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能还是无人?提早更换和提早损耗的差异

郭木财出身三军总长,他的一言一行,就担负着几十万新加坡子弟兵的性命。因此,对于管理一个车队和管理几个师的军队来说,不言而喻,防卫国家的责任是如何的严重、如何的巨大。严重到经不起一丝儿的疏忽,巨大到担不起一丁点儿的马虎。那么,很难想象,这个在几十万军人跟前指挥若定,为国家安全事业运筹帷幄的将军,在成为一个车队的总长之后,表现得竟然是如此窝囊 — 苏碧华倒是罢了,不过是买卖糖果的老板娘,不懂事是情有可原的。然而,作为三军总长,竟然不晓得一个海陆空三军都各自有自己的维修中心,负责着小枪大炮、坦克飞机、汽艇战舰都能够时刻保持着优良的性能,在任何需要使用的时候都能够胜任的重责。

因此,3年了,3年了才记得必须有个中央维修运作中心小组全天候24小时实时监督及协调,以便列车在发生故障时可以在第一时间就能够及时诊断出问题的侦结并立即快速处理 —  这样的三军总长,不由让人庆幸他在位的时候新加坡没有发生战争。不然的话,我们这一群可怜的子弟兵,或则就要被他带进荷兰。

闲话少说,话说根据新明日报报道:《东西线9地铁站  星期日至四提早半小时结束服务》。地铁提早半个小时结束服务会给多少个夜归人造成困扰,不是这里要讨论的重点。问题是,有几个新加坡人,尤其是身属知识分子的记者,竟然没有发觉到,这个为了更换地铁枕木的工程而影响列车服务时间的举措的内幕,其实是一大团的猫腻。

原本预计在2019年完工的枕木更换工程预计将能提前在2016年完工

很早的时候,就听过《屡败屡战》的故事。原来有个书生叫李次青,被曾国藩命令带兵打仗,打一次败一次。曾国藩大怒,就拟了奏章弹劾他,在他的奏折上便有“屡战屡败”这样的字眼。后来曾国藩的幕僚中有人为李书生求情,将“屡战屡败”改成“屡败屡战”,这一来意思完全倒转,从羸弱衰亏变成了百折不饶,从而保全了性命。

但是,一个企业家若是投资一件机器,计划中使用若干年。然而却因为保养维修的问题从而使机器过度损耗,提早结束使用期。这么一来,这个投资计划就可能是失败的。新加坡人,尤其是报道新闻的记者,竟然也不会想一想,本来可以使用到2019年的枕木,在2016年就寿终正寝了 — 那么,这是盈利呢还是亏损呢?

当然,在枕木的品质已经开始在影响列车行驶的安全时,更换枕木的行动便显得是如此逼切,两害相权取其轻,就算是影响大众的行程也是在所不惜。这点,我毫无异议。但是,在听过“枕木”的才质和品质出问题的质疑之后,我心中的这一个疑团就难以泯灭 — 都是民脂民膏啊哩,在几辆公园脚车我们都得嚷嚷的时候,这枕木品质不对得提前更换的损耗,难道没有人必须打打屁股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