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壳破了的时候

如果用李嘉诚说的:“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是生命”这句充满智慧的名言来诠释李伟玲和李显龙兄妹的内讧,能够带给新加坡和新加坡人什么样的预兆呢?别忘了,李显龙是否是李光耀不光彩的儿子,这是李家的私事。譬如吹皱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但是,说他“掌权者建立王朝”和“滥用职权”,却已经走出私人的范畴,只因为李显龙是新加坡的国家总理,“滥用职权”是很严重的指责。而且,新加坡又是个民主国家,“建立王朝”更是新加坡人民不可承受之重,简单的说就是政变,因为想要“建立王朝”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必须推翻民主政权。

32

这里,必须感谢韦春花大娘,在他的《周末静思语二则》里,为读者收集了新加坡三人总理的说话,针对他人的诽谤和诋毁,为了维护个人和政府的信誉,言之凿凿,做出了启动法律程序提告而不会妥协的宣言。

  • 吴作栋(1999年):“我们已有一个共识:如果一名部长被诋毁,而他不愿提告的话,那么他必须离开内阁。”

  • 李光耀(2006年):“如果我公开骂一个人,说:‘你是个骗子,你不诚实。’而你不敢告我的话,说明你基本上是错了再错。”

  • 李显龙(2006年):“如果我们什么事都不做,让谎言和诽谤继续在竞选集会里一再传播,我想政府的信誉将一落千丈。”

李家的内讧很显然的已经在媒体上沉静下来,家和万事兴,这是好事。然而,作为总理,李显龙毕竟必须针对是否“建立王朝”和“滥用职权”给所有新加坡人民一个交待。那么,他是将李卫玲提告上法庭来维护他的名誉呢?还是像他父亲说的:“而你不敢告我的话,说明你基本上是错了再错”,或者违背他自己的宣言,宁愿:“让政府的信誉将一落千丈”呢?当然,这里,吴作栋所谓的共识,“部长被诋毁不愿提告必须离开内阁”的说法,应该只是玩笑。

在中东之行,李显龙获得以色列希伯来大学颁发名誉博士学位,并为此发表了一番重要演讲。李显龙对以色列的感激,我这个前炮兵真是感同身受。以色列军人对于新加坡炮兵部队来说,从来就不是秘密。这是一支钢铁部队,你可以猜测钢铁是可以忍受到何等敲击。由以色列军人训练出来的第一代炮兵“牛仔”,在接手训练自己的同胞的时候几乎都成为疯子,变本加厉,像地狱复仇之火一样的蔓延。早期进入新加坡炮兵学校的国民服役人员,大概有生之年,都不能忘记那段苦难的日子。这里,必须说的是,李显龙也是炮兵。但是,同人不同命,他在炮兵学校倒是养尊处优,因为他是军中的一匹白马,这是一个针对贵族子弟的黑计划,备受优待和额外的照顾。

闲话少说,我的资质愚鲁,不能够明白李显龙的这篇演讲被编者冠以《以大事小的政治智慧》这个标题的原因。但是,这句“以大事小”,却让我联想到“以小事大”– 新加坡的两个糊涂外交官不懂得吃错了什么药,在多国和中美两个大国博弈的南海议题上,发出了让人难以理解的梦呓。

比拉哈里·考斯甘                             王景荣

中国和老挝、柬埔寨及文莱,就南海问题达成四点共识后,新加坡巡回大使、前东盟秘书长王景荣感到意外。他在印度尼西亚雅加达举行的东盟论坛上说,柬埔寨和老挝并没有涉及南海主权纠纷,指出(中国)此举可被视为干预东盟内政。而另一名外交官、新加坡外交部政策顾问比拉哈里·考斯甘,则认为上述共识可能被视为在国际法庭就菲律宾提出的南海争议进行裁决之前,分化东盟的手段。

看起来,这两个九流外交官都必须再上课。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外交官就是桥梁。老实说,我不学无术,不想在这么专业的领域里说三道四。但是,作为高级外交人员,尤其是外交部政策顾问的比拉哈里·考斯甘和巡回大使王景荣,首先捍卫的就必须是本国的利益。但是,在南海主权课题上,一来新加坡和老挝、柬埔寨一样都没有涉及纠纷,二来有纠纷的文莱竟也和中国有了共识。那么,这两位水皮外交官也不想想,就是想不透文莱为何以和为贵,不仅不必U转,还能够双轨并行不悖;那么,也得想想老挝、柬埔寨及文莱都是东盟国家。如果要怪责,首先也得责怪老挝、柬埔寨及文莱这三个东盟的自己人背信弃义,私自与他国[共识],不把东盟放在眼里 —  这里,哪儿会有可以指责中国的理由。

说真的,王景荣这种人能够做到巡回大使,也不知祖上积了几辈子的阴德。什么是“干预东盟内政”,谁知道中国外交部一反击,就吓得新加坡外交部屁滚尿流,赶忙宣布两位外交官都是私人言论彻底撇清,都不能代新加坡表政府的外交政策。其实,懂点中国历史的人,都会知道有“合纵连横”这回事。中国外交官的做法,的确就是在进行“分化”东盟在南海的立场上的工作,而且已经有了部分成果,才会有“共识”的风波。

俗话说饭可以多吃话不可乱说,想象中,新加坡政府没面子还罢了,如果新加坡人就因为王景荣的大嘴巴因言启祸,这将是很不幸的一件事。这也让我想到了“以小事大”的道理。这里,《孟子》梁惠王章里有一段话谈到外交策略就很有启发性:

齐宣王问曰:“邻国,有乎?”孟子对曰:“有。惟者能以大事小﹔是故:汤事葛,文王事昆夷。惟者为能以小事大﹔故大王事獯鬻,句践事吴。”“以大事小者,乐天者也﹔以小事大者,畏天者也。乐天者保天下,畏天者保其国。”

新加坡是小国,中国是大国。中国这个大国对新加坡这个小国的关系就是“以大事小”。我们当然希望中国能够做到这个[]的高标准,但是也不能一厢情愿。问题是,如果连我们自己的外交官都做不到“以小事大”的[]的这个本位,那么,国家危矣!

出言损及中国不会为新加坡带来利益,反而危及国家安全,也对东盟的内政没有裨益,百害而无一利,比拉哈里·考斯甘和王景荣的[不智]是很明显的。以为美国航空母舰停靠在这里就可以狐假虎威,如果我们国家精英的素质都那么尴尬,新加坡危矣!不是吗?今天看到PAP武吉巴督补选候选人穆仁理说的:《服务居民绝不是靠一人全职去做就行》差点儿就喷饭。总理一人全职行吗?谁都知道没有一个内阁团队就不行。外交部长一个人行吗?没有一个外交部团队怎能行?

穆仁理没有他的团队不行,徐顺全没有他的团队也不行,这种道理是很浅显易明的。但是,问题就在[全职]和[兼职]上,这就让我想起了杨木光的65项[兼职]。穆仁理有多少项[兼职],媒体还没有报道。不过,武吉巴督的居民想要一个[全职]的议员一心一意的为他们服务呢?还是觉得一个[兼职]的议员来选区走马看花更好…嘿嘿,当然是武吉巴督居民的意愿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蛋壳破了的时候

  1. 妙哉说道:

    需要全职议员或是兼职议员,武吉巴督的居民心中自有选择,无须你这个糟老头下指导棋!真是太过嚣张了!

  2. 妙哉说道:

    比拉哈里 考斯甘和王景荣不是水皮外交官,他们的言论都是符合新加坡的利益,无须你漫骂指责,自己只有三两,却以为自己是一斤,实在是马不知脸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老丑模样,令人喷饭!

  3. 妙哉说道:

    总理和其妹的纠纷,已经过了一个月,已经沉寂下来,还在这儿炒作旧闻,真是别有居心,但不知是在枉费心机,谁理?

  4. 妙哉说道:

    一个花甲老人,心中还充满怒火,还不能放得下,只能带着这股怨气,进入棺材,和尸体一起火化,悲哀!

  5. 妙哉说道:

    李显龙也是炮兵。但是,同人不同命,他在炮兵学校倒是养尊处优,因为他是军中的一匹白马。

    当然同人不同命,李显龙是总理,你是个拿着木钵沿街要饭的乞丐!
    李显龙总理是白马,你呢是白马非马,不是白马,鬼马!

    • Lee说道:

      人确实有天生好命的,一出世就坐在金山银山堆里,根本不知什么叫做油,米,柴,盐醬,醋,茶。也没有親身经历过乱世的洗礼,一个养尊处优者,在太平盛世皆可以以强硬后台平步青云,肯定无灾无难到公卿。一俟风云色变泰山崩于前,危难当前可处变不惊吗?还是惊荒失措?建国第一代的领导是从废墟中捨身为国,披荆斩棘救国救民于水火之中。苐二代领袖跟随第一代建国者调教磨练出来的接班者,是经过严格的的磨练出坚定为国为民的意志。第三代是在建国一代时候出生的,深知爱民如爱子,照工人-……所说第四,五代都是靠裙带关系樹大遮陰,顺风顺水无灾无难到公卿?不是为国为民服务,只求安稳拿高薪做好一份工作,唯唯诺诺顺从旨意唯命是从,个个都是自求多福,少做少说少错,不做不说没错,不信看看每一个部门都是推来推去。

  6. 妙哉说道:

    武吉巴督的居民想要一个[全职]的议员一心一意的为他们服务呢?还是觉得一个[兼职]的议员来选区走马看花更好…嘿嘿,当然是武吉巴督居民的意愿啦!

    {全职}用一心一意这个词。
    {兼职)用走马看花这个词。
    白马非马的用意显而易见!
    又怕被人指责说影响选票,就说:“嘿嘿,当然是武吉巴督居民的意愿啦!“

    这就是白马非马奸诈的地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