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虫蛆也许是不干净的,但它们并没有自鸣清高;鸷禽猛兽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不妨说是凶残的罢,但他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使牺牲者直到被吃的时候为止,还是一味佩服赞叹他们。

这段话抄自鲁迅作品《朝花夕拾》,读了让人就只能默然沉思。然后就联想起上周三副总理尚达曼与新加坡民主党成员淡马亚医生[君子之战]的协约,在他的诸多同僚勤力泼粪的屎味飘香之中,变成了一个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

我很惭愧,在看了《新国志》转载的[英培安谈徐顺全]、[李慧敏谈徐顺全]之后,我这个过来人,扪心自问,良心也深感不安。唉,不晓得有多少新加坡人在过去的20多年岁月里,对于新加坡主流媒体铺天盖地的抹粪而导致对徐顺全的冤枉和误解?试想,如果没有网络,徐顺全的被黑,肯定就会落到跳到黄河洗不清的窘境。

自由之家」这个非政府组织,就在上周公布了2016的全球新闻自由报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是难兄难弟,联合排名在149的位置。但是,新加坡的新闻媒体人却从来也不把它当一回事。写到这里,我不由得想笑…但是整个脸都僵住了笑不出来!这样的窝囊不就是因为蛆虫知道自己是不干净的原因吗?

副总理兼经济及社会政策统筹部长尚达曼在克明小学提名站与新加坡民主党成员淡马亚医生碰面,两人友善地握手并交谈约一分钟。

武吉巴督的补选,或许尚达曼和穆仁理的愿望,的确是想要一个堂堂皇皇的“君子之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们知道自己的党亏负了武吉巴督的选民 — 刚做逃兵辞职卸任的王金发,不仅辜负了73%选民支持他的热忱,本身是有妇之夫,却犯了人格道德上的大忌,勾引有夫之妇。半年的苟合,这两人做了6个月的奸夫淫妇。若不是妇人的丈夫发觉之后揭穿向党部投诉了两人通奸的事实 — 有谁知道呢?领导武吉巴督的精英,竟然是一条奇臭的蛆虫。

the mudsling

(The Cartoon Press)

我其实也很惊异,为什么这个无辜被戴绿帽的丈夫,没有将奸夫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家庭和精神等损失,而只是选择仅是默默的承受妻子被秽淫的耻辱。我知道的是,如果今天这个做丈夫的报警向奸夫寻求公道,那么武吉巴督的局面就会改观。

这本来就是穆仁理的运气,“君子之战”也像一道防火墙,与风化事件彻底切割。可惜的是,尚达曼和穆仁理两人自命清高的理想,在蛆虫的世界里就只有粪坑。李显龙和吴作栋都没有想到,不要说徐顺全所犯的错误都有着“莫须有”的痕迹,就算是有错,徐顺全也已经在法律的惩罚下让个人的前途和家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么,在这个关键时候旧事重提,除了故意“抹粪”让人不中选,就再也没有其它功能。

其实,许多时候,我总觉得李光耀说新加坡这个国家是个“怪胎”是有依据的,因为新加坡人,尤其是多出怪胎,就连总理都不能幸免。不是吗?李显龙没有发觉到自己的虚伪,还没有将李伟玲告上法庭讨回他的清白来洗涮“滥用职权”和“建立王朝”的恶名;而吴作栋,好像也没有因为自己老婆的“花生”感到羞惭?想当年,在[NKF事件]中全力力挺杜莱人品的卫生部长许文远和花生夫人两人,在杜莱露出蛆虫的真面目时,这些人除了虚伪的做作,何尝有一些忏悔?

在[全职]和[兼职]的交锋上,我想,若不是发觉穆仁理的[兼职]处在下风,傅海燕应该不会对徐顺全二十多年来未能够找到[全职]的工作做出这般残忍的嘲笑。鲁迅说鸷禽猛兽凶残的以较弱的动物为饵,但他们从来就没有竖过“公理”“正义”的旗子。傅海燕难道不知道,徐顺全之所以不能够有[全职]的工作,问题就出在政治迫害。作为大学讲师的博士,徐顺全的薪水不会少。那么,就算有使用公款作为代老婆寄信的邮资。那么,这区区的2百多块钱,于情于理,学校当局在发现之后,也只需要向徐博士追缴,给个小小警告就是了。

然而,结果是这个只因为沾上政治却站在当局对立面的反对党人,被党校炒了鱿鱼之后,从此就与全职工作绝了缘。傅海燕没有想到,就是她们这些凶残的鸷禽猛兽将徐顺全一类的人吃了,现在却持着虚伪的“公理”和“正义”的旗子来嘲笑的尴尬,这是一幅多么诙谐滑稽的嘴脸啊!

其实,这一点才让我感觉到徐顺全的难能可贵。两夫妻都是博士人才,只要有点儿私心,那么移民到西方国家,吃一口舒舒服服的饭,想来一定很容易。但是,徐博士为了他的政治理想,不做逃兵,宁愿留在新加坡破产,吃官司,而博士老婆也留下来和他一起吃苦 — 这样的新加坡人,不容易啊!

博客潘耀田在读到早报头版大标题:《武吉巴督补选“君子之战”》之后,给“君子之战”加上[]号。在他的博文《君子之战?》末,有这么一段话:

到今天为止,除了在报章传媒上,还从没见识过政治上的“君子之战”如果有朋友见过,请分享,谢谢!

潘先生说对了!然而,问题不在于没有君子,就像徐顺全说的,当年民主党在武吉巴督取得超过48%的佳绩后,本来可以再接再厉,在下一次的选举中急起直追。然而,武吉巴督却在下一次的选区划分的游戏中被划进了集选区,让民主党失去了奋斗的目标 — 像这种在比赛中随意移动标靶、惯使[奥步]的人,你要有“君子之战”…明早去西边海滩上看初生的朝阳吧!

自命清高的蛆虫、正义公理的弱肉强食,我“无题”。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无题

  1. 妙哉说道:

    我其实也很惊异,为什么这个无辜被戴绿帽的丈夫,没有将奸夫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家庭和精神等损失,而只是选择仅是默默的承受妻子被秽淫的耻辱。我知道的是,如果今天这个做丈夫的报警向奸夫寻求公道,那么武吉巴督的局面就会改观。

    废话!在新加坡,从来没有见到戴绿帽的丈夫,将奸夫告上法庭这一回事,有的话,请举例!

  2. 妙哉说道:

    那么,就算有使用公款作为代老婆寄信的邮资。那么,这区区的2百多块钱,于情于理,学校当局在发现之后,也只需要向徐博士追缴,给个小小警告就是了。

    挪用公款就是不对,哪有给个小小警告就是了这回事?这里是新加坡,不是印度!

  3. 妙哉说道:

    两夫妻都是博士人才,只要有点儿私心,那么移民到西方国家,吃一口舒舒服服的饭,想来一定很容易。

    他们夫妻俩靠喝西北风过日子?没有收入来源?有这么一回事吗?

  4. 妙哉说道:

    不要说徐顺全所犯的错误都有着“莫须有”的痕迹,就算是有错,徐顺全也已经在法律的惩罚下让个人的前途和家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那么,在这个关键时候旧事重提,除了故意“抹粪”让人不中选,就再也没有其它功能。

    这就是现实!就像白马非马曾经参加左翼活动而被拘禁数年的事,就像幽灵一样,跟随在白马非马左右,永远挥之不去!

  5. 妙哉说道:

    傅海燕没有想到,就是她们这些凶残的鸷禽猛兽将徐顺全一类的人吃了,现在却持着虚伪的“公理”和“正义”的旗子来嘲笑的尴尬,这是一幅多么诙谐滑稽的嘴脸啊!

    做过牢的人,永远不会被原谅,这是现实,即使有人愿意给你机会,但私底下,还是会对你指指点点,吃到一大把年纪,还不明白吗?

  6. 妙哉说道:

    我想,若不是发觉穆仁理的[兼职]处在下风,傅海燕应该不会对徐顺全二十多年来未能够找到[全职]的工作做出这般残忍的嘲笑。

    穆仁理处在下风了吗?这是白马非马个人的揣测,毫无根据!

  7. Lee说道:

    身为地方兼职父母官,应该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仍不知民生疾苦,却只顾自身欲念,翻墻偷情淫秽战友之妻。事情若是发生在,旧时君主王朝年代,此俩必定大罪难逃,然而现在是民主时代,大家彼此心照,如何告常威少爺???包星龙会大公无私嗎?

  8. 妙哉说道:

    傅海燕难道不知道,徐顺全之所以不能够有[全职]的工作,问题就出在政治迫害。

    这是白马非马毫无根据的指责!根本没有所谓的政治迫害,而是徐顺全滥用公款而丢失了全职的工作!白马非马颠倒是非!

  9. 妙哉说道:

    傅海燕没有想到,就是她们这些凶残的鸷禽猛兽将徐顺全一类的人吃了,现在却持着虚伪的“公理”和“正义”的旗子来嘲笑的尴尬,这是一幅多么诙谐滑稽的嘴脸啊!

    是徐顺全犯错在先,难道不明白“难杜悠悠之口”这句话的意思吗?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