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王金发!

李玮玲投诉海峡时报编辑没用给她说话的自由,新加坡人都笑了,但是心中却很痛。李玮玲指责李显龙是[不光彩的儿子],新加坡人都笑了,以为就可以免费近距离观赏一部最贴近新加坡人的清宫秘史,但是布幔很快就降下来。呵呵,好戏不成虽然有点儿遗憾。就算失望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是发生在宫廷后院的私事。可是,如果连指责总理[建立王朝]和[滥用职权]这般严重的诽谤也会无声无息的沉入水底…那么,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认为,一向来被总理控诉诽谤损毁名誉的人,最大的冤枉,其实就是投错胎,只因为“”不是总理的“妹妹”。

没有人可以知道李玮玲是否已经找到了她的[自由]?事实上,自身难保的新加坡人,其实也无从…认真的说,是没有条件去关心[]的自由。但是,无论如何,李玮玲都[]了,成为道道地地的[网红]。而且,今天也应该是李玮玲最惬意的一天。因为她的说话,只不过是1个小时,就成为各大报的即时头条:《李玮玲医生否认签请愿书支持徐顺全》。

李

原来,有人在本月3日发起网上请愿活动,要求政府领导人停止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在3000多个签名支持者当中,其中有一位‘李玮玲医生’。本地网站“The Independent”在发现了这个‘李玮玲医生’的签名消息后发表文章指出,立即在网上引起热议。

本来嘛,李玮玲只要澄清[]‘李玮玲医生’不是[]‘李玮玲医生’,堵截人们的联想就好了。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行使她的[自由]特权,参与了“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而且,让人感慨的,是有网友的留言味道十足。

李

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李光耀家族只许州官放火,把富贵的李光耀夫妻绘成天下完人,满城烟火来庆祝;却不许徐顺全秀点儿糟糠之家苦中作乐的小小温馨。要知道,谁也不是瞎子,世上的女人要想做李光耀夫人的千千万万。但是,能够任劳任怨,身为博士还是毅然放弃可以另谋高就寻找青春富贵的女人,在这个金钱挂帅的社会,似徐顺全妻子这样的女人,肯定就是凤毛麟角。

李玮玲的荒谬,诋毁徐博士“利用家庭”或许还可以解释为对李光耀的造神运动 — “利用李光耀”的愤懑的惯性思维。但是,“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这句话却是莫名其妙。让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个精神病医生的理智。因为只有情绪化的歇斯底里,才会发生这么肤浅的错误 — 就在晚报的《徐顺全专访:过去所为 我感骄傲》发表之后。

我真的不晓得如何来形容对一个直言:“我为我的过去感到骄傲”的人指责为“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是到了何等无厘头的程度。但是,在被一言堂的新加坡媒体当作傻子蛊惑了这么多年之后,全体新加坡人对徐顺全的误解,网络的功劳其实不大。对于所有的开始或已经尝试理解徐顺全的新加坡人,尤其是徐顺全,最应该感激的一个人就是“王金发”。

是不是老天爷也开了眼呢?不然的话,武吉巴督竟然有这么多的巧合?最大的巧合就是从单选区到集选区又回到单选区,这里始终都是民主党深耕之地。然而,如果王金发不搞他人的老婆,就没有补选。然而,王金发到底是搞了…这样一来,就给了徐顺全一个难得的机会。其实,作为向往民主政治的政治人物,我相信在武吉巴督的谁胜谁负都是次要的问题,不必等到选举结果,徐顺全已经是[]家。

对于我来说,我个人的感觉,徐顺全的[],不在于是否能够中选成为议员。因为选举胜负的因素都在《良民  顺民  愚民》之间,未必就事事就如人意?何况,其实屁股坐在哪里,对[良民]的诠释就在那里。因此,徐顺全最大的机遇,其实就是得到这个绝世难逢的机遇,藉着这次补选一举洗涮执政党抹在身上的污迹,还回他的清白!

大选的扰扰攘攘,尤其是众人都聚焦在阿裕尼集选区、后港和榜鹅东的时候,徐顺全就算喊得怎样声嘶力歇,尤其是在党媒媚党的环境之下,都只能是菜市场的噪音,既没有人会注意,也吸引不了别人的兴趣。但是,武吉巴督的这场补选,当镜头和焦点都聚焦在徐顺全和穆仁理两个候选人的时候,人们终于看清楚了– 明珠洗净了恶意抹在它表面的灰尘,就会发出它本来就具有的光芒。

许顺全的这篇《徐顺全2016年5月1日群众大会》的演讲,无论你是否武吉巴督人,都值得看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 Responses to 谢谢你,王金发!

  1. 妙哉说道:

    被总理控诉诽谤损毁名誉的白马非马,最大的冤枉,其实就是投错胎,只因为“白马非马”不是总理的“哥哥”。

  2. 妙哉说道:

    《李玮玲医生否认签请愿书支持徐顺全》。

    出人意料的,是她行使她的[自由]特权,参与了“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而且,让人感慨的,是有网友的留言味道十足。

    既然李玮玲医生已经否认了,何来参与了“对参选武吉巴督区补选的徐顺全进行人身攻击”?根本就是乱讲一通!

  3. 妙哉说道:

    但是,能够任劳任怨,身为博士还是毅然放弃可以另谋高就寻找青春富贵的女人,在这个金钱挂帅的社会,似徐顺全妻子这样的女人,肯定就是凤毛麟角。

    徐顺全的妻子没有像你白马非马一样势利,根本就是已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小人者也!

  4. 妙哉说道:

    “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这句话却是莫名其妙。

    李玮玲讲的是真话,白马非马却攻击她“让我现在开始怀疑这个精神病医生的理智。因为只有情绪化的歇斯底里,才会发生这么肤浅的错误 ”!

    显然的白马非马的立场,就是当徐顺全的走狗,甘之如饴!

  5. 妙哉说道:

    其实,作为向往民主政治的政治人物,我相信在武吉巴督的谁胜谁负都是次要的问题,不必等到选举结果,徐顺全已经是[赢]家。

    根本就是一派胡言!因为白马非马没有把握徐顺全一定当选,因此说了这些老人话,白马非马已经是一个头脑退化的痴呆老人!

  6. 妙哉说道:

    其实就是得到这个绝世难逢的机遇,藉着这次补选一举洗涮执政党抹在身上的污迹,还回他的清白!

    如果徐顺全的清白还了,李玮玲会说:“以一个改过自新的姿态出现,这个人其实根本没改变过”吗?

    徐顺全还是一头狐狸!白马非马是一头狈,想找一头狼搭档为奸,却找到了一头狐狸!

  7. Pingback引用通告: 谢谢你,王金发! | 新国志

  8. 妙哉说道:

    明珠洗净了恶意抹在它表面的灰尘,就会发出它本来就具有的光芒。

    可惜的是,抹在白马非马身上的阶下囚的污垢,黄河的水也洗不干净,更何况全身是晦气,连老婆也下堂求去!

  9. Lee说道:

    唐朝李渊奪得天下,其后人也大搞男女关系,甚至到了乱伦荒淫父终子及,母为子妻,后人称唐脏。
    难道白衣教也到了如此荒唐,一轮又一轮的大搞男女偷情激情把戏,专搞自己的女战友或别人妻子?试问此䓁淫棍如何解救民生之苦!?其臭不可闻的臭肉,喷洒加重消毒水漂白,终究引来的还是糞坑里的屎苍蝇,

  10. 妙哉说道:

    李光耀家族只许州官放火,把富贵的李光耀夫妻绘成天下完人,满城烟火来庆祝;却不许徐顺全秀点儿糟糠之家苦中作乐的小小温馨。

    废话!徐顺全不只有糟糠之家的乐趣,而且“生产力”极高,不用工作却有能力养育数个孩子。

    • Lee说道:

      正二货请你自重一点,以事论事指正对方,可别白目语无伦次的,用齷龊语言伤害别人的妻子,以及无辜的孩子们!

  1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投诉南洋随笔编辑李叶明没有给他发表劣文的自由,读者都笑了!像白马非马篇篇劣文充斥污言秽语、进行人身攻击的文字,只有疯子才会让白马非马有发表的栏位!

  12.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假惺惺不关心李玮玲的“自由”,一发现李玮玲在脸书上发表谈话,就迫不及待地转载。一发现李玮玲不支持徐顺全,就对她大肆攻击,老奸巨猾的白马非马!

  13. 妙哉说道:

    谢谢你,白马非马!你的乌鸦嘴祝福让徐顺全输到脱裤,白马非马用中指挖屁眼的功夫,可以派上用场啦!

  14.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篇篇文章骂人、讲脏话、诅咒人、一身倒霉气,这种衰鬼给徐顺全祝福,徐顺全被带衰了,输到惨不忍睹,这就是白马非马造的孽,害死人啦!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