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5年的排名笑话新加坡记者的专业度

hejjing

贾纳达斯•蒂凡当然想不到,李玮玲会不按牌理出牌,公开了彼此之间来往的电邮。一霎那之间,就让他维护、强调自己作为记者的专业精神的说法,成为一坨臭气腾腾的狗屎。当然,其实他没有这个需要觉得羞惭。反正嘛,就在全球新闻自由指数排名年年节节下滑,新加坡以153名列在152名次的俄罗斯的屁股后头的今天,举国上下的媒体,情愿或不情愿,都是党媒姓党的一丘之貉,怎样诡辩都没有用处。

火星人不愧是火星人,不知道民间疾苦,本来就不是公主的错。两千多年前,王子悉達多·喬達摩若不是走出宫墙,就没有佛祖释迦牟尼。想象中,晋惠帝肯定是和万里动物园里头出生的禽兽一样,肉来张口,才会发生没有米饭吃转吃肉糜的笑话。

因此,面对着全国媒体和媒体人无穷尽的善颂善祷,李玮玲不晓得自己的老豆就是钳制言论的始作俑者,那也情有可原。譬如晋惠帝“何不食肉糜”的黑色幽默,毋庸讳言,李玮玲对李光耀满怀的思慕,都化作了维护父亲名誉的坚持 — 这点,作为李光耀的女儿,我反而佩服她的勇气和智慧。

是的,现在我倒可以想象她的思维,她是多么地希望她的皇兄谦卑再谦卑!公私分明,在父亲周年忌日,李光耀的国丧大典记忆犹新的这个时候,不再劳民伤财,严令国家机构不许张扬,劝导民间不必做作。然后,一家人在一起举行一个肃穆的私人追思会。这样一来,定然是好评如潮,为李光耀这个家庭的风格增添许多风采。

然而,李显龙的庸俗却不是她这个妹妹能够预料,为了政治利益,趁着国人对李光耀的追思,此时不消费更待何时?一下子由民间发起,实际上却是政府主导的悼念李光耀的造神游戏,大锣大鼓的闹得满城轰轰烈烈。李玮玲也是网络中人,当然也看到了许多负面的评语。机智的她,就想到了只有去平衡这个闹得过头的造神运动来保护父亲的名誉。

因此,当李玮玲的文章在她的脸书发表后,再加上吴作栋的唱和。我本来以为李光耀这下子是左右逢源了,大小通吃,鱼与熊掌兼得。造神运动激起了千万颗庸俗的心,李玮玲的一盘冷水,也得到了一般理性国人的同情。因此,如果说贾纳达斯•蒂凡等人不是愚昧的反击,而是静悄悄的等着风平浪静,那么这两个兄妹,其实是[双赢]。

可惜的是…哈哈,其实一点儿也不可惜。李显龙的智慧不仅无法和妹妹攀比,其实也落在吴作栋的后头。如今,这个兄妹内讧的新闻,覆水难收,想来必定也成为国际性的笑话。而让人更好笑的是,李夫人何晶也来插一腿 — 猴子[潇洒]的那根中指,嘿嘿,千言万语,为老公出气的味儿不言而喻。

当然,就如何晶自己说的,我就是这般误会了。但是,管他呢?我觉得,对于前《海峡时报》副总编辑贾纳达斯•蒂凡的[专业]来说,这张奇图,真是一个恰当的不能够再恰当的答案。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从2015年的排名笑话新加坡记者的专业度

  1. 学人说道:

    911的预兆 — 大厦将倾
    Posted on 08月 27, 2015 by 白马非马
    《大选将近 我们该如何做选择?》这个黄婉娜,也不知是哪里突出来的哪一根葱?她“究竟要什么?”50多年前,因为对政府失去了信心,才有PAP上台的机会。说来可笑,新加坡人又不是神仙,怎能够未卦先知,就知道人民行动党就是个清廉的政党呢?
    不错,治国的前些年,PAP是清廉的。然而,当一个3百万人口的小国家的总理的薪酬是世界第一经济强国,拥有3亿人口的美国总统的5倍时,清则清矣,和“廉”就早已经差距了十万八千里。
    而且,这句“这个政党,不会擅用职权和方便”,简直是睁眼说瞎话。不必说AIM啊太小儿科了。试看“集选区”的捆绑式“奥步”、历届大选使用投票站的资料重新划分选区等同作弊等等举措,善用职权的方便早已经是甚嚣尘上的惯技。黄婉娜这时候还在这里瞎说吹棒,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不错,我们都以作为新加坡人而自豪,就像50多年前,新加坡人民把林有福政府轰下台的自豪一样,当PAP也已经开始变霉发臭的时候,新加坡人肯定就会重演历史。毕竟,社会要进步,国家要进步,人民更要进步。况且,新加坡人再也不是当年祖辈父辈只求温饱的时代了。我们向往的,是更文雅、更文明、更有尊严、更民主的生活。
    大选将近,新加坡人若是有智慧,那么就必须先知道,这就是我们为未来的政府设置“红绿灯”的时机 — 告诉下一届政府,黄灯亮时,你就必须小心了。告诉政府,绿灯亮的地方,你就要踏足油门。当然,看到人民给你的红灯讯号,你若是不刹车,那么下台是早晚的事。
    大选将近,这是算账的时候了。吕德耀主动下台,还不失是个有骨气的人物。不过,一个部长栽在一个CEO手上,却还是可悲可叹。吴作栋说《反对党无兴趣照顾人民福利》,这话有点儿番癫。没有公权力也没有行政资源的反对党又如何照顾人民福利,大概只好让吴作栋成为反对党之后让他亲身体验一下。
    吴俊刚说:“现在议员津贴相当可观,每月一万多元,对很多人来说,当个全职议员也是可以过话的”。吴番癫影射反对党人的恶意这里就不说了。我想不出的是,为什么执政党的议员同样的拿到这么高的津贴,却从来没有“全职”做好议员工作的打算?这也让我想起了杨木光这个超人。我很感兴趣的是,如果这一届让他落选了,那么他是否还能够维持65项兼职的本事?
    其实,我觉得作为反对党的攻略,能不能够执政是另一回事。最主要的,反而是能够准确的、正确的反映“民意”。关于这一点,我觉得最好是把每一个选战当成简单的“民意公投”。举凡交通、医药、组屋、人口、最低工资、终身入息计划都是很好的题材。
    在《他们的临别秋波》,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一段话,其实应该让李显龙脸红。奥巴马说:
    我们有时会听到一些领袖说:“只有我能hold住这个国家,不让它垮掉。”如果那确是实言,那这位领袖其实并没有真正地建立好自己的国家。
    是的,如果以为只有行动党才能治理好这个国家,如果李光耀已经不在了,还必须摆住一张空椅子,如果新加坡人还不能够感受到李光耀其实并没有真正地建立好自己的国家的危机 — 呜呼…夫复何言?

  2. 学人说道:

    百多年的路边摊 Road side hawkers
    路边摊打造的美食文化

    新加坡是个美食天堂,林林总总的美食齐聚狮城,餐馆、食阁、小贩中心、咖啡店等到处可见。经过时间的沉淀后,已经打造出深具本土风味的饮食文化。在当下的e-时代,来自世界各地的国际美食甚至进驻小贩中心,跟本地人分享一杯羹。
    小贩中心是这一代人的集体记忆。在过去的年代,路边摊则是大家熟悉不过的风景线,30年前还跟我们一起生活。
    嘈杂的街边饮食曾经陪伴着我们的先辈走过艰苦的岁月,也陪伴过我们这一代人,拼凑成温馨难忘的往事。在平凡的食物中,蕴藏着许多深刻的回忆。而每一道食物都包含着各自对人生的想法,传达记忆中的故事。
    后来路边摊都被“赶”到小贩中心去,才正式向古早的年代挥别,为传统街边摊贩画上休止符。
    这段城市变化的故事,就如打油诗所描绘的: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街边叫卖声,往事知多少!
    早在19世纪的英殖民地时代,路边摊已经出现在本地街头,大街小巷挤满了一排排的小贩摊位,为大家带来价格廉宜的美食佳肴。这些路边摊成为现代新加坡的“传统”。
    当年的美食都是由先辈移民从家乡带过来,他们在新加坡住久后成为本地人。移民煮给移民吃,不知不觉间食物多了几分照顾同路人的情意结。由于每一家对食物的处理方式都不一样,就像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以讲起传统美食,都免不了流口水。
    随着大批移民前来谋生,接着就开拓了饮食文化。街边美食经历过时代的演变,不妨看看百年前后的对比:
    1860年代,旅游记者John Cameron的观察:
    “看来全世界没有一个城市像新加坡那样,混杂着各族人群。随眼望去,尽是流动小贩,销售五花八门的美食。马来人售卖本地出产的水果,华人和印度人则林林总总,从奶油蛋糕到各式各样的花生果仁。他们挑着扁担,将物品分置在两端的箱子里。印度人更可爱了,食物是放在头顶上的。
    华人的路边摊最特别,小贩将食物器皿挑到摆摊的地方,扁担的一头是个木箱子,里头的火炉正热着一锅汤,另一头是个菜篮,承着米饭、碗盘、糕点、调味品等。”
    现代美食家蔡澜谈起他对过去与现在本地食物的印象:
    “我认识的新加坡很安静,很小,还有马来人的甘榜,到处有老老实实在炒和焖的小贩。…我现在来新加坡,想吃美食要很努力地去找,不是没有,所以我是永远抱着希望。”
    美食讲究感情,用心的厨师和懂得欣赏的食客,两个巴掌将美食拍响。处于主导地位的是负责食物料理的厨师,有感情有爱心的食物一口就吃得出来;反之就是厨师的出发点只是为了填饱食客的肚子,以外包、快速、赚钱的念头去经营。若是如此,美食文化就不可能传承下去,面临断层的命运。
    华人见面,常以“吃饱没”来打开话题。食物既可以联系感情,也可以缔造认同感,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出国工作念书的朋友,藏在他们心中的美食并非辣椒螃蟹、鲍鱼盆菜,而是简单踏实的滋味。最怀念的是本地的炒粿条、沙爹、叻沙、海南鸡饭、咖啡面包生熟蛋、印度同胞好像耍杂技一般的印度煎饼(Roti Prata )等等。
    早期的路边摊多数由自己一家人打理,而且专注在一两道私房菜,以毕生的功力来完善这些菜色,然后将看家本领传给下一代,传统美食就这样代代相传。这些传统美食不单只是好吃,还融合了感人的民间历史、互助与传承的精神。对我们更多人来说,路边摊私房菜的滋味就是那么有感触、有回忆。
    一百年前的新加坡
    一百年前,新加坡的市区已经非常拥挤,非法路边小贩很多,影响了公路交通。他们的卫生观念不强,甚至在沟渠上处理食物,使用没有过滤过的食水。当时的卫生官员表示,许多食物都被蟑螂、老鼠、苍蝇等污染过,成为散播霍乱、伤寒症等传染病的源头。但是说来奇怪,许多孩子就在这种环境下长大,锻炼出超强的免疫力,吃了脏食物都若无其事。

    那个时候,小贩过生活也不容易,他们必须向私会党缴交保护费,甚至为了谋生争地盘而发生格斗,伤亡事件层出不穷。
    当时的殖民地政府着手管制街边流动摊贩,规定他们必须领取营业执照。不过,政府认为有必要给街边小贩留一条活路,让那些失业和没有特别技能的居民谋生,同时为大众提供廉宜的食物,解决社会民生问题。因此,虽然口头上说要管制小贩,到头来并没有真正实行。
    殖民地政府曾经尝试将路边摊聚集在同一帐篷下,除了方便管制,也可以教导小贩卫生常识。1922年,第一间能够遮阳挡雨的有盖食堂落成,设在红灯码头附近(Finlayson Green),接下来在牛车水、奎因街(Queen Street)、马里士他(Balastier)、直落亚逸(Telok Ayer)和乌节路附近(Carlie Road,现在的Cairnhill)开设多五家食堂。所谓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有盖食堂并不能立竿见影,达到预期的效果,没多久就被淘汰了,但却在无意间成为后来的小贩中心的雏形。

    战后到独立的年代

    战后的年代,百业待兴,许多失业人士为了谋生,只好走上街头,摆卖路边摊,重现战前的光景。1959年新加坡自治的年代,人口激增,非法小贩达到3万名。

    这些非法的路边摊没有适合运作的场地,废水残渣都倒在沟渠里,甚至一桶洗碗水可以重复使用,相关的卫生问题十分严重。Singapore Free Press (1957)报道:

    沙爹摊贩煮好一锅沙爹酱,摆在桌面,几乎每个食客都会将同一串沙爹放进锅里,沾沙爹酱两三回。这串沙爹就这样在他们的嘴巴和锅子进进出出好几次。

    卖广东烧腊的摊贩蹲在发出恶臭的沟渠边处理食物,苍蝇在他身边和食物上停下来,有福同享。

    卖面的摊贩边吐痰边用双手擦嘴,偶尔还用来擦汗。那双手继续为客人准备熟食。

    有些小贩到垃圾桶捡烂菜,一些摊位的熟食已经卖到发霉,顾客吃剩的猪肉回收后,卖给下一个客人。

    在这些不合卫生的做法中,最难处理的是那双手。虽然政府通过立法、培训等方式来控制食物卫生,但抽烟、吐痰、处理食物前没有洗手等旧习惯还是难以根除。

    实际情形比报道的还要糟糕。丝丝街、直落亚逸、克拉码头等人口众多的地区还在使用粪桶公厕,每天由挑粪夫清理一桶桶的夜香(粪便)。人们上公厕时必须点燃香烟,不然便是猛擦风油万金油来掩盖臭味。熟食小贩在公厕外摆卖,大只的青头苍蝇在粪桶尝尽美味后继续在路边摊共享美食,食物卫生可想而知。
    新加坡独立后,政府严厉管制路边摊,并为两万多名非法小贩发出营业牌照,强制注射预防针等。到了1969年,那些在大街上执业的路边摊都迁移到后巷、空地、停车场等。
    福南街(Hock Lam Street, Funan Centre)、士敏街(史密斯街,Smith Street)乌节路停车场等都是当时著名的街边美食天堂。福南街一带有高等法院、政府大厦和商业中心,在附近工作的财富(办公室职员)、公务员、律师等都很喜欢福南街的食物,最出名的有牛肉粉、薄饼等。史密斯街的夜市特别热闹,沙煲饭、广东鸡饭等都是食客的最爱。

    1972年,政府在裕廊Yung Sheng Road建立了第一个小贩中心(后来的Taman Jurong 小贩中心),俗称“六十摊”。顾名思义,刚开始营业时,这里有60个熟食摊位。1975年,政府在皇后坊(Empress Place)、惹兰勿刹(Jalan Besar)、德明路(Dunman Road)、锡安路(Zion Road)以及其他地方兴建10个小贩中心,安置七千名熟食小贩。

    此后十年间,小贩中心如雨后春笋,全新加坡设置了113个熟食中心。到了1986年底,牛车水大厦落成后,最后一批路边摊正式向新加坡街头挥别。

    自此以后,那种充满生命力的沿街叫卖的情景,走入只能回味的历史中

  3. 福建人说道:

    这个草老鳮姆除了会敢羚羊 草泥马,还会转抄别人的文章,

  4. 福建人说道:

    妙哉为何不狂吠?被中元一指塞住鸟嘴?中元一指果然厉害名震中外!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