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娥冤

如今,新加坡人里头,懂得六月雪窦娥冤的约略是不多的了。《六月飞雪》虽然写的是许文远,被[冤]的却是平头老百姓。许文远心计过人,吕德耀下台不过几个月,也就是说[许倌]粉墨登场也就是那个百来日。然而,戏法可不是人人会变得来。吕德耀坐镇交通部长的日子,东西南北环,哪条地铁线路何尝没有“百日没有中断服务”的时期。可惜的是,偏偏他就未能够像许文远一样想得到,成功竟然也是这么如此可以切割。

所以呢?吕德耀虽然未必就是君子。然而,起码脸皮就没有[许倌]的厚。许文远脸皮之厚,大约在所有内阁同仁之中,他如果自承老二。那么肯定就没有人敢潜越第一。人生在世,脸皮厚就吃得开。不是吗?[许倌]接手吕德耀短短时日,人们对吕德耀应该还是记忆犹新。地铁还是那个地铁,但是只要一想想之前吕德耀出现在媒体上总是一副凝重的黑脸和之后[许倌]一幅总是打哈哈的笑脸,这么一互作比较,谁的脸皮厚薄立即分明。

呵呵,其实我说[许倌]自承老二。那么肯定就没有人敢潜越第一,这也是个伏笔。因为朝廷内外,厚脸皮其实早就成为时尚。尤其是那些坐在集选区顺风车不费吹灰之力踩进国会殿堂的人,一朝成为议员,竟然以为自己就是身经百战的勇士。不是吗?试看榜鹅之子当时输给李丽连的懊恼和今日庇荫在集选区卵翼下成功的得意 — 嘿嘿,脸皮没有三分厚,就肯定红到耳根子了。

而且,脸皮厚也不是朝廷的专利。就以后宫来说,总理夫人何晶脸皮之厚,不得不叫人竖起大拇指。嘿嘿,是大拇指,不是中指。世人很难想象,如果不是新加坡,其它任何国家的总理夫人在脸书贴上猴儿中指图会带来什么局面?以前看苏东波取笑佛印和尚像屎的轶事,对苏小妹的见解,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相由心生,何晶当时既然贴出了这幅中指猴,可见猴子和中指就是她的污念。后来虽然此地无银三百两,删除了中指猴还假惺惺的大义凛然一番,说是为了避免误会删了。可惜的是,粗俗的她当然也没有想到,这已经不是误会不误会的问题。而是不论在任何情况之下,作为总理夫人,都应该有最起码的人格素质,必须言论得体。然而,她的表现,却已经让全体新加坡人蒙羞。

脸皮厚好办事,这不是诙谐也不是讽刺。不是吗?如果是常人,总会顾忌着瓜田李下。而脸皮厚的人不必顾虑。反而可以乘势偷瓜摘李,收获就总会比人多。就以这趟政府任命[宪法委员会]来[检讨民选总统制]的闹剧来说吧,大法官梅达顺既然是领导委员会来检讨,那么在公开意见陈述会上,就不能够一再强调他的看法来影响他人意见。

种族,会不会成为敏感的课题,都会有各种不同因素。政府知法犯法,以种族课题来强调必须有某族总统,无形中对全体族群彼此之间的信任都造成伤害。而且,如果依循“自然夕阳”的原则,随着社会的进步,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必然出现 — 而其实,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早已成胎。只要是新加坡人,只要大部分人民同意,谁来当总统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此时此刻,政府却来如此强调总统的种族身份,岂非等于是在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划上族群的鸿沟,离间新加坡不同族群的感情。

因此,项庄舞剑,志在沛公。对总统制的检讨,其实就和集选区等所有[奥步]一样,种族都成为了污浊政治在政党私利操纵之下的挡箭牌。有句话说,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陈庆炎作为弱势状态,从来就不在我的价值观之内。当政府出尔反尔,民选总统竟然成为国家发展毒草之后,其实民选政府也只能是[屁]!

1984年还是PAP全盛的时代,当时的李光耀总理提出新加坡的民选总统制。考虑的就是如果出现坏政府,国会准备动用国家建设所累积的储备金的时候,总统有否决权。因此,他认为新加坡需要有两把锁匙,守住国人辛辛苦苦累聚起来的储备金,一把在国会,也就是政府;另一把就由总统保管。

这样的思维,据点其实就出现在“坏政府、好总统”基础上。吊诡的是,民选总统施行了好几届,除了之前官委的有一个在私行上有瑕疵,其他的都是中规中矩。但是,偏偏就在这种毫无悬念的情况之下,竟然出现了“好政府、坏总统”的思维 — 其实很简单,一言以蔽之,就是政府惧怕民选总统拥有的道德公信力的,再也不做橡皮印章。

其实,无论是“坏政府、好总统”或者“好政府、坏总统”,只因为新加坡宪法的规范,民选总统绝对不会成为双头马车阻碍新加坡国家向前发展。反之,就如李光耀的思维一样,两把钥匙虽然不见得就是万无一失。然而却是国家安全隐患的多一层保障。

有道是人走茶凉。一生反对建立赌场的李光耀还没有死的时候,赌场出现了。如今他去世了,所有他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只余下了政治利益,就也不稀奇。住家拆不拆、纪念馆建不建,都由不得死人的遗嘱来置啄。而其实,对于国人来说,也是见仁见智,对国家利益抵触不大。然而,如果在总统制上走回头路,所有有理智的新加坡人就必须好好的想一想,一把钥匙的[弊]和两把钥匙的[利] — 这时候,你就知道总统的种族问题只是个幌子!

窦娥冤,好冤!然而新加坡人更冤,建国时代的新加坡人做牛做马,然后一代代的新加坡人,就只能做猴子,顺着耍猴者的朝三慕四…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9 Responses to 窦娥冤

  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的脸皮之厚,在所有新加坡人之中,如果白马非马敢自承第二,那么肯定没有人敢潜越第一了!

  2. 妙哉说道:

    试看白马非马的狗屁文章被新国志转载的得意“~~嘿嘿,脸皮没有三分厚,就肯定红到耳根子了!

    • 今日说道:

      白先生的文章内容颇有事实根据,许多事情分析的透彻,并非无中生有,让人看了反复沉思!如果阁下可以发表一些,对当今的社会民生,民主课题,政治素质的走向,经济的发展的文,相信也有许多读者乐意拜读阁下大作!

  3.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的脸皮之厚,不由得叫人竖起中指了,fuck you !

  4. 妙哉说道:

    相由心生,白马非马既然在自己的博客贴上这幅中指猴,可见猴子和中指就是白马非马的污念,这种畜生是个败类!

  5.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的表现,已经让所有受华文教育的读者蒙羞!

  6. 妙哉说道:

    一个新加坡人的新加坡早已成胎!
    这是白马非马的屁话!

  7. 妙哉说道:

    政府惧怕民选总统拥有的道德公信力,再也不做橡皮印章。
    这是白马非马的废话!
    李光耀曾说民选总统不能成为另一个权力中心的话,白马非马却故意避开,目的是要误导读者!

  8. 妙哉说道:

    民选总统绝对不会成为双头马车阻碍新加坡国家向前发展!
    这是白马非马的废话!
    民选总统成为双头马车阻碍新加坡国家的向前发展,这正是了李光耀担忧出现的情况!

  9. 妙哉说道:

    迟建国一代几年出生的白马非马早年做牛做马,现在到了花甲之年,只能做猴子,耍猴子的把戏,比比中指,挖挖屁眼,摸摸屌屌,自爽娱人,骗骗几个铜板!

  10. 妙哉说道:

    与白马非马认识,当然懂得他的猴把戏,骗骗无知的读者。

  11. 今日说道:

    你这个大蕃薯去上网查看,新加坡的生活费是多么高的惊人,住房,医药,教育,交通,衣食,那一样不是高的令人吃不消。————————白先生所说的那一项不是事实?有坐轿的就有抬轿的奴才,奴才脚下跟着一群狗,而你就是那一群狗中的一隻奴才狗,狗奴才只会整天向主人搖头摆尾,被猴姨中指插入嘴巴还叫好,真是无知的吃屎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