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国民党的溃败看新加坡的反对党

八年前,还有许多人期望着马英九成为中兴之主,小马哥一时风头无两。残酷的是,时间的无情铁手,一丝儿也不手软,把小马哥的绣花枕头套扯得稀泥破烂,露出里头一捆捆廉价的草包。但是,如果把台湾国民党这次的溃败全都推搪在马英九身上,却也不尽不实。起码,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国民党怎样失去大陆,和国民党如今被台湾人唾弃,虽也有大巫小巫之分,道理都是一样的,就都是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许多批评台独的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培植台独的温床,让绿苗急剧的滋长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国民党的蒋介石政权对中共抹粪抹得太彻底了,台湾人都被成功的洗脑,不过几十年间,恐共就深深地植入潜意识里,成为梦中一串串的魔魇,生命中一道难以跨越的檻。

和中国人不同,台湾在二战前的皇民,并不曾享有战胜鬼子的烈士雄风,更没有民族的正气可言。反之,再次作为中国人之后,那些摆设在靖国神社的为日皇牺牲生命的皇民名单,更是一道道耻辱,让台湾人抬不起头来。

更让台湾人想不到的是,台湾光复不了几年,就立即卷入国共相残的历史怪圈,成为腐败无能的蒋介石军阀团的避风港。那时候,台湾可不是这样子,“光复大陆”的口号响彻云霄,让台湾更像一颗棋子,一块踏脚石,国民党志不在此,大陆才是他们的家。

让国民党没有想到的是,从当初的反攻大陆到现在的庇荫在‘92共识的一中各表’中苟延残喘,竟然只是为了延续一个小小的台湾省的‘治权’,并且以为‘92共识’就是生命水,这已经不只是讽刺,而是诙谐滑稽到了极端。不是吗?不统不独的吊在半空里和稀泥,倒不如民进党的不统要独来得干脆有逻辑。或者说,更符合台湾人的切身利益。

因此,可以这么说,国民党在马英九的手上所以失败得这么彻底,最主要的原因,不外就是‘不统’的自废武功,岂有他哉?而新加坡的反对党在这届选举的溃败 — 我把它形容为溃败,是因为反对党在新加坡其实已经难有作为。一来最有潜力的工人党的党纲,为的就是成为执政党的副司机或后备轮胎,只想成为PAP的B队。这也是很滑稽的。工人党难道不知道,A队如果存在,B队还有出线的机会吗?

工人党若是以为后港和阿裕尼集选区的胜利是刘程强等人的功绩,那就让人笑掉大牙。后港和阿裕尼不过是执政党执政勾起民怨沸腾的一个宣泄口。但是,人民的眼睛还是雪亮的,PAP也不是傻子,他们的眼睛就更利更毒,干脆发出政府可能倒台的谣言。这一着,就真正刺到人民的骨头里,许多人只好理性投票,就因为反对党是一个连阿斗都不如的白痴!

前两天,在大马论坛上拜读《傅海燕的歪理》,傅海燕得势不让人,却不晓得自己站在歪理上还这般大言不惭,有IQ没有EQ,除了让人摇头太息,更感叹新加坡人丢弃了烂果皮选择了烂果子的悲哀。呜呼,烂果子难道真不知道,他们不过是人们无处选择之后的选择罢了吗?

但是,在欣赏韦春花针针入骨的言论之后,我们其实更应该赞赏李丽连请辞非选区议员的义举!就如韦春花说的:“非选区议员主要是用来骗人民的伎俩,在野党不过是配合做戏而已”,在工人党推举吴佩松替代李丽连之后,看穿工人党想要的,不过是配合执政党圆谎的一个角色。

这里,真可惜了李丽连,让我想起了台湾的洪秀柱。她们都是奇女子,刘程强啊傅海燕啊的人格在她们前面,都将黯然失色。尤其是刘程强,我们还需要PAP的B咖吗?我怀疑,也为阿裕尼集选区的人们感到不值。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从国民党的溃败看新加坡的反对党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从国民党的溃败看新加坡的反对党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