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佳脚兮是谁造业?

“中文翻译却大闹笑话,令人看傻眼” — 说真的,这句话才让我看傻眼!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有这样不专业的记者,就难怪有这么乌龙的笑话。问题是,这真的是“翻译”的问题吗?

看新加坡华人的名字,其实有很大的乐趣。就以一个“陈”姓来说,看到“Tan”的,你就知道是福建潮州人。看到“Chin”的,你就知道他是客家人。看到“chen”的,不外就是广东人。还有“Ting”的,是福州人。

惭愧,我认识的海南人没有姓陈的,就不知道姓“陈”的,会用英文字母把它拼成什么样子。总之,华人的姓氏,在新加坡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就如乱点嫣鸯,这还是拜英帝国殖民地的恩赐。

为什么是这样呢?这才是文化差异的震荡。原来殖民地时代,就如李光耀说的,新加坡华人很多是中国沿海地区移民而来的农民,就算是识得几个字,平日也是以方言沟通。这样一来,就和殖民地的官僚一只鸡一只鸭。在大英帝国的文化优越感之下,所有官方文件和报生纸上的拼音名字,反而喧宾夺主,成为新加坡人的官方名字。

所以才有一个姓氏有几种拼音的现象发生。而且,最离谱的,我认识一对客家兄弟,哥哥姓“Chong”然而弟弟却姓“Cheng”。当两兄弟在一起的时候,一个“Chong”一个“Cheng”,不明就里的人,肯定还得心痒难搔,好奇的询问一番。

先有“后港”然后有“Au-Kang”,而“Au-Kang”不仅是音译,还是福建、潮州方言的音译。反过来说,在书写中文的时候,对于“Au-Kang”的“后港”,“后港”就是“后港”,根本就没有需要翻译的逻辑!

那么记者怎么又会弄成是“翻译”的错误呢?很久以前,就听过北京清华大学历史系副主任王奇将蒋介石(ChiangKai-shek)翻译成“常凯申”的大笑话。作为一个堂堂教授,这王奇治学之糨糊,囫囵吞枣,真是误人子弟。清华教授不懂得谁是蒋介石那肯情是无天理。而所以将(ChiangKai-shek)翻译成“常凯申”,只是治学轻忽草率的毛病罢了。

同样的,“Au-Kang”变成了“欧阳康”,让人错愣之余不经又抚腹莞尔,感叹金庸之伟大。只是,“大井”怎么就变成“大脚”,这却有点扑朔迷离。其实,福建人的“脚”,真的很难侍候。你看:竹脚、芒加脚、五丛树脚看似很离谱。然而,你若是知道“树下”福建人就说“树脚”,一切也就明了了。

新闻中看不到“大井脚”的音译,不懂得如何就变成“Tua Jia Ka well”。其实,“Tua Jia Ka”就是潮州人说的“大只脚”。不懂潮州话的人,不知道是情有可原。但是,先有潮州人之“后港”才有音译之“Au-Kang”,先有蒋介石才有(ChiangKai-shek)。不懂得这点道理的人,就很容易本末倒置。真的,有一天玫瑰花若是变成了“螺丝花”,那也不出奇。

这是翻译的毛病吗?有些是有些不是!把蒋介石叫成“常凯申”和把“Au-Kang”叫成“欧阳康”一样,都是极端的不专业、不负责任、对历史的不尊重!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