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水土一方人


借用韦春花的:《早报的“假仙”和“抵憨”》

近来意兴阑珊,有道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唱一方曲,去年尾季的这场大选,新加坡人明明白白的表示出了对于香蕉的情结。简单的说:“橘逾淮为枳”,生长在淮河以南的橘树若是生长在淮河以北就会变成枳树,这或“橘”或“枳”的道理,基本就是它们扎根的土壤,也就是新加坡人的习性。那么,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便也无可怨无可悔,最多是自作孽不可活罢了,自然也没什么怨气好泄。

因此,倒是让个人落得下些许清静,着实多看了几部电视剧。若不是看到“言如曾语”在《李叶明懂得真多》的19条留言,加上李叶明的这一篇《学生越来越少?》,也不会拿起键盘。而其实,心里已经少了好多躁动。

李叶明这人,食碗面翻碗底,还自以为是,简直是个怪胎。你想,此怪抛弃祖国,大老远的跑来入籍新加坡,吃了便宜还卖乖,一味唱衰新加坡的酸葡萄。你想,新加坡生育率既然愈来愈少了,那么儿童岂有愈来愈多的道理。这当然就影响了学校的收生率。

本来嘛,新加坡学校若是做生意的,那么不用李叶明一番废话。做生意的当然也晓得顾客为尊,岂会拒绝门庭若市。像李叶明这样的人,吃着了新加坡人赐予的一碗面,譬如他的女儿就学,政府就花销花销了津贴多少花花绿绿的钞票 — 而这钞票呐,虽然来自国库,却明明白白的也就是民脂民膏。

国家培养了一个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需要花多少钱,我虽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却也知道这必然是笔巨大的数额。不信的话,看看国际学校的收生费就知道了。

天下熙熙,皆為利而來;天下攘攘,皆為利而往。李叶明若不是已经入籍新加坡,做了新加坡人。那么他的这番想法就没有错。但是,作为新加坡人,他竟然没有想到,若是政府学校无限制的收录外国学生。那么每多一个份额,新加坡公民便增加一份教育费的负担!

其实,会有李叶明这样的怪胎出现,原因就在于新加坡政府实在是‘媚外’。你想,连一个校名都选得如此古里古怪。我们又不是希腊,有几个人晓得Eunoia是什么东东?其实,政府若是晓得变通,新加坡政府学校来者不拒,凡是外国籍学生就根据国际学校的收费收费,那么就不会有李叶明这句话“推他们去国际学校”说得这么难听。

每年入学的新学生愈来愈少了,这在许多发达国家绝对不会是新议题。怎样增加新加坡人口和让新加坡人做“凯子”是两个绝对不同的课题。这点,李叶明不会不懂。那么,吃碗面,他怎么尽是反碗底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一方水土一方人

  1. 言如曾语说道:

    新加坡公民之间的不同种族(华族,印度族,马来族,欧亚族)是不能互相攻击的,因为这是新加坡宪法里规定,维护公民之间的和谐,公民是平等的。宪法里没有提到不同国籍,信约里说的也是种族不是国籍,李叶明却把信约扯进来教训新加坡人。他把国籍和公民之间的种族问题等同看待,意思就是中国人在新加坡是有和公民一样的权利待遇的。这样就是他的公平,李叶明的公平。

    可就奇怪了,按照他的逻辑,可为何在他的《随笔南洋》又可以口口声声理直气壮的攻击香港人/香港,台湾人/台湾,日本人/日本,新加坡人/新加坡……还有新加坡的狗爸爸?有人贴了几张六四的图片立即被删,“六四” 这个字眼被禁。这就是公平,李叶明的公平。

    是的,我可以理解《随笔南洋》是李叶明的网站,他有权利维护他认为的利益。可为何到了新加坡这个国土上,新加坡政府就没有这个权利,新加坡没有这个主权,新加坡不应该有主权。

    说到这里,在李叶明的眼里中国人最大。李叶明才是法官。

  2. 言如曾语说道:

    报道说外籍女佣在新加坡的满意度97%,这对富裕的中国人来说,确实大吃一惊,因此在《随笔南洋》的中国人啧啧称奇的质疑外国人对新加坡的满意度怎么可能会这么高,在李叶明的解说下:“…因为外籍女佣都来自贫穷国家……这么一比,她们的境遇自然要好得多。” 这个也间接同时让我们全然明白过来,为何其他国家来的新移民没什么事儿,因为他们穷,这么比一下自然释怀了。富裕国家的移民这么比一下,会说新加坡还要靠中国呢。我只知道新加坡也曾经助中国小小一臂之力,我是普通小市民,修养不高,我弱弱一声说,过桥拉板。因为想回应李叶明的——是在新加坡的中国人撑起新加坡的天,我们还有资格说话吗?

    这同时也让我明白了为何多年前李光耀劝请新加坡人好好接纳中国移民,因为那时的中国还不太富裕,中国人这样比一下,自然谦逊了,只要我们多包容,他们自然十分愿意融入。可惜李光耀看不到现在的中国移民李叶明的表现。

  3. 趕羚羊说道: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其中的含义正确没错。像李叶x来自数百年来专搞斗争,人搞人的社会,尤其从小经过文化红潮十年的残酷斗争,六亲不認洗礼,怎会知道真正的公平自由社会的真谛!又误吃了地沟和毒奶粉的70,80,90后的中青年中毒更加深,不使诈骗抽板的就不是强国人。
    近年发生了许多的TBBS或EC的楼房風波,发展商的粗制滥造,偷工减料滥竽充数已经不是新闻了,而是真正的把丧尽天良的手法容入這里的社会。
    他们被他们的祖国强制压迫了几十年,言论文化,衣食,行动没有自由,一但开方就像被在牢笼的狗,伸出好奇的狗头望望外面的世界,是他梦寐以求的一天,他怎么不会语无倫次的狂吠?

    • 言如曾语说道:

      你这样说话会伤到李叶明——“专搞斗争” “人搞人的社会” “十年的残酷斗争” “六亲不認洗礼” “地沟和毒奶粉” “使诈骗抽板” “粗制滥造” “偷工减料滥竽充数” “丧尽天良的手法” ——“六四” 就这样被禁了。多想中国好的。

      • 言如曾语说道:

        新加坡人要坦然的面对自己的问题,近日新加坡科技海事前3高层,被控贪污伪造账目,大家可以抨击揭露,公诸于世。
        今日报道马国富商起诉中央医院医生手术后疏忽导致妻子死亡。如果属实,医生得面对司法,给马国商人一个交代。中央医院名誉上多少自然受影响,我们多检讨。

        今日报道超过四成本地企业对今年展望感悲观。希望我们在各方经济大跌而仅存的自尊下团结克服困难。

        新加坡什么糗事都可以谈,但是新加坡不是附庸国,绝对不可以做散失主权的事。新加坡的公平是以新加坡为主权国家的公平。但是我们对自己新加坡人的丑恶行为也是痛恨的,我们痛恨不代表我们可以典当主权。

        中国人会为自己过去被外国人侵权而深感耻辱,我们要引以为戒,也希望中国能摆脱耻辱。

  4. 言如曾语说道:

    李叶明:“据港务局预估数据,新加坡港口……比前年跌了8.7%……散装货运吞吐量也下滑……燃料补给方面销量大增……
    新加坡正在朝补给港方向发展吗?……很难想象,新加坡港前年还在增长,到了去年却大跌了。这只能是从内部找原因了。“

    新加坡唯一天然可救命的就是地理位置。港口货运吞吐量早已被上海超而越跌至第二位,宁波港即将上位,新加坡港将跌至第三位,如果泰国和中国合资的克拉运河开通成为事实,新加坡港口的吞吐量将如何直线下泻?李叶明火眼金睛,由衷提醒政府检讨。是的,政府为何没有好好检讨内部的政策?中国人可以撑新加坡的天啊,没有领悟吗?可新加坡怎样对待中国人了?听听中国人说的,香港和台湾的经济全靠中国。小国的历史都不长久,我是明白的,所以需要到处抱大国的大腿。

  5. 言如曾语说道:

    是中国应该顺应非洲人的需求呢,还是非洲人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呢?我是认为中国必有自身的因素考虑:

    ……移居中国十四年多,娶了中国太太的尼日利亚裔人埃玛·奥朱库(Emma Ojukwu)的感受。他说,到现在仍然感到自己仅是中国的客人。
    身为尼日利亚侨领并兼顾协助其他非洲移民的奥朱库感慨地说,非洲人移居到中国有至少几十年历史。对他来说,过去十年非洲移民更加是中国特别是广东省经济增长的一个因素,可是非洲人在中国的一些经历却令他们感到失望。
    奥朱库举例中国当局严查非洲人签证、申请家人团聚困难以及非洲裔和中非裔混血儿童上学难的问题。
    ……
    奥朱库在1997年到中国。他说广州商机满地使他在那里落地生根。可是近几年令他苦恼的是看见很多非洲裔孩子没有上学。
    中国人对中国人身份这个概念很狭窄,他们不能有一个外国名字,至少学校不接受这样的学生。”
    “这些孩子不能上学,呆在家里把前途都丢了,实在令我心疼!”
    “非裔儿童和中非裔混血儿童有一个非洲名字,即使有中国籍母亲,他们在申请户口方面有很大的困难。”
    没有户口则无法申请入学。
    奥朱库说,这些孩子进幼儿园一般没有问题,但到了小学却不成。“难道我们要把孩子送到非洲读书?大好家庭因此分散两地?”
    香港大学语言学系非洲研究副教授博艾敦(Adams Bodomo)表示,中国官方没有准确的非洲移民数据,因此很难计算有多少这样的儿童。
    “我刚写成了一本关于中国非洲移民的书,我采访了八百多名非洲移民,其中10%有中国籍伴侣,他们应该都有孩子,所以我估计仅在广州失学的非裔小孩数以百计。”
    “户口是一个关键,就以广州来说,那里的农民工子女上学困难是众所周知的,不难想象中非裔儿童也面对同样的问题。”

    来自埃塞俄比亚的萨姆·阿哈杜(Sam Ahadu)与太太在1997年到中国,现居北京。阿哈杜在北京体育俱乐部教青少年足球,太太在一家私立学校教书,他们的两个孩子均在中国出生。
    阿哈杜说,孩子都能说流利的普通话,还很中国化,喜欢在北京的生活。对于中非裔儿童上学难他也有所听闻,他说两个孩子都在太太任教的学校念书。
    “我们比较幸运,如果不是太太在这家私立学校教书,孩子也可能找不到学校。”
    博艾敦认为,除了户口的问题,学校的教师也要起领头作用,接受这些非洲裔儿童。
    “我刚到香港的时候,也要说服香港的学校接纳我的女儿入学。”
    “我在中国大陆接触到的一些非裔家庭告诉我,即使他们克服了户口或繁琐手续等难关,孩子在学校很多时候被欺负,最终不愿意上学。中国的小孩子很少接触到非洲人,对非洲裔同学有排斥是可以理解的,教师和学校应该帮助他们融洽相处。”
    奥朱库表示,他正与广州市官员讨论在该市开办专为非洲裔儿童而设的学校。
    “我们一直在谈,我对他们说给孩子一个将来吧,我也呼吁外国办学者到广州,总而言之让孩子可以上学。”
    奥朱库的儿子刚满两岁,他在2003年与中国籍女友结婚,夫妇为确保子女能上学,他的太太申请到香港定居。
    “太太拿到香港身份证后我们才要孩子,这样不用担忧念书的问题,他可以到香港读书。”
    奥朱库说他和广州市政府定期沟通,市政府曾在其他问题上听取他的意见后改变政策。
    “有一段时间警察常在凌晨时到非洲移民聚居的地区挨家挨户检查签证是否到期,那骚扰程度可想而知。不过,现在情况已有改善,起码警察停止了午夜登门。但是延长签证或申请家人到中国居住仍然非常困难。”
    奥朱库说,一些非洲商人因为这些问题离开了中国,他认为这是中国的损失。

  6. 言如曾语说道:

    中国的发展强劲,会是将来大国中的强国。中国人的大量有冲劲的人才,将引领中国发光发热。过去中国人会选择移民,现在中国人看好自己的国家,将来中国人不再热于移民,在中国才是幸福的。

    中国发展起来,货币必然强劲,他们即将可以在自己的辽阔美丽的祖国得到想要的更好的生活,工作和前途。新加坡确实需要乘早为自己寻找另外的一条道路做好准备,才能临危不乱。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