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山 — 丹绒加东小学生的死亡之旅

 

20150607-sg-moe-quake-1

“每次上课的时候,看到他们的位子没有他们,感到很奇怪,在上课时不可以专心。”

丹绒加东小学的师生,肯定还没有从地震的阴影中走过来,颁发奖状给攀山噩逢地震的29名学生,其中包括了罹难的7名同学。这,以其说是要肯定他们的勇气和坚韧的精神,不如说是学校和师长因为内疚而难以走过的一道坎。

欲盖弥彰,人一心虚就有许多虚伪的动作。根据报道,学校设立了历史陈列室,里头就有一堵墙专为纪念这次的沙巴之旅。一些家长和学生甚至考虑,明年6月地震一周年时,再次攀登京那巴鲁山。

image

是的,向极限挑战,非有过人的勇气。从这一点来说,29位12岁的小学生,包括7名死者在攀爬神山的过程当中,放弃普通的登山道路,转向挑战途径更为艰险的“钢索栈道”,这样的精神置诸任何地方、任何时刻都是值得赞赏。然而,问题是,据说挑战“钢索栈道”的登山客,都必须签署一份声明后果自负的文件,也就是俗语说的“生死状”。

11420045_1443050742681850_1864729605_n

让12岁的小孩子去“签署”一份他们根本不能明白其中内涵的“生死状”,这是否适合呢?从地震发生过后,学校和教育部就举行了数次的活动,悼念罹难的师生、嘉奖救人的英雄。堂皇的话儿说了又说,唯独独对于学生是否有签署“生死状”一事讳莫如深。就在6月17日,神山地震后的12天,在教育部的安排下,丹绒加东小学师生和神山“钢索栈道”的三名生还的指导员会面,场面感人。

在神山地震罹难的登山客,大部分是挑战“钢索栈道”的勇士,就连指导员也难以幸免。而且,说起来也不知是否应该庆幸,因为只要地震延迟几个小时才发生,余下的学生继续出发登山。那么,另外22名亲手领奖的学生,其中有许多可能就回不了家。

丹绒加东小学的32名师生是在本月5日清晨4时30分起,准备挑战神山钢索栈道(Via Ferrata)时碰到5.9级地震,造成两名教师、七名学生和一名本地向导罹难。当时一同攀山的还有来自Mountain Torq旗下的五名指导员,也是唯一经授权在京那峇鲁山经营攀爬活动的公司,其中两名指导员也在地震中罹难。

虽说“阎王注定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但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神山地震过后,神山公园局立即检讨并且建议立法规定15岁以上的少年才能够挑战“钢索栈道”。而且,报载公园局在修复神山道路之后,更进一步,据说将规定只有15岁以上人士才可以取得登山资格。

c20f7-01

回头来看看我们的师生家长,除了一片英雄勇气的虚无口号、一股鲁莽的莽撞之心以外,不敢去碰撞“生死状”的猫腻也就罢了,竟然也不能够检讨,攀山已经不容易了,让一个仅有12岁的小孩子去挑战更消耗体力、更为危险的活动是否适合?

 

一些家长和学生甚至考虑,明年6月地震一周年时,再次攀登京那巴鲁山。

看来,一发生意外就难有生还几率的“钢索栈道”应该成为历史。这些家长,大概已经不能和不幸罹难的学生比较“勇气”。此外,就算是学生,竟然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有关系的资讯如此无知 — 明年,你15岁了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