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程强的[大局]?

面对来自执政党议员部长的嘲讽和羞辱,看起来刘程强还不能够做到唾面自干的沉着。或许,也许是自个儿尴尬在国会提出动议后的虎头蛇尾,执政党前国会议员,如今的御用文人吴俊刚的一篇《肯定非选区议席的功用》,就给予了刘程强一个反击的机会。然而,说“反击”其实是太超前了。刘程强既然一开始就[非议]非选区议员制度,那么他在提出动议之前竟然如斯草率,未能够想到这句千古名言:[名不正则言不顺]的道理。这样一来,就让他在国会提出动议以吴浮萍递补李丽连婉辞非选区议员的空缺时,不仅没法子自圆其说,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在国会来维护他的动议。因此,白白地就送给了执政党一个打蛇随棍上的机会。

本来嘛,正在因为李丽连对非选区议员一职弃如敝而履恼羞成怒、在媒体频频呛声的执政党,就因此立即从刘程强的动议找到了下台阶。更在尽情的诋毁李丽连的清誉、任意的嘲弄刘程强口是心非之后,迅速地通过了所谓修补的动议。这时候,反而作弄得首先提出动议的工人党无奈的都投了弃权票,变得两面不是人。

因此,刘程强的这篇《以大局为重》,真正的目的,其实是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掩盖自己的短拙,什么[大局为重],不过是在[鸡胡]之后拉起的遮羞布,给支持他和工人党的选民的一个告白罢了。不是吗?请看:

工人党认为一个可持续的良好政治制度应该有坚韧性,即使面对执政党倒台,人民还是能团结一致,国家仍能继续生存下去。这对新加坡这个小红点来说,尤其重要,也是国家和人民未来的保障。要建立这样的制度,首先必须在执政党集团以外建立独立的政治实力,制衡执政党,避免其“长治久傲”,权力太大而逐渐腐败。于此同时,培养有执政能力的替代政党,在执政党腐败无能时可接替执政。一个可靠和有执政能力的政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起来的。

刘程强的这段话,倒真是锵锵有声,是每一个从来就没有预算着要做逃兵的新加坡人都知道的大道理!“即使面对执政党倒台国家仍能继续生存下去” — 但是,他刘程强没有想到的是,像这般的大言不惭,我很感慨他在国会被[FIX]的结果,竟然就只是让脸皮增加了厚度。不是吗?当PAP以政府倒台来威胁选民的时候,大选中执政党增加将近一成的支持率,竟然没有唤醒只能够藉着政府错误执政的民怨中[崛起]的工人党,这是很大的一个异数。试想,想想如果PAP真的是在这次大选中失去执政的权力的新加坡将会是如何的伊于胡底?新加坡人都得冒汗!

刘程强知道,“一个可靠和有执政能力的政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培养起来的”,那么,就不可能不知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个道理。如果他只是想着“清者自清”,宁愿做后备的PAP[B队]、摈弃和其它的反对党合作、联盟的机会。那么,“培养有执政能力的替代政党”基本上就是笑话。何况,刘程强竟然还是痴痴地想着被[培养]哩!

政治是一场博弈,那些必须由鲜血才能染出风采的残酷政治就罢了。就算是和平的民主政治,政党之间的博弈其实就是一种没有硝烟的战争!因此,刘程强要嘛就和执政党结盟,正式归队为B队,那么《以大局为重》就能够有很好的诠释。

但是,这么一来,就和刘程强的这段话“首先必须在执政党集团以外建立独立的政治实力,制衡执政党,避免其“长治久傲”,权力太大而逐渐腐败。”的原则背道而驰。刘程强不可能不晓得要有效的制衡执政党,反对党在国会的议席就必须超越3分之一。如果作为国会里唯一的反对党的所谓反对党的领袖的刘程强没有这种魄力,不能够带领工人党和其它的反对党磋商组织联盟甚至朝向两党制的道路而把所有的反对党合拼起来,那么,他所谓的“建立独立的政治实力,制衡执政党”的[壮语]要在哪个猴年马月完成,大概也只能画饼了事。

刘程强的尴尬和矛盾,就是知道了“所以,非选区议员制设立的目的,就是要反对党替行动党背书的时候还毅然为执政党背书!在晓得“反对党一旦没有选区为基础,就难以扩展其政治影响力,也无法在选区内建立实质的政治基础,壮大其在基层的政治实力”的时候辜负了李丽连婉拒非选区议员一职的重大政治意义!

处于不在其位,没有权力可以改变现状的情况下,不同意现行的政治制度不等于就得杯葛这个制度。理性的政治考量就是利用所有可能的合法平台参与政治和争取民心 — 刘程强

是的,在合法的平台参与政治和争取民心听起来头头是道;不同意现行的政治制度不等于就得杯葛这个制度也有道理。但是,刘程强却忘了,就是不能够[错上加错]!在李丽连放弃了非选区议员之后,工人党和刘程强等人更应该以有这么深明大义的党员为荣。毕竟,和吴佩松那般瞪着眼睛,流着口水、迫不及待的甘愿做浮萍的表态比较起来,李丽连的骨头硬得多了!

是的,如今谁都知道,当年社会主义阵线放弃通过国会论政而走上街头斗争是一项大错,但是这个和李丽连放弃非选区议员一席没有可以比拟的地方。因为这就和刘程强自己的[背书]说一样,请君入瓮,不利于反对党的政治影响力、没有实质的政治基础和基层实力。

末了,怎样看来,读过了刘程强的《以大局为重》之后,我只能自叹不能够是刘程强肚子里的蛔虫,也不能够猜测什么才是刘程强的[大局]?不过,一个人知道了绝望之后心情反而愈能够平静。刘程强何足道哉?李显龙何足道哉?你看,李光耀终于不必在棺材了跳出来了。李光耀死了,新加坡一切都没有改变。穿旧鞋子也好,裁制新衣也行,新加坡的政治制度,永远都是执政党在为自己量身定做 — 你看,如今又觉得民选总统这套衣服不合身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委员会,其实都是迷糊 — 因为要怎样的总统这只底牌,早已经在哪儿给先押着了哩!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刘程强的[大局]?

  1. 阵线说道:

    911的预兆 — 大厦将倾
    Posted on 08月 27, 2015 by 白马非马

    《大选将近 我们该如何做选择?》这个黄婉娜,也不知是哪里突出来的哪一根葱?她“究竟要什么?”50多年前,因为对政府失去了信心,才有PAP上台的机会。说来可笑,新加坡人又不是神仙,怎能够未卦先知,就知道人民行动党就是个清廉的政党呢?

    不错,治国的前些年,PAP是清廉的。然而,当一个3百万人口的小国家的总理的薪酬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拥有3亿人口的美国总统的5倍时,清则清矣,和“廉”就早已经差距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这句“这个政党,不会擅用职权和方便”,简直是睁眼说瞎话。不必说AIM啊太小儿科了。试看“集选区”的捆绑式“奥步”、历届大选使用投票站的资料重新划分选区等同作弊等等举措,善用职权的方便早已经是甚嚣尘上的惯技。黄婉娜这时候还在这里瞎说吹棒,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不错,我们都以作为新加坡人而自豪,就像50多年前,新加坡人民把林有福政府轰下台的自豪一样,当PAP也已经开始变霉发臭的时候,新加坡人肯定就会重演历史。毕竟,社会要进步,国家要进步,人民更要进步。况且,新加坡人再也不是当年祖辈父辈只求温饱的时代了。我们向往的,是更文雅、更文明、更有尊严、更民主的生活。

    大选将近,新加坡人若是有智慧,那么就必须先知道,这就是我们为未来的政府设置“红绿灯”的时机 — 告诉下一届政府,黄灯亮时,你就必须小心了。告诉政府,绿灯亮的地方,你就要踏足油门。当然,看到人民给你的红灯讯号,你若是不刹车,那么下台是早晚的事。

    大选将近,这是算账的时候了。吕德耀主动下台,还不失是个有骨气的人物。不过,一个部长栽在一个CEO手上,却还是可悲可叹。吴作栋说《反对党无兴趣照顾人民福利》,这话有点儿番癫。没有公权力也没有行政资源的反对党又如何照顾人民福利,大概只好让吴作栋成为反对党之后让他亲身体验一下。

    吴俊刚说:“现在议员津贴相当可观,每月一万多元,对很多人来说,当个全职议员也是可以过话的”。吴番癫影射反对党人的恶意这里就不说了。我想不出的是,为什么执政党的议员同样的拿到这么高的津贴,却从来没有“全职”做好议员工作的打算?这也让我想起了杨木光这个超人。我很感兴趣的是,如果这一届让他落选了,那么他是否还能够维持65项兼职的本事?

    其实,我觉得作为反对党的攻略,能不能够执政是另一回事。最主要的,反而是能够准确的、正确的反映“民意”。关于这一点,我觉得最好是把每一个选战当成简单的“民意公投”。举凡交通、医药、组屋、人口、最低工资、终身入息计划都是很好的题材。

    在《他们的临别秋波》,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段话,其实应该让李显龙脸红。奥巴马说:

    我们有时会听到一些领袖说:“只有我能hold住这个国家,不让它垮掉。”如果那确是实言,那这位领袖其实并没有真正地建立好自己的国家。

    是的,如果以为只有行动党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如果李光耀已经不在了,还必须摆住一张空椅子,如果新加坡人还不能够感受到李光耀其实并没有真正地建立好自己的国家的危机 — 呜呼…夫复何言?

  2. 阵线说道:

    白马非马一派胡言,对执政党恨之入骨,早年参加左翼活动,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禁数年,坐牢获释后,仍死不悔改。去年在大选前,写了《911的预兆--大厦将倾》目的是要影响选票,让一些读者以为执政党大势已去,改投反对党的票。有人和他打赌,若大厦完好无损,白马非马须跳楼自尽。大选结果,大厦更稳固,执政党将会继续执政至少二十年,白马非马呢?对自己的胡言乱语,完全没有向读者谢罪,继续造谣生事,蛊惑人心!
    刘程强有的是君子的风范,白马非马有的是小人风范、卑鄙风范、无耻风范、下流风范、缺德风范、流氓风范!!!

    • Lee说道:

      兵争天下,胜者为王。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难道烂脚人的你,不知道什么叫赶尽杀绝嗎?只有疯狗才会胡乱狂吠骂人。
      头壳進水坏了就该吃药,吃了药就该安静下来,什么风的疯的,简直就像疯子一样语无倫次!

      • 妙哉说道:

        与李氏家族同姓Lee,只可惜只是一名小啰啰,只能扫扫地,抹抹屁股,洗洗尿壶,乱吠乱嘶叫,活该!

      • Lee说道:

        喔!李李家皇朝当然有许多爪牙。小喽啰是专门替妙哉之流,抹淸洗洁屁股,好让妙哉鼠辈后庭川流不息。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