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君子]引起的[君子之战]

朋友妻不可欺”这句话,出自元明戏曲传奇《綴白裘》《六集》卷二《杂剧》《花鼓》。是出诙谐喜剧,讲一个纨绔子弟戏耍卖唱的街头艺人的丑态,过后和老婆怄气的恶相。里头“凤阳花鼓”有两句词语未免粗俗,唱着:“床前抱着情哥睡,下面伸手扯裤裆”。

我已经竭尽所能履行职责,对于必须提早卸下职务,我致上最深的歉意。”王金发辞职信短短的几句话,直叫武吉巴督的选民情何以堪?他的确是“歇尽所能照顾自己选区所属妇女团的团员,并且替她的丈夫履行职责”。虽然说“食色性也”。但是,华人有句话说得好,就是“兔子不吃窝边草”,就凭这点,王金发就连兔子也不如。

如今,这幅林婉丽满脸笑容地持着“WE LOVE DAVID”纸皮的图片,现在看起来,王金发那一副色迷迷的笑脸叫人回味无穷。谁能够想得到呢?一个是行动党武吉巴督推出来选举的精英,一个是行动党武吉巴督支部妇女团成员,兼且一个是有妇之夫、一个是有夫之妇。在人前显得道貌岸然,关上门之后男爱女欢。我想,如果不是女方丈夫不情愿戴绿帽,像王金发这番竭尽所能 履行职责下去,武吉巴督妇女团的成员岂不是人人都要自危了?

朋友妻不可欺”,何况是自己辖下选区妇女团的成员?就因为这个“非君子”,倒引起了一出“君子之战”,真是造化弄人。今天看新闻《二人战局确立 武吉巴督补选“君子之战”开打》,我不由得吃吃偷笑。徐顺全是不是君子,我不敢断言。但是,PAP这个政党里头有君子?就好像日头从西边出,却是我心头里的一个大疙瘩,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

如果PAP有君子,那么就不会因为王金发离职就把发展武吉巴督的承诺当成筹码来威胁选民。《武吉巴督翻新计划属市区镇重建局管辖,不应成为穆仁理的竞选筹码》。武吉巴督想象不到,市区重建局在2013年底所发表的武吉巴督总蓝图草案的手册中,强调了其中主要发展计划中扩建的武吉巴督公园、武吉巴督西的新公园,武吉巴督西2巷新的公园连道和一个新的脚车路线网以及武吉巴督西区新道路的建设,竟然会在他们遴选出来的议员成为逃兵之后,在补选中成为PAP候选人的竞选口号,成为要挟和威胁人民的利器。

穆仁理说,他将有效落实相关计划,但必须先得到人民的委托。“我们所宣布的计划是行动党裕廊-金文泰市镇理事会的部分计划……如果我们没能取得人民的委托,我们就不能成立一个(涵盖武吉巴督区的)市镇会,也就没有能力继续推行计划。”

切割责任、切割承诺本来就是PAP的惯技。但是,73%的武吉巴督人民将手中最神圣的一票投给王金发,是相信王金发能够履行他的诺言。但是,如今王金发不仅辜负了人们的委托,在道德上失分,作了色戒的逃兵。就连政府也因此混淆了角色,让公务员披上政治外套 — 因为市区重建局不是PAP的道理是很明显的。

李总理说:“公共服务得在中立与非政治化,以及政治敏感和政治反应灵敏之间保持细微的平衡,这是公共服务的先天特质,公共服务必须在政治化环境中与政治领导人合作,并为他们服务,但与此同时又得与政治区隔开来。这是必要的细微平衡,我们须继续维持这个平衡。”

新加坡是一个国家,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的国会议员虽然不是PAP的成员,但是仍然不改由政府主导治国的局势。这些选择由不是PAP成员作为国会代言人的选区人民,和新加坡全体国民一样行使他们的必须缴税的义务,和全体国人一样奉公守法。并且,他们的男青年,也和全体新加坡人的男性青年一样奉行国民服役保家卫国 — 试问,武吉巴督的人民又犯了什么天条,必须为PAP出了一个[滥色]的伪君子买单?如果不受新候选人的要挟、威胁,就会因此失去了国家赋予的、和其它选区平等的权利?

然而,公务员须公正地执行政策,不得偏袒任何政党,或为党派徇私。”早报的这段报道,不懂得是给李总理打脸还是讽刺政府在政党和政府之间混淆、模糊了角色?其实事实很简单,PAP组织政府完全不等同PAP就是政府。在武吉巴督的补选议题中,是PAP这个政党参与选举而不是政府参与选举 — 新加坡人民如果连这一个最基本的道理都不明白的话,就只好这么一直的被蒙骗下去了。

其实,武吉巴督的选民要在PAP和SDP之间做出怎样的抉择,谁喜欢穆仁理谁喜欢徐顺全,主观或客观,都是他们自己神圣的权力。让人骨鲠在喉的,却是不选穆仁理的后果竟然是整个选区的国人都会被惩罚,成为被遗弃的第二等公民。并且立即失去了国家蓝图原计划中指定发展的设施,这才是让人耿耿于怀而且感觉恶心的举措。

李显龙说:《政治领导人和公务员须持相同理念价值》,党媒姓党的媒体都报道得津津有味。却没有想到,这种不是幼稚就是鸭霸、扭曲民主概念的话由一个总理说出来,在一个民主的国度,就显得那么荒唐可笑。其实,这句话和“党媒必须姓党”一样,直白的指出“公务员必须是党员”。嘿嘿,不是吗?要不然,如何能够硬性强制“公务员须和政治领导人持相同理念价值”?

从这点看来,李显龙也和君子的距离其实也相差甚远,这点也和他和令妹李伟玲之间的争执得到证实。试问,大部分的公务员本来就是一份职业,如果不是PAP党员,又怎么能够保证做到和政治领导人有相同的价值观和理念呢?因此,李显龙其实如果有见识,他本来应该是说的是:“公务员不管理念和价值观如何,都必须密切合作、配合政府的国家法治,有效的推行政府施行的政策。并且必须公正地、不得偏袒任何政党,或为党派徇私。

末了,谈回武吉巴督的补选,我心中虽然有期翼却也没有期翼,只因为是武吉巴督的居民说了算 — 作为单选区,既然没有集选区捆绑偷吃的弊病。那么,每一个选民神圣民主的一票都摊在阳光底下,谁也不能够置啄武吉巴督人民的权利。不过,一个议员是[全职]服务人民好呢?还是[PART TIME]兼职的好呢?当然,还是武吉巴督居民的选择!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非君子]引起的[君子之战]

  1. 妙哉说道:

    他本来应该是说的是:“公务员不管理念和价值观如何,都必须密切合作、配合政府的国家法治,有效的推行政府施行的政策。并且必须公正地、不得偏袒任何政党,或为党派徇私。”

    白马非马真是恬不知耻,脸皮比钢板还厚!总理有总理公署秘书,内阁团队,公务员替他出主意,并不需要你这个糟老头指指点点,全国没有人才了吗?需要你这个蠢货教总理如何治国吗?实在太狂妄 了!

  2. 妙哉说道:

    不过,一个议员是[全职]服务人民好呢?还是[PART TIME]兼职的好呢?当然,还是武吉巴督居民的选择!

    武吉巴督居民自有决定,并不需要你这个糟老头下指导棋!

  3.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和君子的距离其实相差甚远,这点也和他和读者之间的争执得到证实。

  4.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参加左翼活动受到惩罚,成为被遗弃的第二等公民,至今仍然耿耿于怀。

  5. 妙哉说道:

    其实事实很简单,PAP组织政府完全不等同PAP就是政府。

    这么说来,谁才是政府?难道是在野党?说不出来,就证明白马非马在讲疯话!

  6. 妙哉说道:

    既然敢附上照片,就把你的老丑样子也附上吧!不敢接受挑战呀?只能躲在博客后乱吠!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