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松脱的螺丝钉

Untitled

在《TR EMERITUS》上看到非选区议员吴浮萍代表工人党发给两位不幸被地铁撞击身亡的维修人员的家人的悼词,我是感同身受。家慈逝世已经两个多月了,以她的高龄能够安享晚年,和在世时的儿孙绕膝,可谓颐养天年。本来嘛,像我这等年龄,眼看着长辈一个个的离开尘世,早就理解生老病死的规律,实在是不应该再悲伤才是。但是,只要一闲静下来,脑海里头就不由自主的出现慈母的音容笑貌,既清晰又迷糊,眼眶里也就自然的充满了泪水。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带着这样的同理心,我可以想象,因吸入超逾安全数目3倍的烟幕弹造成过多的氯化锌含量引发过敏反应屈死的李瑞锋、从警察局回家后就沉默寡言然后跳楼死亡的14岁少年林俊辉、和丹绒加东小学那些在沙巴州神山地震罹难的学童,以及在去年4月至6月入住中央医院8位肾脏病人在病房感染C型肝炎病毒过世的这些人的父母亲友,我可以想象他们的悲哀和凄凉、以及必然比我更加沉重的哀思和哀伤。

当然,这也肯定包括了刚刚身亡的两位马来同胞:Nasrulhudin Najumudin 和 Muhammad Asyraf Ahmad Buhari的家人。我有这样的感慨,只因为这些不幸罹难的新加坡人,都因为生不逢辰,在某些忽视安全程序的操作下,做了黄泉路上无辜的冤魂。

丹绒加东小学的12岁儿童,在地震的时刻,本来还有一些生机。但是,当被捆绑在钢索栈道上的那一刻,逃生的机会就等于[0]!是的,在地震中罹难是难以怨天尤人。然而,当你看到一个迹近白痴的网友这么说的时候:

妙哉 说:

挑战者事先必须签署“生死状”指的是冒极大的危险,真是一个文盲!

你不得不慨叹一样米样百样人,就包括了良心被狗噬了的这种。不是吗?这么明显的错误,既然知道什么是“冒着极大的危险”,学校又凭什么这么草菅人命,把心智还未成熟的12岁的小孩推上生死线呢?不是吗?指挥官和安全官若是遵守安全规律和程序,李瑞锋就依然生龙活虎。毕竟,没有一个父母愿意打这样的官司。

而那些在去年4月至6月入住中央医院病房的肾脏病人因住院而感染C型肝炎病毒,那就是最明显的冤枉。虽然说亡羊补牢,卫生部四名担任司长或同等职位的高级官员因此被纪律处分。但是,这其实和被列车撞死在轨道上的两位维修人员一样,本来就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的失误]!

在安全措施上的一丁点儿疏忽,就好像飞机轮艇上的一根小螺丝,足以造成最严重的后果。李显龙总理说:《须确保SMRT轨道致命意外不再发生》,其实早已经知道了这个关键,是一个很愚蠢的错误。在:《地铁轨道致命意外 当局调查两维修员“脱队”被撞死原因》这则新闻报道中的一句话:

SMRT表示正在协助警方和人力部调查事故,也在检讨有关进入轨道的安全程序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组15人技术小组在获得控制中心的授权批准后排成一列走在轨道旁的维修专用走道上进入轨道调查,分别走在第二和第三位的两位死者竟然离奇的被列车撞击身亡,而在位置前头的主管,以及走在两死者后面尾随的12人等却安然无恙,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回事。

其实,也就是说在维修轨道时行走在维修专用走道上的[安全系数]是绝对的。主管和其它12位维修人员就是明证。但是,对于两位在职训练的受训维修人员来说,是管理层的疏忽未能够彻底灌输安全措施来保护个人安全就让彼等走上危机步步的轨道?或是死者擅自罔顾安全不守纪律,都有待调查。但是,很显然的,对于跟在后头尾随的那12为人员来说,难道就对死者踏入危险绝地的时候视若无睹,连一句善意的警告和提醒都懒得张口吗?

生命的可贵,就在于不能够重来。回头说说吴浮萍。

This accident tragically highlights the hard work that maintenance and service workers put into making our public transport system operate efficiently.

这段话乍看起来好让人触动,相信PAP和SMRT看到了会感觉温馨。但是,这也显示了这个博士,不外也是象牙塔里的塑胶花。因为,很显然的,作为新加坡人,我们在[making our public transport system operate efficiently]的时候,知道[maintenance and service ]很重要!新加坡人民这些年来饱受了地铁误时甚至瘫痪之苦,众人都已经晓得是往常缺乏[maintenance and service ]的遗祸。但是,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无论这些[workers]怎样[hard work],交通部尤其是SMRT一定会有一套绝对有效的安全程序来保证保护工人和职员的生命。

因此,除了国家防卫,没有人能够要求任何国人以自己的生命来促成其它新加坡人的舒适生活。[This accident tragically highlights]的绝对不是[highlights]新加坡大众交通的成就,而是[highlights]我们社会的文化对于负责任的这一个方块正逐渐走向没落、衰弱!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一颗松脱的螺丝钉

  1. 赶羚羊说道:

    妙哉啊!妙哉,你真的夠白目加白痴,地铁轨道的两位无辜的冤魂,他们是怎么死的呀?

  2. 黄花兰说道:

    两个人被撞死,没有什么“不可思议”,是因为这两个人没有遵守安全规则!

  3. 白手套说道:

    对白马非马这种禽兽,死有余辜,死了新加坡就少了一个败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