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修

大选未过,我其实还没有投下那张一点儿都神圣不起来的票,心里充满绝望的悲凉,感慨这就是新加坡人的宿命,是新加坡国家的劫数。我不是未卦先知,而是知道执政党就算大败,然而靠着对选区的划分,至少也能够取得半数以上的国会议席。那么,这时候,工人党就会为了一两个政治职位的利益,演绎出保皇党的剧本,让执政党在国会的地位能够维持优势。不是吗?工人党的后备轮胎、刘程强副司机的角色,再加上工人党毫不犹豫的和众反对党的切割,都赤裸裸的显示出了它们只想作为PAPB队的角色。

想想,工人党真的也只能是PAP的B队。看看除了显得更加理性却已经大势已去的徐顺全之外,众多的反对党,就像一群嗡嗡飞舞的苍蝇,既漫无目的,也毫无纪律。试想,沙筑的城堡都抵受不了潮水一击,何况是几处毫不上眼的小沙堆。

结果,大选成绩揭晓了,不仅士气高昂的反对党大跌眼镜,工人党也当不成B对的角色。执政党虽然还不是狂风扫落叶,7成的支持率,却也让政府的行政更有公信力。也就是说,猴子们只要有香蕉,那么朝三慕四、朝四暮三都无所谓,只要谨记住随着耍猴者的口哨和锣鼓声起舞就行。

民主若是橘子,在不适合的水土,也只能长出枳子。虽然理想国家早已经在大选之前便成为乌托邦。然而,这样的结果,未始不是一个好结果。不是吗?“不变”,有时更让人安心,知道接下来的日子怎样过。

其实,若真是问新加坡人日子怎样过,还真是瞎操心!每天驰进油站添油的车子成千上万,应该没有人会不晓得石油每桶100美元和30美元的差别。但是,汽油怎样贵,他们还是照添了。当然,就好像在酒店消费一碟30块钱的鸡饭,比起在小贩中心排队买3块钱一碟的鸡饭显得身份更为高贵。新加坡的车子既然已经成为提高社会地位的象征,那么贵贵的气油价格,岂不是更能够满足负担得起的虚荣心。

但是,广大的中下层人民却有难了。每年季度电费随着石油价格浮动起跳的规矩不知怎的销声匿迹,一路来推波助澜的新闻报道也万马齐喑。早年的电费随着石油5块钱10块钱的涨 — 石油涨电费高的现象竟然成为云烟 — 让石油价低电费高这种有违自然界定律的奇特现象,成为小红点的奇特风景。

其实,猴子们不必怅惶,现在的电费,也已经和新能源没有干连。当淡马锡卖掉所有的能源发电厂,不清不楚的‘发’了几十亿之后,新加坡人的电费,就已经像马来西亚的南北大道,“不涨也不成啊哥哥”!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没有无风之浪,没有无花之果。橘子变成枳子,不是基因的错,错在它那一方下的土地 — 呜呼,天佑新加坡!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