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飞雪

我不是君子,虽然和一日三省吾身还有很多距离,然而自忖自个儿从头量到脚,也不相信自己会是个小人。但是,今天,我却好想看看许文远会不会找一个地洞钻进去,会不会脸红,是一番什么嘴脸?

地4

南北线地铁部分服务中断了将近一个小时,这是属于严重性质的故障了。想起刚刚就在大前天许文远和宏茂桥一众地铁职员纷纷翘起大拇指的兴奋画面,我发誓绝对没有幸灾乐祸的感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苏碧华掌控SMRT的那几年所留下的烂摊子,郭木财只能够尸位就餐。他乐得天天数着红红绿绿的钞票过日子,让外行的吕德耀做出头鸟搞得焦头烂额,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选区被分尸,最后也只好含羞无奈的抛弃这顶黄金万两的乌纱帽,就此在传媒中默默地消逝。

和上次自己主动请缨就任国家发展部不一样,许文远就这般上台做了交通部长。一下子,那帮御用文人又活跃起来了,期冀着奇迹出现。或许,彼等就以为作为卫生部长的许文远能够建议国人在节省医药费的情况之下到隔岸养老,那么或许也能够像韩愈祭鳄鱼文驱赶鳄鱼一样,让地铁起起落落的故障神奇的离开地铁的轨道吧?

哈哈,这当然不是神话而是笑话。然而,许文远就有这个本事把笑话当成神话。或许,许多人依然记得许文远非议诸葛亮的往事。这个觉得自己比孔明更厉害的人,果然不是省油的灯。你看,地铁还是那些地铁,故障还是那么多故障。但是,许文远就偏偏有办法,把死气沉沉的地铁搞得风生水起。你看,他只是把地铁线路稍为切割,就能够在东西线撞死人部分地铁站服务中断了两个多小时不久的时日,聚集了一班人兴高采烈的庆祝地铁南北线没有严重故障的100日庆典。

地7

看着许文远歪着屁股斜着身子竖起两根大拇指的怡悦,和宏茂桥地铁站一帮职员意气风发的士气,我一时也找不出怎样的形容词来譬喻今天南北线中断服务一个多小时,在想象中将会彼等带来的某些尴尬?我只想说,像许文远这般玩弄心术的人,就是如何使巧,也瞒不过头脑清醒的人民。

新加坡地铁的沉疴,苏碧华留下的烂摊子,在13国专家的建议出台后,肯定不是就会立即迎来了春天。而且,如果不改变服务股东钱包的心态为服务人民,那么就算有26国专家的建议也无补于事。其实,所有专家的建议都应该是在建设地铁计划时就已经具有的金科玉律。不幸的是,苏碧华也不晓得是靠着哪儿来的裙带关系,只顾着在地铁站卖糖果,结果让地铁坏了身子。东西线,南北线,一言以蔽之,都是癌症病人。

不是吗?就连东北线也来开玩笑。还好只是10分钟。不然的话,又叫许文远情何以堪?

地3

末了,真是奇哉怪也!地铁南北线东北线相续故障,早报今天的即时新闻却是老神在在,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悠闲。是为尊者[讳],不想打许文远的老脸呢?还是都去睡觉了,做白日梦?

地8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六月飞雪

  1. 妙哉说道:

    一言以蔽之,白马非马是个癌症病人,头壳坏了!

  2.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不是君子,一日三省吾身,自个儿从头量到脚,发现自己原来是个小人。

  3. 妙哉说道:

    我只想说,像白马非马这般玩弄心术的人,就是如何使巧,也瞒不过头脑清醒的读者。

  4. 妙哉说道:

    如果不改变肆意攻击政府的恶劣心态,那么白马非马就算有读者1万个建议也无补于事。

  5. 妙哉说道:

    是为尊重版主,读者不想打白马非马的老脸呢?还是都去睡觉了,做白日梦?

  6. 妙哉说道:

    外行的白马非马最后焦头烂额,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文章攻击地体无完肤,最后也只好含羞无奈地封笔,就此在博客中默默地消逝。

  7. 今日说道:

    疯狗在发狂乱吠,应就地射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