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他人说短长

大风吹倒了梧桐树,是全听旁人的短长、不听旁人的短长,又或者完全不准旁人讲话?

以上的这段话,就出自韦春花的贴子《梧桐树的法治精神》。说来惭愧,这么一句“大风吹倒了梧桐树”,就加深了我的感慨、感激。感慨的是遗憾自己的不学无术,感激的是这位大马论坛的奇人,自从做了我的“一字师”,就是我终身的良师。好几年前,就是他的好意,纠正了我十年多的错误,让我感激不尽。原来我失学的早…惭愧,这一笔华文说起来还得感激武侠小说。

[饮鸩止渴]就是在小说中这么学来的,却不知读音。但是,俗语说有边读边,无边读上下,也因为一来‘鸩’是毒鸟,二来‘鸠’是恶鸟,就自作聪明,把‘鸩’字读作‘鸠’音。错误了好几年,结果是终于出糗了。原来我当时引用“饮鸩止渴”这句成语时,以‘鸠’拼音,自然找不到这个‘鸩’字。而且当时我使用电脑的日子尚浅,基本上不懂得谷歌百度,就使用了“饮鸠止渴”。当时,若不是这位“一字师”的点拨,我未来还不晓得要闹多少笑话。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今时今日,多亏了谷歌,很快就让我明白了“大风吹倒了梧桐树”这句谚语的出处和涵义。[大风吹倒梧桐树,自有旁人说短长]或又作[大风吹倒梧桐树,定有旁人说短长],意思就是比喻“发生了一件令人瞩目的事情,定会有人议论。”

14岁少年林俊辉,取了个英文名叫Benjamin Lim。某天从警察局回来不久就跳楼死了!这一来,就算是只会用膝盖思想,也晓得警察局必然脱不了干系…哦,最起码,如果没有适当的说明和解释,该警察局对林俊辉的死就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林俊辉的死就是那阵‘大风’、我国的司法和执法的警察就是那颗倒下的‘梧桐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还记得昔日被拷上手铐的儿童吗?还记得水灾拍摄积水被铐上双手的摄影记者吗?若把这些都遗忘了,没问题,已经被证实没有患上精神疾病的余澎杉[被]禁闭在神经病院[被]精神病专科医师心理治疗了两个星期,都说明了梧桐树有问题。

早报的匿名社论其实不值一哂。稍微关注点时事的人,必然晓得“官媒必须姓党”这句发自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训话。本来嘛,[官媒]若不是[姓党],那岂不是变成了“吃里扒外”?新加坡的主流媒体在报业控股的把持之下,[姓党]早已经家喻户晓。只是,却没有习大大那般本事。试想,若是能够像习大大“官媒就要姓党”这般光明磊落的说开了,反而可以避免人民许多闲话。

其实,林俊辉的死和丹绒加东12岁的小学生在东马沙巴州爬山罹难的故事一样,都一再的阐述新加坡主政者的没有担当。学校组织爬山没有错,碰上地震更属不幸。但是12岁的小孩怎么就会签署了《生死状》去挑战比登山路更艰难的[钢索栈道],教育部和丹绒加东小学都亏欠了给罹难学生的家长和亲人一个公道合理的解释!

林俊辉的死也不能挽回,但是刚从警局回来就不声不响的跃下楼,必然就有满腹不可纾困的纠结。是的,警察表面上照章办事,以为可以把林俊辉的死的干系脱离的一干二净。可惜的是,尚穆根作为内政部长,就不能不晓得当所有的警察都能够根据法律脱身事外的时候,其实就证实了这位内政部长的瑕疵,就是新加坡还有[恶法]的存在,新加坡的儿童和少年存在着可能随时随地的被恶法欺凌作践的危机。

在《殉职国民服役人员起诉被撤销》的这一篇新闻中报道全职国民服役人员李瑞锋在演习中因对烟雾过敏而死,李瑞锋家人起诉政府、排长和安全官的诉讼未经开庭审理就被撤销。根据早报报道,撤销的理由是作为被告的政府、当时负责演习的排长纳吉上尉和安全官谢泰祥上尉,作为辩方:

援引政府诉讼法令(Government Proceedings Act)第14节条文,指武装部队人员在执勤时的行为若导致另一名部队人员伤亡,该人员和政府都豁免责任。

其实,新加坡执政者卸过卸责的本事,不外是文过饰非或顾左右而言他。不错,如果是正常的情况之下,也就是对氯化锌(zinc chloride)烟雾过敏的李瑞锋是在符合安全规定的应该只有投掷两个烟雾弹的环境之下发生意外,国防部除了说声“对不起”之外,其实更应该及时检讨评定所有军人体质的程序。毕竟,就算是作为军人,要为国捐躯,就是要‘死’也“死得其所”。

可是,我们回头来看李瑞锋,他是[死]的那么[冤枉]!按照空间和面积计算,符合当时演习安全规定的烟雾弹是[2]个,当时负责演习的排长纳吉上尉或者是为了使演习更加逼真、或者就如他所说的为了给士兵足够的掩护。但是,遗憾的是,不仅仅是他忽略了,就连安全官谢泰祥上尉也忽略了演习程序的安全指标,足足投掷了演习面积安全所能承受的3倍的烟雾弹 — [6颗]!

其实,我们在为李瑞锋的屈死感叹悲伤的时候,或许更应该庆幸这两个草菅人命的军官的草率和不负责任并没有造成其他军人身体的损害,这才是不幸中之万幸。我很感叹的是,高庭司法委员加南拉美斯怎么看不到负责指挥演习和安全的纳吉和谢泰祥上尉,是如此明显的不顾安全程序以致造成军人无辜死亡的事实,批准了他2人的申请撤销起诉?

“你愿意为新加坡而死吗?”其实不到最后关头,怎样的誓语都看不出价值。然而,在还没有真正能够负担起卫国的大业时,就这么窝囊地被指挥官和安全官罔顾安全的行为弄死了,李瑞锋啊李瑞锋,我真正的为了你的屈死而哭。

当然,还有14岁的少年林俊辉!我们看到报纸隐晦的报道,以为知道了些什么事其实却什么都不知道。14岁少年林俊辉可能犯的错误,或许只有专家和教育的辅导才能补救。但是,很肯定的,他总之[罪不至死]!然而他死了,这就表示在家庭、在学校,尤其是警察盘问一个少年嫌疑犯的程序,在有某个关节肯定有了疏失。

末了,我其实好奇怪,学校当局是否应该在家长来临之前[私自]将一个未成年的学生交给警察呢?我相信,这和12岁的小学生竟然签署《生死状》一样,都需要教育部的解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不许他人说短长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不许他人说短长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