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规矩和方圆之间

檳州家庭、妇女及社会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

先说一个笑话,话说邻国马来西亚檳州的家庭、妇女及社会发展事务委员会主席章瑛在最近表示,“丈夫应缴付薪金给全职担任家庭主妇的妻子,同时为妻子缴交公积金及购买社会保险来保障她们的基本利益。让全职家庭主妇能拥有经济价值,同时也能提升马来西亚的国內生產总值。”

或许我的智商不够,不能够解读当家庭主妇也成为一种全职职业时,社会是怎样来区别每一个做妻子的经济价值?当然,很显然的,水涨船高,在经济上越成功的丈夫,给予其妻子的报酬越高是想当然耳的想法。但是,其实我并不在意当一个做丈夫的付不起老婆薪水的时候会引起什么尴尬的局面?我的想法是,当家庭主妇的生产力也可以论斤论两的时候,那么除了行房之外,妻子和[女佣]的差别在哪里?

然而,章瑛也不是无的放矢!虽然她愚昧得忘记了没有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若不是从丈夫的薪水才能够支撑起一个家的事实,最起码,“同时也能提升马来西亚的国內生產总值”这句话,和网络流传的[吃狗屎]也能够增加GDP是一样的真实!

其实,夫妇,人之大伦也!婚姻,更多的是一种道义上的责任!章瑛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除了哗众取宠,再也没有任何实质上活动意义。因此,这个女人所以会有这么离谱观点,除了对婚姻制度缺乏理解之外,一言以蔽之,就是在肤浅的思维和金钱挂帅的庸俗里钻牛角尖。

虽然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然而妻子作为家庭主妇的角色,又偏偏不是能够以金钱价值来衡量的。人类文明进化几千年以来,女权得到极度的解放。但是,我不能够想象,当丈夫和妻子之间出现就如雇主和雇员一般的关系之后,婚姻和家庭还能够有什么普世价值值得传承?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在一个最普遍的夫妇关系是如此。其实,就算是治国大业也然!对每一个国家政府来说,[规矩]就是一部[国家宪法]、而政府依据国家宪法治国的成就,就是这部国家宪法所画出来的[方圆]。在许多国家,违背宪法可以是一种叛国行为。问题是,如果宪法可以操弄,规矩可以随时改变的时候,这样子画出来的[方圆]就总是让人心难服。

大约没有一个新加坡人会忘记了2011年的总统选举,这一年,因为鹬蚌相争,我们选出了一个得票率只有3成半的总统。而参选人之一的陈清木医生,在选举中以7000多票或0.35个百分点的微差败给当选的陈庆炎总统。这里,熟悉新加坡政情的人都知道,如果当时陈如斯和陈钦亮都不参选的话,那么他们总共3成的选票,这些支持反对党的人民的票数,只会流向中庸可靠的陈清木医生,绝对不会投给执政党的候选人。

因此,很显然的,陈庆炎有难了!对于下一届总统,他[选]或是[不选]呢?若是再参与竞选的话,不能不提防新加坡人民因为上届总统选举的前车之鉴,都来个[弃]什么[保]什么的,陈钦亮大概是不来淌浑水了,如果陈如斯不来搅局甚至有意成全陈请木医生。那么,这时候,陈请木简直是可以坐着选,让不能够继续连任的陈庆炎就下不了台。

孰可忍孰不可忍?这就是政府成立宪法委员会检讨民选总统制的原因。面对着一个不得人心的弱势总统,政府对于来届民选总统算是乱了手脚。而唯一解套的惯技。就是[修改宪法]。很显然的,所谓宪法委员会的任务,不外就是在选举规矩上更加苛刻,务必让陈请木医生失去了竞选资格。如若不然,就只好走回头路,让宪法委员会背书,[官委]一了百了。

有那个新加坡人会不晓得政府的司马昭之心呢?陈请木医生被迫在宪法委员会咨询活动于本月21日截止之前提前宣布有意参加下届总统选举,除了面对着一个无信义随意改变游戏规矩的政府的最大无奈之外,还有一个积极的目的,那就是先发制人。到时候,就算是因为被新规矩剥夺了竞选资格做不成总统,至少也让一份[公道]长久的留在新加坡人的心中。

其实,若是不能够取消陈请木医生的竞选资格,聪明又不缺钱如陈庆炎,应该是不会再次参与竞选来自取其辱。但是,反过来说,若是取消民选总统制度而由[官委]的话,相信陈庆炎也不会有这种脸皮来接收这份对他来说不是[优差]的优差。总之,看起来陈庆炎都只能是一任总统。因此,这部成立宪法委员会检讨民选总统制的丑剧会出现什么引人发噱的效果,只好走着瞧了。

然而,可以相信的,黄鼠狼给鸡拜年,不会安着好心。其实《组屋底层禁止下棋惹非议》这则让人啼笑皆非的奇闻,就让人见识了什么是官僚主义的僵硬思维。这幅禁止在公共范围下棋的告示,和那幅在组屋底层横空而出竖立的几道围栏、在墙壁上钉上的几排尖钉一样,都是不通人情的极端恶劣的傲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当一个政府和人民的关系就总是出在这般对立的围堵式的状态里,我们才会有鄞义林这个平民估计需要用17年的时间,每个月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还]给贵为总理的李显龙100大洋的笑话。当一个国家总理[穷]得名誉也只能用金钱来衡量的时候,其实我们都知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这个躯体和躯体无形的精神,除了钱,就再也没多余的价值。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在规矩和方圆之间

  1. 凡夫俗子说道:

    实在是一个蠢蛋!只要在数年之后,这个分期付款计划取消,人们就会鼓掌欢呼,执政党又可多得选票啦!连这也不明白,还写博文干嘛?糊涂之极!

  2. 今日说道:

    世间万物没有什么可以永垂不朽的,1398年前李渊建立唐朝于618年,亡国于907年,享国289年。如果唐朝没亡国的话,至今可享国1398年(2016年)。

  3. 妙哉说道:

    陈清木知道自己竞选无望,先发制人,让执政党尴尬:
    宪法委员会会规定:
    1)必须曾担任缴足资本5亿元公司的总裁,才可以竞选。
    2)年龄75岁以上,不可以竞选。
    3)下届只允许少数种族参选人竞选。
    陈清木这一着,是经过精心策划,他不是省油的灯!

  4. 妙哉说道:

    其实只要规定必须是缴足资本的上市公司从目前的一亿元升至五亿元的总裁或主席,陈清木,陈如斯,陈钦亮立刻失去竞选资格!这是大家预期见到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