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套讲一套

挂个羊头是讲一套,摊子上满满的狗肉是做一套。执政以来,这挂羊头卖狗肉的把戏百试不爽,本来就是PAP使用到滚瓜烂熟的惯技。不是吗?集选区是为了维护少数族群的利益的这只羊头挂出来,卖出了一个狗腿子,要价就是让小鸡庇荫在老母鸡的卵翼下稳稳的坐顺风车。再卖出了另外一只狗腿,让5、6个选区的总票数挤掉了反对党候选人在某区可能出线的权利。

可不是吗?为了国人养老的问题,终身入息计划这个羊头挂出来之后,听说只有一半会员能够达标,公积金户口存足加入计划的数额。那么想当然耳,这群人的养老的问题肯定就不大。问题是,虽然让另外一半钱不够的人也加入计划了,很有仁至义尽的样子。然而,其实更滑稽的是这笔账到底怎样算?

我知道的是,那些收入向来比较高的人士,乐得就将终身入息计划当成定期存款,享受比银行更高的利息。然而,对于那些缺钱的人,终身入息计划就好像迷失在撒哈那沙漠的人带着的一壶水,好心的上帝对他说:“嗨,不要喝完你的水,不然接下来你就会渴死了。”然后,大义凛然的对着这个人说:“让我帮忙你把水存起来吧!10天之后我才每天给你一滴水,这样你就不怕以后会渴死了。”

这,当然是笑话!因为这人肯定是等不及以后才渴死了,而是很快就要渴死了。因此,说终身入息计划是为了国人的养老而设,相信它的人不是疯子就是白痴。总而言之,除了那一半可以从计划中得到利益养老不缺钱的人,再也没有任何一个新加坡人会愚昧的以为有了终身入息计划就可以高枕无忧,依然是必须颤颤兢兢的过日子。

其实,终身入息计划的狗肉,卖的不过是根据庞氏骗局得来的灵感。它不是骗局,对政府来说,被扣留的资金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和黄金,怎样吃怎样用都是不要紧。因为只要公积金政策能够持续下去,那么所有活跃的公积金会员缴交上来的钱就能够支付终身入息计划 — 而关键就是完成人口白皮书的计划来保证收支平衡。

官委议员制度、非选区议员制度,就像韦小宝他妈韦春花说的:《讲一套做一套》,从来就不是秘密!这点,工人党不可能不懂,刘程强不可能不懂。刘程强就是因为懂了,才有非选区议员是“浮萍”的生动描绘。然而,问题就恰恰出在这里,刘程强既然知道非选区议席不过是执政党为自己的利益而设的把戏。那么,他不可能不晓得李丽连拒绝非选区一职,正是很好的[将]了PAP一[将],让执政党乱了手脚。

本来嘛,人们都很想看着PAP怎样下台,怎样编改非选区议员的剧本来挽回颜面。然而,想不到的是,工人党竟然会为了这么一个“浮萍·”,大动阵仗在国会提出让吴浮萍递补的动议。可叹的是,刘程强在国会被抢白羞辱是罪有应得。而更可惜的是,把李丽连拒绝就任的好牌打坏了,完美的帮助PAP渡过李丽连不愿屈就的难关,这才真正叫人扼腕叹息。

是的,韦春花的文章是我必读的,对执政党的种种描述更是拳拳到肉、入木三分。PAP《讲一套做一套》这点从来就不会有疑问。问题是,工人党和刘程强、和所有的反对党人士,真的需要想一想,为什么会有多达7成的新加坡人,竟然不能够放弃支持讲一套做一套的政府?

末了,刘程强先贬低非选区议员制度,然后再提动议以自己的另一位党员递补 — 这,是否也就是“讲一套做一套”呢?我哑然…。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做一套讲一套

  1. Yiban说道:

    韦春花的真名字是 yennyhanaike 是白马非马的异族妻子,两人夫唱妇随,唱双簧,读者可被蒙在鼓里啦!

  2. 伊班族说道:

    yennyhanaike 是白马非马在婆罗洲认识的异族妻子。白马非马喜欢独沽异味尤其是巫族鸡。

  3. 清白说道:

    白衣党何止做一套讲一套,三,四,五,六套也敢敢来。

  4. 伊班族说道:

    “清白” 者就是白马非马的闺蜜,替白马非马擦屁股真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