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韩山元

好久没提韩山元了,既然看穿了他这个文史工作者的文章其实也没什么斤两,都是从文史堆里复制出来的八股文,和柯木林、李国梁等人的文笔比较起来,缺乏的就是活泼的生气,其价值也就不值一哂了。

但是,今天偶然在他的窠臼《随笔南洋网》里看到他的《谦虚随和有时是表演》,不期然呵呵大笑。哎嗨,这个倔强的老头子,还是本性难移。不是吗?谦虚和随和若都是表演的需要时,那么,一言以蔽之,那就是赤裸裸的“虚伪”。可怜啊可怜,这个虚伪的老人竟然对虚伪如此敏感…哈哈,想起在随笔的时候就因为说他一句虚伪而被版主禁止发言的往事,我不禁就偷着乐。

本来嘛,韩山元何足道哉?这个被李光耀政权以内安法囚禁过的人,在出狱之后,就绝口不提这道疮疤。他是怎么被抓?他是怎么被放?我在这里说没关系。若是在随笔南洋网,那肯定就是被禁止发言的结局。

当然,每个人都可以有隐私,韩山元也不例外。但是,新马分家以后所发生的种种政府践踏人权的措施,以及无数次逼害异议人士,陷人以罪的虐行,在那个时代的大背景之下,韩山元的遭遇,其实再也不属于是个人的隐私了。

然而,我还是极端同情韩山元的,当个人在白色恐怖的阴影下感觉无所遁迹的时候,我这个匿名者,也没有资格去批评。就算他就像传言一样。说来惭愧,前几天我刚好偶然看到半部电影。内容是有个文职的军官,在不是作战任务的途中被德军抓住了。在被德军拷问几天之后,就被送到了俘虏营。结果受到其他也是俘虏的军官的轻视和不信任 — 原因是,他被拷问的日子太短了。

说真的,我完全没有嘲笑韩山元的意思。一来既不是叛国也不是背叛组织,只是简单的认错悔过罢了。但是,我还是这样的以为:一个人若是能够隐藏自己的历史,那么他就完全失去了“谈史写史”的基本条件 — 不是吗?当一个人能够以自己的喜恶裁断历史时,我以为,韩山元是完全不适合作为一个文史工作者的。

末了,在《谦虚随和有时是表演》,韩山元把外交礼仪上,主宾代表的国家的尊严都必须维护,却又理解为“不能不摆的架子”的这回事 — 呵呵,看来惯于在随笔南洋网上老气横秋,惯于摆架子的他,始终不知道“摆架子”是舍回事,才会这般张冠李戴。

不算摆架子的在摆架子,却不知道自己正是摆架子的行家。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