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狗屁事之6

英雄寂寞,我若是英雄就好了。然而忖忖自己的斤两,或许做狗熊也未必够格。因此不是英雄犹然寂寞,这就有些悲哀。然而,更悲哀的,其实不是寂寞,而是某些猪头猪脑的怪物就像附骨之蛆阴魂不散的随时就冒出来。本来嘛,以为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谁知这头猪头猪脑的耗子,竟是遥遥无期的就跟你这般死劲地拗上了。

嘿,拗就拗吧,疯狗嚎月、野猫叫春,这是畜生天性,也索罢了。但是,偶然心血来潮,有说什么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这蠢物如此费劲做跟屁虫,还喜欢坐沙发,也是第一号粉丝。只因未受教化,因此不通人性。那么,我佛慈悲,倒不如指点指点于它。当然,是能够修得一点灵性还是对牛弹琴,也只看它的造化了。

建议的支持者认为,21世纪的工作已经高度自动化,工作的机会正在减少” — 瑞士的公投,人们只是在感叹瑞士人的明智,却没有探索瑞士人所以公投的初衷,好好探讨、考虑人类在未来机械、机器人都赋以人工智慧后的环境。那时候,除了科学家,几乎360行都被智慧机器人占据的时候,人类,尤其是中下阶层的人,既没有工作,又没有收入时的社会秩序 — 而这是很可惜的。

上面YouTube的这段影视,是卡通电影《Wall-E》的一个片段。描绘的是地球毁灭后逃离地球的人类在星际太空船的生活。这里,我不得不佩服这些制作科幻电影的人,总是走在时代的前头。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反过来说从脚下的这一块方寸,竟也可以想象千里之外,这样丰富的幻想了,真是不简单啊。

地球曾经是被毁灭过的,而世界末日也从来没有在人们的思维中消逝过,然而这不是我今日的狗屁话题。我只是想说,你仔细的观看那群生活在星际太空船的胖子,对于生活中各种各类的需求都由机器来服务时 — 那么你还是不能够理解瑞士某些先进人士建议公投“无条件基本收入”的苦心的话,那么就还是浑浑噩噩的话着吧,反正这样的日子还很遥远。

但是,很遥远吗?其实一点儿也不!不必舍近求远,新加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粗重污浊的工作我们都不想干,在我们还有得选择的时候,就把工作都让给外劳。但是,问题来了,我们也有劳力者,这些人把青春都奉献给了建国,如今老了,粗重活干不了了,只好做着污浊的工作。

人家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以为那些受尽剥削的外劳,他们就是这么心甘情愿吗?当然不!因此,说新加坡人反对这些外劳的,其实就是政府人的谣言。搅浑池水目的就是为了遮掩外来人才对新加坡中等阶级的最大威胁。造成了网络上几乎是无日无之的投诉和控诉。

试想,就是这样子已经让民怨沸腾了。那么,想象如果所有的工作,白领的蓝领的竟然都有机器代替了 — 这可不是科幻故事,由人工智慧来教学、人工智慧来动手术已经不是新闻。更何况“阿发狗”的围棋人机大战竟然还处在领先位置。

登高望远,你不过是刚开始攀爬就评论已经登山巅峰的人,除了眼光短浅,脑筋当然也不太灵光。瑞士人公投“无条件基本收入”,是因为人家已经有了那种高度。而且,更多的是人道主义加人性。我说嘛,瑞士人因为工作已经高度自动化,工作的机会正在减少而觉得国家有责任照顾全体国民。那么,当新加坡人因为外劳因为外来人才的竞争而成为弱势群体…而政府兀自空喊口号 —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美国一个清洁工人培育了5个孩子在名校毕业的故事。不错,学费是免了,但是干着清洁工作这样一份薪水要让老婆和5个孩子衣食无忧 — 在新加坡嘛,没有神话,那是鬼话!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4 Responses to 一堆狗屁事之6

  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网上讲骗话、讲假话、讲鬼话;骂政府、骂总理、骂记者,被人揭穿,心有不干,就乱骂人,这就是白马非马的可恶之处:
    1)骂批评者是猪头猪脑的怪物;
    2)骂批评者是附骨之蛆阴魂不散;
    3)骂批评者是头猪头猪脑的耗子;
    4)骂批评者是疯狗嚎月、野猫叫春;
    5)骂批评者是跟屁虫;
    6)骂批评者未受教化,因此不通人性。
    白马非马从不自我检讨,自以为是,自我膨胀到极点,这就是废渣的本色!

    以下就是摘自白马非马的上文:
    英雄寂寞,我若是英雄就好了。然而忖忖自己的斤两,或许做狗熊也未必够格。因此不是英雄犹然寂寞,这就有些悲哀。然而,更悲哀的,其实不是寂寞,而是某些猪头猪脑的怪物就像附骨之蛆阴魂不散的随时就冒出来。本来嘛,以为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谁知这头猪头猪脑的耗子,竟是遥遥无期的就跟你这般死劲地拗上了。

    嘿,拗就拗吧,疯狗嚎月、野猫叫春,这是畜生天性,也索罢了。但是,偶然心血来潮,有说什么生公说法顽石点头的,这蠢物如此费劲做跟屁虫,还喜欢坐沙发,也是第一号粉丝。只因未受教化,因此不通人性。那么,我佛慈悲,倒不如指点指点于它。当然,是能够修得一点灵性还是对牛弹琴,也只看它的造化了。

  2.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造谣生事,攻击政府:
    说新加坡人反对这些外劳的,其实就是政府人的谣言。搅浑池水目的就是为了遮掩外来人才对新加坡中等阶级的最大威胁。

    事实:
    这是毫无根据的指责!

  3.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散播谎言:
    我想起了美国一个清洁工人培育了5个孩子在名校毕业的故事。不错,学费是免了,但是干着清洁工作这样一份薪水要让老婆和5个孩子衣食无忧 — 在新加坡嘛,没有神话,那是鬼话!

    事实:
    我们不时在报章上看到奖学金得主出身贫穷家庭,父母又如何含辛茹苦,把孩子养育成材的新闻。

  4.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的互相矛盾:
    先说:
    新加坡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粗重污浊的工作我们都不想干,在我们还有得选择的时候,就把工作都让给外劳。
    又说:
    但是,问题来了,我们也有劳力者,这些人把青春都奉献给了建国,如今老了,粗重活干不了了,只好做着污浊的工作。

    这样的说法是:
    这些劳力者,在他们年轻的时候,“粗重污浊的工作我们都不想干“,怎么把他们当成”劳力者“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