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惠之人鲜信?

妈妈病了住院留医,做儿子的,自然心急如焚。尤其是晚上十点过后,医院职员到来劝请离开病房的那一刻,更是心如刀割。脸子上笑嘻嘻的安慰妈妈安心歇息,心底却是愁肠百转,暗暗的对妈妈说对不起,是儿子不孝呐,留下您一个老人家孤零零的面对病情的煎熬,长夜的孤寂。

妈妈虽然是文盲,却喜欢追看台湾和本地的华语连续剧。虽然听不甚懂,但凭着语气动作倒也理解的七七八八。然而,B2级病房却没有提供电视机。在病房闷了两天之后,妈妈说没有电视好看,整个人憨呆呆的都不晓得做什么才好。我就问护士,可否将家里的小电视机带来给妈妈消遣。其实,自己早知道这也是白问。若是可以行得通的话,或许有人就将宠物狗带来病房一同留医了。

然而,护士说B1病房就有电视。然后,我才知道了新加坡政府医院一个最横蛮诙谐的规矩,那就是病人住院之后如果想要将病房升级,那么较早前虽然住的是低级病房,也会以升级之后的价格计算。老天,我吃完了一份纽西兰牛排,觉得不够好。就再买了一份和牛牛排大快朵颐。谁知道结账时,侍者送来账单,却是两份和牛的价。

B2级病房升级到B1级病房,住在B2级病房的那几天,也就以B1级的价格计算,不管背后的理由多么堂皇,都会是实实在在的野蛮。试想,譬如住旅馆的,住了几天标准房,有天心血来潮,就升级进入贵宾房。结账时,才发现标准房都以贵宾房的价格计算 — 老天,那岂不是森林黑店?

妈妈80几岁人了,自然是标准的《建国一代》。妈妈病了,我们这才知道什么天下第一卡不过是鬼话,骗鬼的话。著名博客李国樑在《现在有了好消息》中谐星李国煌有这么一句话,说:“老人家从此有病不用愁” — 说真的,我真想刮他一巴掌。

老人家“”病不用愁倒是真的,至于“”病愁不愁,那就只有病人和家属自己说得准了。妈妈的病情严重,药费昂贵。大约是数额归零了吧?医院说保健储蓄户口取消了,不过家庭收入不超过1800元的病人,所有家属必须呈上银行存款清单,然后试试申请政府的医药费补助津贴。

口惠而实不至,这就是新加坡政府的常态。那天,就因为“逾两成”公积金会员保健储蓄户头已达存款顶限骨鲠在喉,倒说了些许鸟话。前天看到报道《少于10名严重疾病患者
上诉要求免付终身健保额外保费》,就想起了《纳入终身健保计划后首10年 仅2.5万重病患者需付额外保费》的旧闻。不说“仅有2.5万”的这个“”字说得够冷酷,2万5千个患上重病的人,竟然只有不到10位上诉要求免付终身健保额外保费?是重病者多非富则贵吗?

老实说,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上诉”这两个字!我甚至想,这是否是说等同溺水者都得自己爬上岸来拿救生圈呢?有位据说是社工的黄明德说:《我老了,我就有特权》。这个靠着社会不幸人士的不幸遭遇吃饭的人,对于老人的这番本末倒置、倒因为果的冷嘲让人作呕。

譬如说,优待老人乘车是政府和交通业者的良心表现,老人才会有乘车优待的特权。“我老了,这才有了特权”,尊老这本来就是一件通情达理的事,在他的小人心中,竟然都变了质。

这才知道,“口惠之人鲜信” — 信矣哉!千真万确的真实。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