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后闲谈

去年大选,揭晓的成绩就如一盆大水,浇熄了我心中向往新加坡成为理想国家的一把火,成为一堆灰烬。死灰不可复燃本就难堪。岂料武吉巴督的这场补选,又是一大盆水,将灰烬冲涤得一干二净。本来嘛,心中了了,正所谓心无挂碍,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时候就想起了鲁迅的《春末闲谈》里的果蠃。果蠃就是细腰蜂,是寄生虫的一种。细腰蜂腹部未端有带毒的螯针,在产卵时,先将飞蛾的幼虫刺晕,把卵产进毛虫体内。当果蠃的卵孵化后,就以毛虫作为食物。

鲁迅的感慨,就在于毛虫被叮被产卵之后,变成不死不活。不活者,停止生长变不了飞蛾。不死者,不会腐烂,才成为果蠃幼虫的食物来源。因此,就联想起“唯辟作福,唯辟作威,唯辟玉食”、“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和“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 在鲁迅的意思,王者锦衣玉食、作威作福,劳心治人者食于人,都是寄生虫罢了。

猛兽是单独的,牛羊则结队;野牛的大队,就会排角成城以御强敌了,但拉开一匹,定只能牟牟地叫。人民与牛马同流,…治之之道,自然应该禁止集合:这方法是对的。其次要防说话。人能说话,已经是祸胎了,而况有时还要做文章。所以苍颉造字,夜有鬼哭。鬼且反对,而况于官?猴子不会说话,猴界即向无风潮

这就是《春末闲谈》里头的一段话。“人民与牛马同流” — 诚哉斯言!草原上的牛羊若不结队,但拉开一匹,定只能牟牟地叫,当然就是猛兽裹腹的食物。既然人民等同牛马,那么“治之之道,自然应该禁止集合”,那是绝对不错的。然而,“猴子不会说话,猴界即向无风潮” — 鲁迅可能没有想到,如果不让人自由说话久了,虽然“无法禁止人们的思想”,却也冻结僵化了人的思想。这时候,想来人和猴子就没有什么差别了。

日本人占据台湾半个世纪,就“皇民化”了很多台湾人。PAP执政新加坡50多年,不必去谈什么内安法。就人民不能够有集会自由的这一点,人民是牛马的意义是很明显的。但是,这也还不稀奇。PAP最大的成就,就是把人民变成猴子,然而外表竟然还是像人。

有多少新加坡人被猴化了呢?武吉巴督的这次补选,就提供了某些讯息。去年大选的时刻,因为反对党各自为政,让人们缺乏信心。结果被捆绑在翻船的阴影下,让执政党捡了个大便宜。这也是情有可原,因为反对党的确是太让人失望了。可是,补选的性质却不尽相同。因为这正是在没有影响大局的情况之下,为国会注入生力军。就譬如刘程强的一巴掌,让傲慢的司机警醒过来,知道人民才是老板。

可惜的是,思维被僵化了的武吉巴督人,被王者的假象给欺骗了。阿穆的当选,换汤不换药,等于没有改变,这样一来,让王金发的辞职就显得有点冤。但是,武吉巴督人若是以为自己没有输,头脑就不免显得迟钝。徐顺全没有被选进国会,对他个人来说,愿赌服输,没有什么好埋怨了。但是,不能突破国会一言堂的堡垒,却是所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新加坡人民的一个最大的损失。

很显然的,因为顺民愚民才会是良民,新加坡人的[猴化]程序必将持续进行。总之,阿穆和他的主子赢了,武吉巴督人没输没赢,而全体新加坡人才是最大的输家!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饭后闲谈

  1. 妙哉说道:

    PAP最大的成就,就是把人民变成猴子,然而外表竟然还是像人。

    白马非马最大的本事,就是侮辱新加坡人,把新加坡人说成是猴子;其实,白马非马本身,就是一只狡猾的猴子!

  2. 妙哉说道:

    可惜的是,思维被僵化了的武吉巴督人,被王者的假象给欺骗了。

    白马非马把武吉巴督人当成傻瓜,真正的傻瓜就是白马非马!

  3. 妙哉说道:

    但是,不能突破国会一言堂的堡垒,却是所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新加坡人民的一个最大的损失。

    新加坡人民没有损失,损失的是白马非马,在过去数周,利用博客为徐顺全拉票,结果白马非马输到惨不忍睹!

  4. 妙哉说道:

    去年大选,揭晓的成绩就如一盆大水,浇熄了我心中向往新加坡成为理想国家的一把火,成为一堆灰烬。死灰不可复燃本就难堪。岂料武吉巴督的这场补选,又是一大盆水,将灰烬冲涤得一干二净。

    白马非马摧毁行动党的野心并不会因此“冲涤得一干二净”,读者只要瞧一瞧,白马非马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就可以看出端倪,并且还会继续写歪曲事实的劣文,企图影响读者,左右选票!

  5. 妙哉说道:

    如果不让人自由说话久了,虽然“无法禁止人们的思想”,却也冻结僵化了人的思想。

    白马非马绝对有说话的自由,不然不会整天大发谬论,企图影响读者的思想!

  6. 妙哉说道:

    补选的性质却不尽相同。因为这正是在没有影响大局的情况之下,为国会注入生力军。

    徐顺全绝对不是生力军,是一只像白马非马一样的老狐狸!

  7. 妙哉说道:

    徐顺全没有被选进国会,对他个人来说,愿赌服输,没有什么好埋怨了。但是,不能突破国会一言堂的堡垒,却是所有向往美好生活的新加坡人民的一个最大的损失。

    徐顺全进入国会,就是新加坡人民美好生活的开始吗?废话!是新加坡人民恶梦的开始才是啊!

  8. 妙哉说道:

    PAP最大的成就,就是把人民变成猴子,然而外表竟然还是像人。

    当然,白马非马这个花甲老人,已经成了猴妖了,拿手把戏就是整天诅咒、谩骂、攻击、讽刺!

  9. Lee说道:

    去看看新官上任接见民众的情况,每个报了名字的民众,个个蹲在门口像狗一样的在䓁待!这就是最起码的头一天的见面礼,选前选后态度天差地别。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