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可以[羞]矣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然而,对刘程强来说,“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就显得额外贴切!

今早看到了否极泰来的《行动党:自导自演 自作自受》和韦春花的《歪嘴说好话?》,对这两篇两位网络高人一贯精准的批语,冷嘲热讽有之,振奋鞭伐有之。只是,有谁看到了在文章背后的那种苍茫无力的凄凉感觉?有谁晓得了文章里头藏着了多少无奈?还埋着了多少恚恨?

大选之后,我已经明白了,像这样的文章,除非就是韦春花说的:“要是新加坡还有另一份不同立场的报纸或者媒体”能够发表…不然的话,在网络以匿名的方式发表出来,对于写作者和喜欢这些文章的读者来说,都只能是形式上的[自慰]之外,就只能是沉淀在网络海洋的泥床。

就这样,我开始了反思。不错,不要说执政党实际上也有许多建树,就算是‘它’千般不好,万般不好,毕竟还有7成的人民在支持‘它’ — 在一个民主民选国家,这说明了PAP能够继续执政是硬道理。从反方面来说,就算是PAP如何不得人心,人民就是不相信、不支持反对党,那么,这里头肯定就有更大的理由!

众所周知,自有国会选举以来,不要说新加坡,全世界的国家应届政府,都会优先占据着[天时]、[地利],唯独在[人和]这一块,就和‘它’几年来的施政效果有不可切割的关系。因此,对于执政党以选举时的投票站、甚至投票箱作为划分选区来操纵选举成绩的作为,卑鄙有之,然而还在可以忍受的范畴 — 不是吗?天下的乌鸦一般黑,哪有不污浊的政治?但是,就像韦春花说的:

整个的所谓“民选总统制”和“非选区议员制”就是行动党最大的“政治操弄”。又何须把“一人一票制”强奸得如此不堪!

划分选区是筹谋,是应届执政党的权力,这一点见仁见智。只是,只因为在国会议席上占优势,随时随地修改选举政策,无端端的以[官委议员]和[非选区议员]来糟蹋民主的选举结果,让民主选举变得不伦不类,政府以权势指派没有被人民委托的人担当国会议员的横霸,这样的恶法,说[强奸]民主一点儿也不过分!

但是,说[强奸]民主或许过于超前了,以[集选区]制度彻底改变选举成绩等同作弊的办法,赤裸裸的就和强奸人民的思维和意志一样,这才是最无耻的手段。譬如这次[阿裕尼集选区]的个别候选人的票数来说吧。据说工人党有两位候选人失利。也就是说,如果都换做单选区,工人党就会少掉了两位国会议员。

反过来说,自从1988年实施[集选区]制度之后,执政党就凭着这种无耻卑鄙的制度扼杀了多少选民的[意愿]呢?当40%人民不支持执政党的时候,执政党为什么还能够在国会里头保持超逾9成的国会议席,其实,[集选区]这个假借保护少数民族的话语权在作孽就是唯一的答案。

但是,人民还能够说些什么呢?所有的反对党都[心口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众所周知,不要说为着个人政党的私利从来就不能够联盟团结的蚊子反对党,就连国会中唯一的反对党工人党都从来没有指望能够[执政]。在这种情况之下,反对党在做竞选舆论时,所有的牛肉和支票都只能是一种愚昧 — 愚昧自己也愚昧选民。

或许,工人党在这方面就少有出格。但是,在选举时的[狮子吼]和在国会中的的避重就轻,[副司机]的闲暇,工人党也是一样的愚弄选民的智慧。不是吗?坐过长途客车的旅人,哪里不晓得司机在驾驶的时候,[副司机]无一例外,不是都在睡觉,就是在闭目养神。

我不想说“工人党可以休矣”,但是对于刘程强,他就免不了“可以[羞]矣”!工人党好不容易才出现了李丽连这么一个意志坚强,不向恶制度妥协的好党员,榜鹅东的人民既然在选举中把她给刷掉了,那么她就绝对应该尊重选民的抉择,落选就是唯一的结局。要知道,那些把手中神圣的一票投给她的榜鹅东人民,要委托的,从来就不是一个[非选区议员]!

然而,可怜的刘程强,可悲的吴佩松,有奶就是娘,以为执到宝,当然没有发觉到其实是去捡了李丽连丢掉的垃圾。其实,捡垃圾还不要紧,这么一来,整个工人党完完全全就辜负了李丽连的苦心,让她高超的人格无辜的在国会里受到诬蔑。

是的,执政党有很多不是,执政的这些年来,所干的糗事何尝少了?但是,转回头想一想,看一看,工人党又做出了什么[贡献]呢?除了在第一国会里头做花瓶,对于执政党所有的导致民怨沸腾的政策,除了质疑《690万人口白皮书》,除了网络,我没有看到过工人党人在努力。

什么是[好政治],刘程强也只能是空口白话。他说:“即使面对执政党逐渐腐败或意外倒台,人民还是能团结一心,国家能持续生存。” — 看来,对于这次选举失利,刘程强依然抓不到球。老天,人民就是因为惧怕执政党意外倒台,以致天上掉下馅饼,让李显龙意外丰收。试想,若是这次国会选举成绩倒反过来,新加坡能够继续生存吗?我不怀疑!

但是,人贵自知,刘程强难道未曾想到,不仅是他自己没有[ready],其他的反对党候选人,更没有[ready]的字典,到时,新加坡这个国家 — 它会是怎样的一种[地动山摇]呢?

其实,包括工人党在内的反对党的平庸,只会藉着民怨沸腾的顺风车希冀人民施舍来的侥幸,比起执政党的某些恶政其实更为卑劣。我觉得,新加坡若是不能朝向两党制的势头迈进,我不是以为必须有政党轮替,而是“执政党逐渐腐败或倒台的时候,反对党就能够即刻挑起治国大任,负责将人民团结在一起,让国家能够永续生存。”

因此,刘程强可以【羞】矣!奢谈好政治不会为他的政治履历加分。在来届的大选,我决定了,反对党若还是浑水摸鱼搞糨糊不团结,不联盟 — 那么,其实一张废票更能够代表不择烂果子的心情。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 Responses to 刘程强可以[羞]矣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刘程强可以“羞”矣 | 新国志

  2. 白马非马说道:

    白马非马可以修矣!可以去修马桶、修粪坑、修尿道!写这种低劣羞文,真是丢尽华文教育人士的脸!照照镜子!看看老妖怪模样!

    • 趕羚羊说道:

      老刘真的可修了!一点也没说错。这些年来请问老刘,何曾为民众义不容辞的发言力争请命?在议会殿堂表现唯唯诺诺,力不从心。大事不敢力争抗辩,小亊避重就轻,要记得民意如流水,当民众放弃你时,就是你返璞归真之时,休和修不什么分别。

  3. 妙哉说道:

    写这种低级格调的劣文,白马非马实在恬不知羞,不知羞耻为何物也!连羞耻都不懂,枉为人也,是个衣冠禽兽!

  4. 吳明盛说道:

    謝謝指教。您說的沒錯,反對黨至今都還沒能力執政,這是鐵一般的事實。而工人黨在大選時的狂言,的確撼動了中間選民的信心。

    你您這麼一寫,一定會遭來很多藍營死硬派的叫囂和污蔑。講真話已經成了原罪。面對一群只喜聽好言而對批評就給與惡言的盲蟲,很諷刺的是,我也感到藍營其實跟白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

    別灰心。繼續講真話,也別浪費手上那神聖的一票。恨鐵不成鋼,也要繼續努力鞭策。

    預祝 新年快樂 身體健康

    吳明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