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粪上的花香

 

TR EMERITUS》的一章博文让我陷入沉思,既迷惘又愕然。《SAF is not a heartless and uncaring organisation》,很显然的是针对李瑞峰的[屈死]而来。不错,新加坡武装部队绝对不会是个冷漠无情的组织。只因为多少年头,她见证了我们年青的新加坡男儿是怎样的从《Ah Boys To Men》。但是,不是无情不是冷漠,不是说就能够代表着SAF从来就不会犯错。何况,新加坡武装部队又是这么一个大群体。对于一个拥有数十万人的庞大组织来说,要担保没有人会犯错那简直是天方夜谭才有的故事。

就像在怎样安宁的社会中也总有作奸犯科的人一样,武装部队也不能避免有不良分子的存在,军法的纪律和宪兵部队就证实了这点。因此,就事论事,李瑞峰事件是一个很特殊的例子,他在军事演习中[被]牺牲了。而且,他的死亡是那么的冤枉 — 因为只要负责演习的指挥官和安全官遵守演习规定的安全程序,李瑞峰就不会这么无辜的走上黄泉路。

李瑞峰并不是第一次参与演习,他已经证明了以他的体质,绝对能够从两个烟幕弹的环境中挺过来。其实,这也从旁见证了新加坡武装部队对于军人安全判断的专业精神。但是,不幸的是,当个别的指挥官在鲁莽轻率的亢奋下抛出了3倍于安全规定的烟幕弹时,当负责军士安全的安全官视若无睹的无作为时,一个年轻有为的生命就这样走进了枉死城 —  你说,这是孰可忍孰不可忍呢?

联合早报报道说:《国民服役人员死亡案 武装部队:他的死是“不可预见”》。老实说。看到这样的标题而不愤怒才是冷漠无情的人。李瑞峰的[]当然是“不可预见”。要不然,这岂非就是存心[谋杀]了吗?这里,在《2 SAF officers linked to NSF’s death convicted》其实我们也看到了造成李瑞峰[屈死]的指挥官和安全官都受到了军事法庭的制裁,被判有罪。然而,指挥官和安全官被判罪并不代表新加坡武装部队就免除了对于李瑞峰造成李瑞峰死亡的责任。

说起来,其实新加坡武装部队是很专业的部队,以下新闻报道中的一段话就证明了这点:

武装部队在声明中提到,认为受伤或丧命的武装部队人员不能诉诸法律,这是不正确的看法。撤销,不过是由总检察署决定是否该提控,而非新加坡武装部队

因此,现在这[]不仅是又抛回到政府手中,其实也证实了指挥官和安全官提议撤销被起诉的理由言过其实。也就是说:武装部队人员在执勤时若行为鲁莽或疏忽也可被控,也就是可以诉诸法律。那么,承审法官未经开庭审理就把死者家人的诉求撤销,这还有天理吗?

不过,“不过是由总检察署决定是否该提控,而非新加坡武装部队。”这一句话,却是显得过于生硬而迹近冷漠。因为无论怎样说,从广义的出发点来思索,任何军人在演习中的死亡,也算是[为国捐躯] — 那么从为国捐躯这一点意义上的启示,不仅是武装部队,施行国民服役的新加坡政府,更应该恢复李瑞峰的荣誉,以德服人。在还给李瑞峰家人一个公道时,也能够做出合理的赔偿。

我觉得,李瑞峰的死是绝对的不幸,然而我相信这一个血淋淋的教训,最终会使武装部队对于演习训练的安全程序做出更严肃的指示。而对于这两个鲁莽的指挥官和玩忽职守的安全官来说,虽然军事法庭已经做出了惩罚,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像李光耀一样,在李瑞峰的亡灵之前送上花圈鞠躬道歉,或许可以稍慰亡灵和他的家人的一点冤气。

末了,回过头来还得谈谈某些新加坡人的心态,为何总是显得如此乡愿如此顽固、为何思维总是如此僵硬如此糊涂?是的,新加坡政府有许多好处,但所有的好处绝对不应该是所有[恶迹]的遮羞布。一个学生答对了许多试题,有小部分却答错了。他是及格了。但是,师长必然会纠正他的错误。然而,许多新加坡人,尤其是政府自己,当被询问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时,就会以其它的优点来掩人耳目。试想,一朵鲜花若是插在牛粪上而只顾着[赞]花香者,不是更诙谐滑稽吗?

因为李瑞峰的[屈死]而阔谈武装部队的好处,这不仅是完全没有意义。更可怕的,是因循苟且的结果,就可能耽误了护国大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新加坡人总要在每一个教训中吸取宝贵经验,不要让李瑞峰的死亡就因此冷落了千千万万有志男儿报国的心。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牛粪上的花香

  1. 妙哉说道:

    李瑞峰的墓地很特别也占用隔壁的空位置, 面积等于超过两个标准墓地, 设计和建造也相当高档, 全黑色大理石, 特制的吉他键盘等,草坪和小花园, 旁边还有花草和文字, 费用可见不菲。

  2. 妙哉说道:

    “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像李光耀一样,在李瑞峰的亡灵之前送上花圈鞠躬道歉,或许可以稍慰亡灵和他的家人的一点冤气。”
    国防部已经出资替他造坟,还有何求?

    • 赶羚羊说道:

      保卫国家是军人的天职,为了保卫自己的国家,而战死沙㘯,这是何等的荣耀!像李瑞峰军人死的莫名其妙,死的没冤可诉,国防部出资做再大再美的坟墓,算是什么?以慰死者亡灵?别人生养的孩子不是人?送交给国家弹指之间就没了,換成妙哉的孩子该死吗?

  3. Pingback引用通告: 牛粪上的花香 | 新国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