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的[不容易]

Hasil gambar untuk 刘程强

什么是“神圣的一票”,对新加坡人来说,其实完全是个[屁]!当天下午,意兴阑珊的漫步到楼下的投票站,却带着满怀的愧疚感回家。我不喜欢赌博,十赌九输,庄家是永远的赢家。但是,偶尔我也买买多多,大彩,小赌怡情是假的,想要搏搏运气才是真 — 当然,我不会嫌弃运气,虽然它总是避开着我,离我的距离这么远。

不瞒人,我把票划给反对党了!啊哈,没有人会理解我拿着选票时挣扎的心情,把票投给了5个稳输的[?]号,这就是使我情绪低落的原因。况且,明明知道无济于事,在[集选区]投票,除非有10%以上支持执政党的选民改变意愿,不然的话,其实投票只是一出预知结局却必须扮演的戏。

在投票日前夕,三弟就已经在老母亲耳朵旁唠叨,要她老人家紧记住闪电的商标。其实三弟多虑了,作为建国一代,闪电就是彼等刻骨铭心的记忆,伴着他们终老。宁为太平犬,莫作乱离人,从殖民地又在日本鬼子的鬼门关逃出来的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把尺。对这绝大部分的人来说,首先要衡量的就总是肚皮。

读中文的人,尤其是作为前南大生,刘程强必然晓得“不食嗟来之食”的故事,当然也知道曾子说的:“微与!其嗟与,可去,其谢也,可食。”的意思。“其嗟与,可去”,这是做人的宗旨。但是,工人党在处理非选区议员这回事上,却连续受到执政党的侮辱,虽然没有“苟日嗟,日日嗟”,然而,面对着执政党“嗟之又嗟”的场面,吴浮萍急欲叼住李丽连吐出来的渣滓,以为李丽连当过议员,不愿意做非选区议员不过是个面子问题,侮辱了李丽连清高的人品,这才是真正的无格。

其实,人各有志,工人党若是只愿意做PAP的B队,认真做他们的太平议员,不愿意受到其它反对党的拖累,那也情有可原。毕竟,看过《教父》这出影片的人,对于李光耀班子和教父这个角色想来必有很大的体会。试想,和李光耀作对的人,攀铁窗的攀铁窗、做亡命徒的做亡命徒,都难得有好下场。而刘程强和詹时中两人,竟然都能够毫发无损,风风光光的届届当选,其中的奥妙,大约也只有刘程强和詹时中两人能够心领神会。

许多人都知道,工人党为什么在阿裕尼集选区杀开一条血路,就是民怨沸腾的因果。刘程强也知道这点,所以在竞选的时刻,种种民生的课题都为他加分。但是,一旦中选了却自愿成为执政党的搭档,副司机,第一国会,好政治听来都好刺耳,所有在竞选时刻为民请命的咆哮,都都成为是即兴的表演 — 吹泡泡的小丑。

随笔南洋网网友 天尝地酒 今天贴上来《民主花瓶:官委议员和非选区议员》这篇文章。其实,后港和前波动巴西才是真正的花瓶,是执政党刻意留下来的民主摆设。原因很简单,因为只要想想许多濒危的单选区之后都被执政党毫不犹豫的划进了集选区的事例,再想想PAP为何独独厚爱后港和波动巴西的原因,其中的奥妙,[花瓶]的作为也就立即呼之欲出。

然而,官委议员和非选区议员就不是这般简单!这里,就看出了执政党的权谋是如何的高超。把执政时带来的偏差导致的民怨故意曲解为人民需要有反对党,并且做足舆论工作混淆人们的思维,麻痹人们的情绪。然后移花接木,执政的偏差竟然成为仅是人民为了国会有几个反对党议员发声的诙谐笑话。

从这里看出,韩山元的《放权与保权》之无品无格,真正让人作呕。韩山元并不是老懵懂,他就算是不晓得集选区这种等同作弊的制度,早已经不知道剥削了几许本来应该中选的反对党候选人的权利。也应该知道集选区的作用。这样说吧,如果早几年执政党把他这个老糊涂塞进集选区竞选,他早已经是议员一个。

让国会里的反对党的人数增多一些(从最多9人增加到12人) — 竟然可以被曲解为政府释放权力的一种利民政策,我相信,这档子韩山元应该不会再把他过去 — 坐牢、被执政党吊销公民权和差点儿驱逐出境的尴尬当成不可告人的伤疤。玉不琢不成器,天之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皆是执政党的苦心,终于培养出一条不折不扣的哈巴狗。

李光耀的一生,其实和《三国演义》里头的曹阿瞒一样,一生唯有[权谋]。李光耀的谋略,并非无懈可击,但是,就只因为在前面的一个[权]字,只因为权倾天下,就能够翻云覆雨。唯有[权谋]才能[谋权]。未来的国会,加加减减,就算有12位反对党议员,然而在PAP强大的势力之下,只有韩山元才会说出[放权]这种笑话。

末了,我从来就没有讥笑诋毁刘程强的意思。反之,对他还是带着几许钦佩的。毕竟,新加坡人搞政治,能够不加入执政党的阵营,然后在弱肉强食的丛林规矩中,能够留住一身皮毛无损,刘程强自然也有他过人的地方。但是,人无信不立,没有宗旨就会成为墙头草。当刘程强一方面把执政党的非选区议员政策批评得一文不值的时候,一方面却为一个一文不值的虚位在国会提出动议 — 这种没有宗旨、这样的虚伪是到家了。问题是,在既帮助了执政党圆满了愚弄民智的政策之外,他难道没有想到,在面对李丽连的时候的些许愧疚?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刘程强的[不容易]

  1. lee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世界民主潮流,做做样子给山姆大叔看看,偶不是独食者。不然的话只要老子轻轻放个P,这个花瓶还能活到今天?早已灰飞烟灭!

  2. 言如曾语说道:

    这就是李叶明的心声:
    “谦卑,主要是针对强势者而言,要懂得收殓,不可仗势欺人;自古文人的使命,不是为虎作伥,而是扶弱锄奸。
    政治改革,是要不公平的政策得以纠正;不是变本加厉,否则那就是自欺欺人,违背公平、民主,平等竞争的倒行逆施愚民政策。”
    ——————-
    这段话针对的是执政党,这样明白了吧。
    我认为,执政党的责任就是国家的前途,在国家的前途下,一切让路。
    然而李叶明表达出来的是中国人是前途,在中国人的利益地位下,一切让路。
    不是吗,以前政府说外来人能为新加坡创造更多的工作,李叶明满心欢喜,认为中国人是救世主,自己在主位上了。现在政府说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工作队伍,李叶明受不了,一下子中国人的主体地位被忽视了,所以他直呼不公平,“义”愤填胸。

    我是认为,以前外来人为新加坡带来工作机会也好,现在以新加坡人为工作核心也好,为的都是新加坡的前途未来。我知道的是政府说 “以外来人能为新加坡创造更多的工作” 是为让新加坡人更好的接纳外来人,“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工作队伍” 是为了团结新加坡人度过难关。这些都是为了新加坡的前进问题。

    我不在于政府怎样的说法,那只是一种说法,实质上是新加坡怎样度过难关。政府如果不好了,再说什么好听的话也是废话,更让人厌恶排斥。李光耀用了一生来建设国家,他曾说如果行动党不自爱无能不长进了,他不会怜惜,就让它倒台。所以我们在乎的不是那一个政党执政,而是执政的是不是具备了好政党的素质,为的全是新加坡。

    “为虎作伥” 或者 “扶弱锄奸” 都是废话。一个之前的所谓弱者,有了权和钱之后是不是会变成为虎作伥;一个虎者失去了权和钱是不是会成为弱者?而所谓的奸者还是善者,从不同的角度看,还可真的可以奸善都具备。就好像李叶明一样。

    而这句话就是李叶明的写照:“要不公平的政策得以纠正;不是变本加厉,否则那就是自欺欺人,违背公平、民主,平等竞争的倒行逆施愚民政策。”

    什么是公平?李叶明的公平才是公平,所以他认为不公平了,他就变本加厉,大道理自欺欺人,违背公平、民主,平等的倒行逆施愚民大道理。

    他的 “ 公平、民主,平等‘竞争’ ” 不知道是什么大道理,既然新加坡人在自己的国土不应该有国民的优先利益, 那么这大道理就应该放在他的祖国,把争论的南海带到国际法庭吧。很公平,不是吗?台湾香港也应该有权独立。

  3. 言如曾语说道:

    “谦卑,主要是针对强势者而言,要懂得收殓,不可仗势欺人;自古文人的使命,不是为虎作伥,而是扶弱锄奸。”
    ———————————–
    相对于中国,南海四周的小国是弱者,中国是强者。
    这样明白吗?

    • 言如曾语说道:

      不要告诉我,自己和外来者不一样,这和所谓的论调会自相矛盾。
      不要告诉我,那是中国固有领土,这和所谓的论调也是自相矛盾。
      自由竞争吧,不然会违背公平、民主,平等竞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