梯)定期进行维修的情况下,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他过后补充,有关机构将等待经授权的电梯检查员发表独立报告,并在报告内容的基础上确保类似事件不再上演。

随笔南洋有位博客“草民”君写了一篇博文,曰:《老奶奶电梯断掌事件》,草民 惊讶于为了确保电梯的安全性,裕廊市理会事发后立即要求电梯维修承包公司漏夜检查组屋电梯,并且在7个小时内完成镇内所有的1800座电梯的安全检查,得到所有电梯皆安全达标、不可思议的效率。

然而,诙谐的是,这边厢刚刚宣布所有的电梯是安全的,尚达曼出声之后,断掌事故附近组屋的2座电梯据说也就因为常出故障而相继关闭了。出尔反尔,裕廊市镇会当然不实在搞什么把戏 –这就是政府一向来推卸责任的惯技,先立下防火墙的乌龟壳罢了,岂有他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风是风、雨是雨,太阳照旧东边起

  1. Lee说道:

    7个小时可以检查完1800座电梯,放屁不用本钱的这个大话世界纪录,只有PAP可以说到做到,除此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因为断掌的是别人的手掌,不是尊贵的他们手掌,在神山死的是别人孩子,不是尊贵的他们的孩子。…..自家的电梯故障,早上九点打电救助,直䓁到下午二点仍未见技术人员到来修理电梯。如果AB两座电梯同时故障,那真是苦不堪言,还要去巿镇会当面投诉….结果还是姗姗来迟,祈求老天爺要多保佑,保佑众生出入上下平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