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狗屁事之10

人世间的价值观念,从来就是一笔糊涂账。今年1月26日,14岁少年,就读于德贤中学的林俊辉,在学校被几个便衣警察质询一番后,就被带到宏茂桥警署,如此这般的“被”警察例行公事一番。想不到获保释后回家不久,就耸身一跃,卧尸在义顺自家组屋楼下。

这么一来,林俊辉同学在警察局的遭遇就成为一团迷雾,警方要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然而,让人费解的问题是,在惊异警察破案效率的速度时,每个为人父母的新加坡公民,尤其是林俊辉的父母,怎样都不能明白当学校通知孩子将被逮捕而赶到学校时,却是扑了一场空的遭遇。

结果,他们只能到警察局将孩子保释出来。当然,在保释的那个时刻,他们是不会晓得孩子在这儿到底受了什么委屈,接下来就将会天人永隔。林俊辉的父母不会理解,其实我也很难去理解:譬如丹绒加东小学12岁的孩子怎么可以“签署生死状”一样,14岁的中学生被逮捕去警察局问话,全程竟然没有一个成年人陪同?

那么,如果学校尽到保护学生的责任,将林俊辉hold住直到他父母来时陪同他一起到警察局,警察局问话的时候父母也可以陪同在旁 — 那么,是不是会有不同的结局呢?是的,你不知道,我不知道。但是,老天爷知道,对于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来说是太残忍了。就算他犯上了什么大错,也应该是在儿童法令下受当然的保护,不是吗?

不幸已经发生了,我相信警方也是不想看到这般结局的。因此,只要警察没有越矩的地方,而是完全遵循正确的程序。那么作为司法的正义者的当务之急,其实是应该认真检讨是否可以修改司法程序,为将来在对付儿童罪犯时,可以显得更加人道兼有人情味。

可是,我们看到结果并不是这样,反而是警方和学校通同一气联合起来撇清推卸责任。在案情研讯时,学校辅导员龙嘉妮和在学校负责问话的傅维德警长的供词让人不齿。一个说“观察到林俊辉在与母亲通电话时皱起眉头,说话也越来越小声,明显承受了压力”。然后她“比手势示意停止通话”。一个说“在跟母亲通电话的过程中,林俊辉的肢体反应像是打喷嚏时畏缩身体,手紧握着手机。”

我不明白学校辅导员要林俊辉停止通话的原因?因为她所描述的林俊辉的反应是太正常不过了。试想,难道还会有一个小孩子碰到这种事时和家人谈话时还能够理直气壮吗?因此,这两人是想传达什么讯息呢?很显然的不外是企图构造林俊辉畏惧母亲的印象,然后林俊辉回到家里跳楼就顺理成章了。

不该死的死了,林俊辉的死因将永远成谜。警方、学校、家长三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大家本来就应该记住这一个血腥的教训,开诚布公,研讨出一个更理想的办法在碰到类似的案例时,防范、保护年幼的儿童罪犯防止他们走上绝路。

其实,林俊辉事件最大的关键,虽然是沟通出了问题,主要还是他自己的性格。然而,丹绒加东小学学生碰见地震的灾难,看起来似乎是天灾不可避免,其实如果学校的负责人在碰到挑战钢索栈道必须签署生死状的情况时,知道自己毕竟不是学生家长,不可能承受这么重大的责任耳退缩…

唉唉,我说的是“生死状”,可不是学生参加户外活动家长都签署的“同意书”,毕竟学校也声明会全力保护学生的安全。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7 Responses to 一堆狗屁事之10

  1.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为了攻击李显龙总理,捏造事实,误导读者:
    在2016年05月03日出现了一则新闻,就是每年从自己的几百万年薪中慷慨地捐出5000新加坡大元,设立”李显龙互动数码媒体智慧国奖“。每年颁发五个获选项目,而每个得奖项目可获得1000元奖金的奖项,鼓励理工学院生发挥创意。5月3日离6月8日不过是1个多月罢了。这里先不要说5000块新币就设置一个“实名奖项”是否有沽名钓誉之嫌。

    真相:
    总理公署文告说,李显龙总理日前为教育奖项而设的基金捐赠了25万元,新奖项因此得以成立。这个奖项将颁给运用科技改善人们生活的全职工院生,认可他们对于打造智慧国所付出的努力。奖项也强化未来技能(SkillsFuture)全国计划的理念。

    事实:
    李显龙总理捐赠了25万元,不是白马非马所说的5000新加坡大元!

    为了攻击李显龙总理,白马非马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出尽了!实在是下流无耻!废渣一个!

  2.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误导读者,捏造事实:
    1)一来这沙巴州神山地震几个因为挑战“钢索栈道”的小学生在什么情况之下怎么就[签署]下了“生死状”是我心头的大石;
    2)根据沙巴公园局挑战钢索栈道必须签署“生死状”的说法,新加坡教育部、丹绒加东小学,竟然都是讳莫如深,没有片言只语。
    3)这些新加坡的“终结挑战队”成员,只不过是想为孩子们为何签署“生死状”的谜团划上句点。
    4)只要一想起挑战“钢索栈道”时需要签署“生死状”,而签署“生死状”对一群年龄仅有12岁的小孩是否合适?

    事实:根本没有所谓的“生死状”,在新加坡学生参加户外活动,家长都必须签署“同意书”;如果把“同意书”当成“生死状”,那么,几乎每天新加坡学童的父母都在签“生死状”了!
    白马非马只不过把别人博客上的引号句当成令箭,把鸡毛当成令箭,向政府乱射!乱射!乱射!
    不肯罢休!

  3.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在说谎话:
    结果,他们只能到警察局将孩子保释出来。当然,在保释的那个时刻,他们是不会晓得孩子在这儿到底受了什么委屈,接下来就将会天人永隔。

    事实:
    林俊辉是在父母保释后,回到家里,才跳楼自杀,不是在警察局里!

  4.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说:
    因此,只要警察没有越矩的地方,而是完全遵循正确的程序。那么作为司法的正义者的当务之急,其实是应该认真检讨是否可以修改司法程序,为将来在对付儿童罪犯时,可以显得更加人道兼有人情味。

    事实:
    警察当局已经认真检讨是否可以修改司法程序了!

  5.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说:
    唉唉,我说的是“生死状”,可不是学生参加户外活动家长都签署的“同意书”,毕竟学校也声明会全力保护学生的安全。

    事实:
    白马非马根本拿不出什么“生死状”,白马非马的“生死状”是报章的一则报道罢了,白马非马的语文水平太过水皮,把一位博客的文章出现的引号句“生死状”当成真的有这么一张表格让学生填写,真是贻笑大方!
    白马非马有本事的的话,把“生死状”这张表格出示给读者瞧瞧!

    真相:
    白马非马根本没有什么本事出示“生死状”,只不过把“生死状”当成攻击政府的利剑,其实白马非马把鸡毛当成令箭,手中握的只是一根鸡毛罢了!

    手握鸡毛的白马非马!
    手握鸡毛的白马非马!
    手握鸡毛的白马非马!
    手握鸡毛的白马非马!
    手握鸡毛的白马非马!

  6.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说的对:
    其实,林俊辉事件最大的关键,虽然是沟通出了问题,主要还是他自己的性格。

    事实:
    林俊辉的自杀,“主要还是他自己的性格“,和学校无关!和警察无关!和家长无关!

  7. 妙哉说道:

    白马非马说:
    我不明白学校辅导员要林俊辉停止通话的原因?因为她所描述的林俊辉的反应是太正常不过了。试想,难道还会有一个小孩子碰到这种事时和家人谈话时还能够理直气壮吗?因此,这两人是想传达什么讯息呢?很显然的不外是企图构造林俊辉畏惧母亲的印象,然后林俊辉回到家里跳楼就顺理成章了。

    事实:
    林俊辉自己犯了错,和母亲说话当然不会理直气壮,当然畏惧母亲的惩罚,学校辅导员反映的都是事实!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