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痹的新闻界?

 妹妹罗文元(左)果敢的决定,改变了姐姐罗文君(右)的一生,丰富了自己的生命。(曾坤顺摄)

看得出早报在报道《调查:报业控股旗下网站 是广告与营销商宣传首选》这则新闻时沾沾自得的意思。然而,吊诡的是, 当2014年发布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显示,新加坡竟然排名第150位,几十年来终于无能摆脱属于“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的行列时,所有属于新加坡报业控股的媒体始终保持一贯性的万马齐喑 — 像这种极端反常的现象,新加坡人早已经司空见惯。

因此,也就难怪像中央医院发生的肾脏病人集体受感染事件都受到了报业控股属下的所有媒体一致性的“”处理。因此,甚至在许多换肾病人因此染上C型肝炎而去世之后,新加坡人也只晓得多人感染,8人去世这些数字。而这些病人是阿猪阿狗阿猫,及阿猪阿狗阿猫的亲人在面对医院失误所引起的窘境,都是一团浆糊。

你知道吗?感谢现代科学医学的晶明,换肾病人的存活率已经达到了9成以上。而活体捐肾的成功率就更高了。2014年早报就报道了一个成功的例子。

冒着肾功能可能衰竭的罗文君顺利生下孩子后,肾病如预期恶化为必须接受肾脏移植才能延续生命。在等肾的人生困境里,妹妹成为她的天使——罗文元毅然捐出一个肾脏给姐姐,给了姐姐第二次获得生命的机会。姐妹俩都迅速康复…

罗文君患有肾病,在生下孩子后病情急转直下转为肾衰竭,必须尽快接受肾脏移植手术。不然的话,便只能依靠洗肾的痛苦过程来延续生命,而且病情也有进一步恶化的风险。姐妹情深,当时罗文君换肾的机会排在400位之后,在正常情况下至少也得等待九年。在这种情况之下,罗文元做了一个对她来说不是苦难、然而对大多数人是绝对苦难的决定 — 捐出了自己的一个肾脏,她就像上帝一样,能够赐予姐姐一个全新的生命。

看到姐妹们捋住脚车彼此这般欣然欢畅的笑容,在钦佩、为她们欣喜的时候,我却不由得一阵黯然,为在因中央医院失误而不幸、无辜被感染到C型肝炎的20多位病人感觉悲伤。尤其是那8位躯体已经冰冷,甚至早已化灰的罹难者。

他们多少个是等待了多久才遇到这么一个能够“重生”的机遇?有像罗氏姐妹这样的活体捐肾的病人在里头吗?甚至…是否有“捐肾”的病人也无辜的受到感染呢?

我当然也没有答案,也晓得在新加坡报业控股辖下的媒体,连想也不敢想去找答案。我更加知道,这什么鸟咋子的独立检讨委员会,最终都会为失误找到推脱的理由,然后皆大欢喜,“不排除立法加强感染管控措施”,然后新加坡的医疗事业又前进了一大步。真是谢天谢地。

但是,听说C型肝炎是无药可治的,不是得终生服药压抑病情就是发展成为肝癌。对这些在治病的场所却被染病的无辜病人来说,已经不是情何以堪这回事,尤其是平均等待了9年才能够如愿以偿得到换肾机会的病人。然而,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生门竟然变成了死门,这是何等的残酷、何等的凄凉啊!

报道说:“伊丽莎白诺维娜专科中心肠胃及肝胆专科顾问医生韦俊韬受访时则对于调查结果表示惊讶,认为中央医院此次在传染病控制方面出现的疏漏严重性不容忽视。”

他指出,在感染控制方面,所有医院其实都有一套必须遵守而且严格的程序,一些病房不但每个月都要接受例行审查,专业的审查人员时而也会在不提前知会医院的情况下,审查病房程序。

很显然的,在韦俊韬医生的意识,这是“人祸”的印象已经跃然纸上。或许,如果发生在私人医院,这就是一宗刑事案件。然而,在独立检讨委员会召开的记者会上,这次的集体感染C型肝炎事件,结论却是凸显了系统中的一些疏漏。

那么,换肾病人是如何在病房里感染C型肝炎的呢?“系统”都把过程招揽了下来,变成了一宗无头公案 — 就像没有人去追究丹绒加东小学生为何爬山爬到去挑战必须签署“生死状”的钢索栈道一样,“系统”就像“地震”…不然,还要怪谁呢?

呜呼,如果单纯的爬山或许就有生存的机会却死在“地震”时的“钢索栈道”的小学生都成为了“英雄”之后;那么这些因为治病而染病的“换肾病人”在成为“改良系统”的推动力之后,是否就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菩萨呢?

哀哉…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麻痹的新闻界?

  1. Lee说道:

    老人家曾经告诉我,肺痨病(肺结核)在五,六十年代是很广泛的传染疾病,人人闻之色变,也许是当时的生活环境条件差,医药不发达,社会大众也没有正确的卫生常识,几乎一中标就是一门绝症。然而50多年过去了,各种各样的卫生条件已很先进,生活的环境也大大提升,这种病也鲜少人提起。为何这几年(肺结核)忽然又出现在社区里,首先是将军中标,接着有些身边的朋友也中标,连医院护士为何也中标?
    接着就是病人在医院感染C型肝炎,C型肝炎至今仍没有疫苗预防医治。这里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过去我们到国外都需要填检疫表格,或者宠物入关也必须隔离检疫,今天各个关口来者千千去者万万,各种各样的帶病毒菌者是不是原兇?在这几年里社区大量增加了一,二百万人,是否是原因之一?

    • Lee说道:

      在图书馆里,可以看看来自各地的华文报纸,这里的独市华文报纸,与外国的华文报纸报道内容相比之下暗然失色,这里的报道内容赤贫词穹,简直被比下脚底去了!就以香港的信报金融版幅达八-九篇,详细报道各上巿公司的最新消息,让读者一目了然,反观我们的财经版少的好可怜,不但没有与时俱进,反而倒退又固步自封。一群执笔记者只顾PP的托托灌水,难怪华文读者不知如何感恩他们的良知?!

    • 白马非马说道:

      据说邓小平曾这么说过:“打开窗户,新鲜空气进来了,苍蝇蚊子也进来了”。

      反过来说,如果封闭门户,苍蝇蚊子飞不进来,新鲜空气也没有了。因此,社区里大量增加流动人口,肯定对传染病的蔓延提供了方便。不过,我们却不能因噎废食,以为堵截流动人口就可以解决问题。

      因此,在社区防疫显然有一定的困难。但是,我们现在针对的却是医院,尤其是专科病房,那是一个不可原谅的失误。简言之,就是“人祸”,有人没有按着规章办事,有人监督马虎 — 别忘了,恐怖分子跛马借尿而遁,其实都是例子。

      只可怜了那群以为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换肾病人,没有因为染上C型肝炎而死的,接下来的苦难,面对的那是何等严重的精神煎熬啊!而对于8个已经逝去生命的病人,如果知道了他们是死得这么冤枉,真是死不瞑目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