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狗屁事之4

断网

当新加坡政府宣布从明年5月起全国公务员使用的电脑一律断网,从而切断与互联网的链接以确保数据安全的时候,我是丁点儿也不感到奇怪,就也说不上惊异。当然,我不是有未卦先知的异能,而是早就知道了这个政府的压箱底功夫,也就是最低能的杀手锏,那就是堵截、堵截再堵截。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来嘛,堵截也是一种手段。譬如说美国的什么爱国者几号啊的,靠着先进的雷达预警,在敌方发出导弹袭击的时刻,使用爱国者导弹在半途将之击毁,那是一种多么高超的技术啊!可惜的是,在互联网的大时代,新加坡政府对于由于网络攻击,面对着魔高一丈的困扰,不是精益求精,而是采取像鸵鸟一般的短视思维,把头埋进沙堆里看不见…或者把龟头龟尾缩进龟壳,就以为天下太平无事 — 当然,这也是堵截的一种,毕竟表面上危机是被堵住了。

然而,把窗门都关紧了,蚊子和苍蝇的确是不得其门而入。然而,新鲜的空气呢?也就不能流进来了。新闻说,李显龙表示政府已就此考虑甚久,并自称为“第一个志愿者”,其实早已经从年头开始使用两个不同的电脑系统。

断网1

在《The Singapore Daily》看到了这张照片,心里自然会心一笑。但是,其实结果不会这么糟透。因为就像有线电视一样,政府还是可以把所有的十万台电脑链接在一起,形成政府的内部私人网络。只是,这样一来,所牵涉到的硬件软件设施,又要花费多少公帑?而且,更糟糕的是,有朝一日如果变天,新政府又会不会像阿裕尼集选区的市镇会一样,被搞得焦头烂额?

政府断网,新加坡是只此一家,当然早已经成为国际新闻。如何看待新加坡政府网络断网措施?新加坡人本身是见仁见智。然而,很显然的,肯定就会成为智慧国愿景的笑话。网络言论质疑说:“今天可以以安全的借口政府系统断网,明天是否会同样或其他的借口限制公民使用网络的范围和权利。”新加坡人看到这段话,就知道他不是新加坡人。因为限制公民使用网络的范围和权利,早已经不是新鲜事。我这里就不聱言了。

李显龙怕输,这不是他的天性。因为很显然,如果不是白马计划的一部分,内阁里所有的准将,只有他一个不合格。而且,如果不是庇荫在集选区的顺风车里,他刚从军中退役出来,能否顺利当选,或者和马宝山一样输得灰头土脸,永远不会有答案。这点,其实许多新科议员都一样。当然,以前榜鹅东的柏默和最近的阿穆是例外。

这里不是要探讨柏默和阿穆都是制度上必须用集选区扶持的少数民族为何却在单选区孤军作战、而许多多数民族的新候选人却庇荫在集选区坐顺风车的吊诡。我还是谈回李显龙这个据说是数学天才电脑专家的诙谐。

李显龙一向来都不否认他是个数学天才,而且还自诩是个电脑好手,甚至还会编辑程序。据说,他就是编写了一个破解数独的电脑程序,并且因此自豪。其实,会编写电脑程序是真的,说到破解数独,其实还是个冷笑话。因为数独其实只有一个答案。当你完成了一个数独游戏,然后根据数独的构造,将它划分为横3部分3个长方块,直3部分3个长方块做上下、左右随意移动。也可以将横直的每一个长方块里头分化成3个长条左右或上下移动。那么每更换位置就都是数独游戏的必然结局。也就是说,对于会编写软件程序的人来说,只要将一个数独的答案重复移动作为资料库的答案记录。那么一个游戏程序就编写好了。

而且,就算是给数独出题也有规矩,那就是必须限定只能够有一份答案才行。而其实这就更简单了,就是只需要把答案的大部分数字隐掉了。而关键就是必须保证每一个孤立的长条都有数字存在。数独不是x+y=z。对于编写数独游戏应该还是比较简单的。然而,我是很怀疑李显龙所谓的“破解”的说法。而且,其实所谓“破解”,不外就像填充一样把数字写进方格里。试想,这不是煮鹤焚琴,扼杀了游戏的趣味性吗?这时候玩这个游戏还有什么滋味?

嗐,又扯远了。话说这个缔造智慧国的愿景者,在2016年05月03日出现了一则新闻,就是每年从自己的几百万年薪中慷慨地捐出5000新加坡大元,设立”李显龙互动数码媒体智慧国奖“。每年颁发五个获选项目,而每个得奖项目可获得1000元奖金的奖项,鼓励理工学院生发挥创意。5月3日离6月8日不过是1个多月罢了。这里先不要说5000块新币就设置一个“实名奖项”是否有沽名钓誉之嫌。让人掉眼镜的,是断网了以后,这样的措施和智慧国的愿景,是否有些儿就背道而驰呢?

公务员电脑不能上网是否能够解决不会被网络恶意攻击的这个问题,和所造成的麻烦和不便当然有待观察。但是我却想象不出如果在国防上使用最新科技的仪器和电脑如果都也断网了,那么某些先进武器是否就因此瘫痪了…真是伤脑筋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5 Responses to 一堆狗屁事之4

  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为了攻击李显龙总理,捏造事实,误导读者:
    在2016年05月03日出现了一则新闻,就是每年从自己的几百万年薪中慷慨地捐出5000新加坡大元,设立”李显龙互动数码媒体智慧国奖“。每年颁发五个获选项目,而每个得奖项目可获得1000元奖金的奖项,鼓励理工学院生发挥创意。5月3日离6月8日不过是1个多月罢了。这里先不要说5000块新币就设置一个“实名奖项”是否有沽名钓誉之嫌。

    真相:
    总理公署文告说,李显龙总理日前为教育奖项而设的基金捐赠了25万元,新奖项因此得以成立。这个奖项将颁给运用科技改善人们生活的全职工院生,认可他们对于打造智慧国所付出的努力。奖项也强化未来技能(SkillsFuture)全国计划的理念。

    事实:
    李显龙总理捐赠了25万元,不是白马非马所说的5000新加坡大元!

    为了攻击李显龙总理,白马非马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出尽了!实在是下流无耻!人渣一个!

  2. 庭风说道:

    作者其实对科技局势缺乏理解,就不该人云亦云。政府并没有切断公务员的互联网,现有的内网也是建立在互联网上。为了保障国人和国家IT界威信,此举其实需要一笔人力物力,也绝对有必要。

    • 白马非马说道:

      内网如果建在互联网上,那么断网就是多此一举了。的确,政府并没有说要阻止公务员上网,而是国家指定给公务员使用的工作电脑将切断上网的功能 — 公务员还是可以上网的,譬如使用个人的手机等。

      政府内部另设网络堡垒切断与外界互联网的交接,增加开销和不便是当然的。就如政府说的是为了保护资料不致外泄。然而这到底是为了国人国家还是提防会像巴拿马事件一般捅出马蜂窝,很不好说。不过,就凭断网这样的格局来说,还说什么“国家IT界威信” — 阁下不觉得笑话说得过头了?

      • 庭风说道:

        其实所有高度机密资料如国防机密,早已使用足够措施,相关部门也早已切断外界互联网,大可不必大费周章去切断其余非高度机密,但又涉及人民隐私的数据。

        再说,把所有机密都当做不可告人的丑闻,是存在极大的偏见的。试想随便让一个机构如税务局、公积金、甚至连教育部,都可以暴露人民隐私如婚姻状况、收入、住址。政府怕惹来公愤甚至官司,是确实有的。

  3. 白马非马说道:

    政府断网的本意,若是仅为了保护人民的隐私不致泄漏,那大概日头就要从西部起来了。就如“集选区”一般,如果少数民族真的是必须托庇在“集选区”才能够有代表其民族发言的机会,那么为了民族和谐,吾人也只好认了。然而,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2011年工人党在阿裕尼的胜利,显然是很平均的。然而,这一次在林瑞莲和陈硕茂的选区的少数票就被媒体暴露出来企图影响两人的名誉,这除了不道德,也证实“集选区”偷天换日的作弊行为。不是吗?阿穆的胜利就说明了一切。

    这里必须声明的是,关于巴拿马一事存属猜测,不过和一马的风波联系起来,可以耐人寻味。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