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

也不知是有多少千百来回了?思绪是纷至沓来,像一捆麻绳千头万绪,恰似心有千千结,就是不知从何说起?今天,就是如此这般,三个女人的名字,徘徊在我的迟钝的脑海里不仅屡挥不去,竟像三颗顽皮的小石子,反复跳跃在一平如镜的池水里,激起一圈圈的涟漪又一圈圈的涟漪。

耶稣受难节前夕,在《TR EMERITUS》上这么一个标题《Assistance needed to locate Amos Yee》吸住了我的眼球。那时候,自己虽然英文水皮,却也是急着先睹为快。一读之下,才知道这是余妈妈焦虑的呼唤。当下,我有一会儿的错愕,惊异着“余澎杉失踪了”,余妈妈和孩子失去了联系,竟然不是急着要找他回来,而是恳切的呼唤知情者如果余澎杉坚持保持机密,那么就请尽量的帮助这个17年来都未曾独立生活过的孩子。

天下父母心啊!只不过是17岁的青少年,难道新加坡就是地狱?不然的话,为什么一个做妈妈的竟然忍心让一个还不太懂得人心险恶的孩子流落他乡?这里,我其实也在祈祷余澎杉真的是远走高飞,不会碰上不幸的遭遇。然后,我就在思考,余澎杉为什么要逃离?他必须逃离吗?

结果,我的答案竟然是肯定的!这才是让人最灰心的事。历史的阴霾不会无故消逝、白色的恐怖历久弥新。两个星期被禁闭在精神病院的心灵磨折,路上无端端的被[狗腿子]一记狠重的耳光,想来早已经让余澎杉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在自己的国家和社会里完全失去了信心。

另一个女子,就是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的女儿玛丽娜.马哈迪。在《南洋网》《我们害怕谁》这一篇文章里最后的一句话:“我们究竟比较害怕谁,他们或真主?”让我跌入了静默的境界,虽然沉思了半响,却也一无所得。

“我们究竟比较害怕谁,他们或真主?”其实李光耀在少年时刻就已经有答案!当他委屈的向日本哨兵跪下去的时候,就知道枪杆子和权利就是决定一切的阎罗老子。然后,或许他也会向上帝道谢,对一巴掌和踹在背后的一脚感觉庆幸。

当然,从此以后李光耀就从来不放下枪杆子和权力,从来就喜欢打人耳光踹人几脚,那是后事。可惜的是,真主永生不灭,世人就算是比真主强悍强横,却是逃不过尘世的轮回。李光耀怎样英雄好汉,终于也死了,只留下一组蜡像,神情却亲切得让然忍不住暴起周身疙瘩。

20160322-sg-lky-wax.jpg

这里就要谈谈第三个女子,也就是李光耀的唯一的女儿。李伟玲和《TR EMERITUS》转载她发表在脸书的文章:《LKY would have cringed at the hero worship》。老实说,刚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很快的就和刊在《The Singapore DailyAndimoo Studios 的一幅漫画联想起来。并且想起了玛丽娜.马哈迪文章中的真主,不也是伊斯兰国的阿拉吗?

12377813_821478224648553_1682332074944079537_o

(Credit: Andimoo Studios)

吴作栋说:《李光耀不愿见纪念方式太高调》,我看着看着不由得笑了起来。若果吴作栋和李伟玲说的都是实话,李光耀若还是能够看得见的时候,哪里还会有这种事。想到这儿,我的脑海里很自然地浮起了《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待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只是,读着读着,这红楼梦的经典警句突然让我触目惊心。不就是因为“世人都晓神仙好”才有得这么一个轰轰烈烈的造神运动吗?我惘然。末了,李伟玲提到了毛泽东遗体,看到了李光耀父母二人栩栩如生的蜡像,我不由想起,2000年在北京天安门看到的毛泽东遗容,会不会就是蜡像呢?再想下去,躺在棺材里的遗体和笑嘻嘻地坐住的蜡像再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8 Responses to 三个女人

  1. 妙哉说道:

    余澎杉在去年七月六日获释“想来早已经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在自己的国家和社会里完全失去了信心。”
    白马非马参与左翼活动,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禁数年,现在几十年已经过去了,但“想来早已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在自己的国家和社会里完全失去了信心。”
    真是感同身受!

  2. 妙哉说道:

    就算是比真主强悍强横,白马非马却是逃不过尘世的轮回。终于也死了,留下的神情让人忍不住暴起周身疙瘩。

  3. 妙哉说道:

    躺在棺材里白马非马的遗体和笑嘻嘻地坐住的蜡像在本质上又有什么区别呢?

  4. 妙哉说道:

    枪杆子和权利就是决定一切的阎罗老子。可惜的是,白马非马两样都没有,只有一个钵,沿街化缘讨饭!

  5.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向上帝道谢,对一巴掌和踹在背后的一脚感觉庆幸。

  6. 妙哉说道:

    为什么一个做妈妈的竟然忍心让一个还不太懂得人心险恶的孩子流落他乡?
    白马非马错了,余澎杉并没有流落他乡,网民捐钱给他,余澎杉在墨尔本享受人生,他住洋房,吃美食,饮佳酿,快活如神仙!

    • 赶羚羊说道:

      李唐妙哉,你是快意澎杉的不幸遭遇?还是妒忌他的智慧-智商都比你高?勇气胜过你百倍?十六㱑少年就历尽磨难千垂百练,这可是你李妙哉能及?你和他挽鞋子,他还嫌你手脏!

  7. 妙哉说道:

    “李光耀若还是能够看得见的时候,哪里还会有这种事。”
    废话!
    他还活着的时候,能够看得见死后人们为他做什么事吗?

  8. 妙哉说道:

    从来就喜欢打人耳光踹人几脚的白马非马现在已经白发苍苍,拿着一个钵,沿街讨饭,这就是所谓的报应,但却没有思过,继续造孽,继续鞭尸,继续诅咒!

  9. 打狗先锋说道:

    我看见一只狗,吠得很卖力!继续吠吧!狗骨头就快来了!

  10. 说道:

    赶羚羊草泥马,打狗先锋封做狗官了。

  11. 钟南山说道:

    贾纳达斯说:“你不能对他人作出指控,并期待他人保持沉默。”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