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狗屁事之1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颁发了名誉博士学位给李显龙,让他有机会在希伯来大学演讲,说是他的荣幸绝不为过。不过,他的这番演讲,却不晓得编者存了什么心,给他冒然地冠上《以大事小的政治智慧》这个狗屁不通的标题。

新加坡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国,谈不上有“以大事小”的烦恼,更没有向大国下指导棋的资格。那么,什么才算是“以大事小的智慧”,就真是狗屁倒灶,厚颜无耻了。可是,“以大事小”玩不起,就因为新加坡的“”,这个“以小事大的智慧”,就真是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李光耀的功过,只因为一党独大,就此盖棺未能定论。那么,在谈论筹建“李光耀纪念馆”的时候,那些尽懂得阿谀狗屁之人,其实更应该参考蒋介石塑像在台湾的遭遇。但是,这干我什么事?我只是想着,李光耀虽然在【集选区】这一个制度上强奸了在集选区范畴里某些个别单选区的民意,窜改了选举成绩。然而,他的智慧,却也在“以小事大”的这个层面上展示的淋漓尽致,叫人不能不佩服。

和大国周旋,最大的禁忌就是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的“kongcome”。kongcome是闽南话,和“膨风”一样,都是形容有了一点儿成绩就把眼睛吊在半空,不把周遭人看在眼里的蠢蛋,台湾人说的“四两人讲半斤话”就是这个意思。

社论说:《印尼政府不该意气用事》,印尼政府该不该意气用事,其实李光耀是知道得最清楚的。当年他在两个因袭击新加坡而被新加坡法庭处以死刑的印尼军人墓前献花的时候,在他那看不见的肚皮里头,是满腹苦水或和谐鸡汤,其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李光耀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新加坡人要生存,最好就是不要和大国怄气。

新加坡人都知道,我们的国防政策就是[毒虾]!我们是[毒虾],而且愈多人知道愈好,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时不时就喜欢展示肌肉的原因。为什么是这样的呢?不错,我们是[毒虾],就是为了打明了谁吃了谁就得死!但是,我们更应该知道,被人吃进了肚子里头的[毒虾],绝对不会像凤凰一般的能够涅槃浴火重生。因此,审时度势,不亢不卑才是我们的正道;意气用事,攒聚了几分颜色就要开染坊的“kongcome”,才是小国最大的禁忌!

惟仁者为能以大事小…惟智者为能以小事大”– 新加坡是小国,大国的仁不仁,其实我们无能为力!这时候,对周遭的任何一个比新加坡都大的国家,我们剩下的就只能够以智取胜。社论说:“印尼外交部发言人为此向新加坡‘强烈抗议’,但新加坡外交部发言人却称没有收到有关的‘抗议’”,这就好像有人在电梯里放了个很臭的响屁只因为没有人承认就不会闻到臭味的无厘头。

其实,假装没有嗅到臭屁还是好的,这表示了晓得可能已经捅到马蜂窝,知道什么叫做“谨慎”。但是,面对着眼前的“印尼环境及林业部长西蒂表示,印尼正在检讨它与新加坡在环境和林业方面的现有、拟议中和未来的双边合作关系”的威胁,新加坡政府已经有了应对的方针吗?

至今为止,新加坡还未对印尼的即刻而强烈的反应作出任何评语或是表态。新加坡的谨慎,显示我国不愿这个事件演变成公开的口水战,这对跨境烟霾问题的解决没有实质的帮助。

有道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又曰前车可鉴。“以小事大的智慧”,开头的第一课,不外就是保全老大的【面子】!而这个核心知识,看来新加坡的外交部是水皮的很!不是吗?就凭几束鲜花,和那几秒钟的低首,李光耀可以换来了新加坡人和国家的几十年璀璨。在庆祝SG50的此时此刻,新加坡政府全体内阁,其实都得到李光耀灵碑前低头忏悔!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8 Responses to 一堆狗屁事之1

  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谈不上有“以大事小”的烦恼,更没有向国家领导下指导棋的资格。

  2.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就真是狗屁倒灶,厚颜无耻了。

  3.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误导读者:
    在谈论筹建“李光耀纪念馆”的时候,那些尽懂得阿谀狗屁之人,其实更应该参考蒋介石塑像在台湾的遭遇。但是,这干我什么事?
    事实:
    人们谈论的是筹建“建国元勋纪念馆”,不是筹建“李光耀纪念馆”!

  4. 妙哉说道:

    在网上发表言论,最大的禁忌就是“kongcome”。kongcome是闽南话,和“膨风”一样,都是形容有了一点儿成绩就把眼睛吊在半空,不把周遭人看在眼里的蠢蛋,台湾人说的“四两人讲半斤话”就是这个意思。
    白马非马的谬论得到一些蠢蛋的吹捧,就不把周遭人看在眼里,是一个吃屎的“kongcome”!

  5. 妙哉说道:

    审时度势,不亢不卑才是正道;像白马非马这种意气用事,攒聚了几分颜色就要开染坊的“kongcome”,才是最大的禁忌!

  6.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电梯里放了个很臭的响屁,却不敢承认,以为就不会闻到臭味的无厘头。

  7. 妙哉说道:

    就凭写一篇悔过书,承认自己参与左翼活动的错误,白马非马换来几十年的自由。此时此刻,白马非马一家人,其实都得到李光耀灵碑前低头表示感激!

  8. 郭利说道:

    给博主长点知识。博主的“毒虾”说法早就过时了。早在1982年,“豪猪”这个战略就取代了“毒虾”,甚至到了后来又有更新的“海豚”战略的说法。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